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



                (一)

  我手上托着一箱行李,走出机场,准备好了如何应对安检人员的盘问,可是
出乎我意料的是径直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是我认识了两年多的网友,我的QQ上基本上不随便填加任何人的,天晓得
那一次为什麽同意加了他。

  我是个开放的女生,我不介意跟人讨论性之类的话题,可是我不喜欢一上来
就直入主题的人,所以有不少人便这样被我拉入了黑名单。

  他不一样,刚开始的交流是很礼貌性的,礼貌到有些无聊。但是独居的我,
有时心中孤独的狠,有个人陪我聊天,何乐而不为呢?

  时间久了,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广泛,最后终于触及到了性这个敏感话题。

  我是个好色的女生,他也继承和发扬了男人好色的优良传统,我们常常要在
谁是色狼这一问题上争个高下。

  接着我们越来越熟识,不知哪一天起,我们开始互称为亲爱的,那个时候对
于我来说,还仅仅是口头上的称呼,所以并未有任何感情上的付出。

  我们开始视频,裸聊。

  体形较为「丰满」的我,在视频中倒也称得上性感~ 长发及腰,如果想要挑
逗男人的情慾,这是一件很好的法宝。

  双峰在垂直的乌黑的长发下,隐约,朦胧,让人欲罢不能。

  我有的时候全身一丝不挂,在屏幕前摆弄腰身,他说有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
样子更性感,我便会找到一身内衣,慢慢脱给他看。他那面的视频,放出的直接
是他SY的场景。

  我是个在男人身上找不到性高潮的女人,只的在我自己自足的时候,才能满
足。所以我们俩同时在世界的不同地方,做着同样的事。一起幻灭,一起高潮。

  他邀请我去他的所在的那个国家时,我也曾犹豫过,但还是兴然前往了。

  出机场的大门,我硬是没认出他来。

  直到他很温柔的对我笑笑,我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他。

  相见时的样子还是君子式的礼貌问候,从机场到宾馆有很长的车程。我们俩
一直都是规规距距的,表面上平静,内心却慾火暗涌。

  他不帅,还有点儿胖,可是却长了一双我最爱的单眼皮,我心中暗爽。

  尽管原来在视频中见过,可还是感觉不太一样。

  到了宾馆,他拿出了背包里早已准备好的白兰地,两个人满满的倒了两大杯。

  好久都没有喝酒的我,被那浓烈的酒味呛得直晕,他倒是三口两口喝下去一
大半,我开始撒娇让他为我分担。

  因为来的时候外面很冷,几口酒下肚,身上,脑子都热了起来。他慢慢的走
向我,我没有后退。他的脸慢慢向我的脸靠近,鼻子顶到我的鼻尖,唇边的酒香
由浓转淡。

  我很享受的近距离地闻着那股酒的清香,一点醉醉的,朦胧的感觉,接着他
的唇便寻到了我的唇。

  他很轻柔的吻着,我也很配合的将眼睛闭上,接着他的吻越来越重,越来越
粗鲁的吸吮着我的双唇。

  他将我趁势伏倒在床上,开始亲吻我的面颊,我的脖颈,我开始的呼吸开始
有些沉重,呼吸声音变得越来越没有规律。

  我突然间将他推开,用很暧昧的声音问他:「你急什麽啊?你不是不急吗?
刚刚你不还是个君子吗?」

  他被我问的只知憨笑,于是我将唇贴近他的唇,在他以为我就要将唇落下时,
我又调皮的将他推开,然后就是一阵即调皮又坏坏的笑。

  他佯装有些生气,用力的将我的手交叉在我的头上,然后注视着我的眼睛不
到两三秒的时间,接着便用另一只手探入了我的上衣,我根本没有还手的力气,
只有身躯像蛇一样扭曲在床上,等着他对我发落……

                (二)

  我小小的挑衅,激起了他男人体内雄性激素的上升。将我的双手固定于一处,
让我只有用身体直接去对抗他的粗鲁。

  他的呼吸也略显急促,闲出来的一只手探入我的衣襟。

  隔着文胸,我仍能感觉到他手掌上的热度。

  我这人有个毛病,当我想要的时候身体会变得冰凉,而此时他手掌的温度正
渐渐的将我融化。

  他迫不及待地将我的文胸推到胸前,将头深深地埋在了我的胸前。我的身体
突然一颤,感觉好奇妙。

  我的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越来越没有规律。他大口的吮吸着我的乳房,舌
尖时不时地在我的乳头上画圈,亲切地跟我的乳头打着招呼,使得她不得不起立
跟他的舌头问好~

  接着又是一阵狂吮,说是吸吮,不如说是一点点疼痛的撕咬。

  此时他已经将我的双手松开了,我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插入他柔软的短发,在
他弄痛我的时候,我的身体会微微躬起,他便松开口,轻吻那已被他吸吮到现红
的乳房。

  接着他开始顺着我的腰身吻下去,刚吻到我的肚脐时他的双手又不老实地想
要打开我的裤子。

  我急急的将他的手推开,我说刚刚坐了飞机,要去洗一洗。

  他像个孩子一样撒娇说:「不嘛,我现在就想要。」

  我坐起身来,可不嘛,他的下体早已支起个帐蓬了。

  我笑着说,不行,要洗香香的才好。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地说:「那好,我们一起洗!」

  这是我一早来之前便说了的,我们一定要洗个鸳鸯浴,我同意了。

  我们双双起身,很有默契地为对方脱衣。

  我的双眼含情默默地注视着他,双手熟练地解开他衬衫上的纽扣。接着便是
摸到他腰间的裤带,很方便的那种,只要一扳就开了。

  突然一长条柱型物体一下跃入我眼帘,呵呵,因为他从不穿内裤,所以看到
的一切都是那麽的直接。

  尽管他原来便告诉过我他有不穿内裤的习惯,可是真的遇到后还是觉得有点
儿新鲜,有点儿奇怪。

  他也熟练地将我身上的衣服褪去,房间里有一面长镜,刚好能照到全身,两
个人赤裸裸的相见,他从身后抱着我,一切美景全映在墙上的镜子中。

  我美丽性感的及腰长发,夹在我们肌肤之间,他将脸埋入,深深地吸了口气,
很享受的样子。

  我们一起走进浴室,可令我们失望的是这里的浴盆根本满足不了我们同洗鸳
鸯浴的愿望。于是乎,他很绅士的让女士优先。

  一路的劳累和刚刚酒精的作用,让我醉熏,但SHOWER里的热水却将我浑身的
筋骨放松,脑子也清醒了许多。

  洗漱完毕后,白色的浴巾围裹于胸间,半湿的头发凌乱的完美扑伏于肩头,
望着镜子里的我,给了自己一个甜甜的微笑,心里心自己说:「SHOW TIME 」~

  走出浴室,看见他坐在床头,于是轻声唤他去洗。(中间几百文字略,因为
我没偷看着他洗澡:- ))

  出了浴室的我,躺在床上的一侧假寐,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一切。身体很快便
从滚烫,降温到冰冷。

  我知道,我想要了,因为我的身体骗不了自己。

  他可能用了最快的速度,在浴室解决战斗。

  因为是下午的关系,窗外的阳光硬是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了些。

  我佯装睡觉的样子根本得不到他的同情和怜惜,一把将我裹在身上的被子扯
去,两个赤裸的身体终于越过一道海峡缠绕在了一起。他的唇齿间的味道至今仍
让我口齿留香,形容不出来的味道,却深深的将我吸引。

  两条灵活的舌头,交织,缠绵,爱抚。

  时而,我略微用力的毕合上下齿,衔住他的下唇,让他疼也不是,爽也不是。
他越是无奈的痛苦求饶,我越是吮吸,撕咬得起劲。

  两具温差极大的身体,上下重叠,他的双手早已不听话的在我的身上游走。

  他接着便又找到了我那对小巧的乳房,平日里我是没有乳头的,只有受到外
界刺激和受凉之后才会有站立情况发生。

  而此时,我的那两颗早已像两粒樱桃一样立于海绵软体之上了。

  我低头审视这个即将进入我的男人,半长的头发,单单的眼皮,一张并不算
帅哥的脸,却也是我喜欢的类型,挺立的鼻子,微薄的嘴唇。

  这个时刻,朦胧的气氛把一切都调合的刚刚好,一切准备绪……

                (三)

  高尔基老人家曾经说过:「我扑在书籍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

  此时的他扑在我的身上,就像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一样:- )

  他的嘴唇掠过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跨过山峰,走过平原,越过盆地,来到
一处世外桃源。

  因为小女子有双勤劳的园丁之手,所以桃源处处无草地,无花丛,只流过一
条小溪潺潺。

  他的舌头灵活的在我的阴户外试探,让我有轻轻的,微痒的奇妙感觉。

  我的身体,被他的舌头挑逗得总忍不住轻颤。

  一开始从喉咙里传出的呻吟声,这个时候已经再按耐不住了,大口的喘着气,
好像上面的嘴吸进的氧气,直接被他在下面的那张「嘴」里吸了出去。

  刚开始双腿还有些用力夹着的我,这个时候已经被他的舌搞得门户大开,蛮
有些「WELCOME 」的意思。

  他的口技我得佩服一下,到现在我想到的时候,都会体液横流。那种轻轻柔
柔的,不会让你痛,力道刚刚好,而且那一个点找得恰到好处。

  我尽情的享受着他对我的这份无微不至的关怀,舌尖的每一次轻点,撩挑,
吸吮,探试,都让我的身体越来越亢奋,越来越想要他的阳物来填充我空虚的身
体和神经。

  身体里每个沉睡的细胞都被他的爱抚唤醒,雀跃着,迎接着,迫不及待着。

  大脑中的伦理,道德,理智的信号越来越微弱,我情不自禁,面颊两道红霞,
撒娇对他说:「亲爱的,我想要嘛,我想要你进入我。」

  他勤奋的样子,好可爱,抬睛观瞧我的样子,觉得时机成熟了,于是他提枪
来战。

  他的武器装备还是准备的蛮多的,毓婷,某某品牌的男性,女性春药,小雨
衣,所有的安全防护措施都一应俱全。

  这中间需要说明的是,我每月的经期非常的准。

  而我选择去他所在国家的那几天刚刚好是我「大姨妈」到访的日子,为了这
事儿我们想了很多办法。

  想过吃避孕药推迟月经期,想过吃木耳蘸白糖来阻止好朋友上身,甚至还抱
着侥幸的心态,认为这次也许不会来得这麽准。

  可是最后关头,为了保险起见,我去了GP,大夫给我开了一种药,在月经期
到来的前三天开始服用,一天三片,七天的量,等全部吃完之后两天到三天,月
经就会恢复。

  但同时大夫也提醒到说,这个药不是百分之百灵,但希望你不是那百分之十。

  我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态度,吃了药。

  您还真别说,那药还真灵。如果不好使的话,就没了这篇记实故事。

  书归正文,他的JJ亮在我的面前,看到我兴奋的不能自已的样子,握住JJ在
我的洞外直晃,并不急着将它直接给我。

  龟头冲在最前线,已被他自己的体液润滑覆盖了好几层。

  他的右手握住JJ,用龟头在我的阴蒂上画着圈,小小的一颗被他的这番挑逗
之后变得饱满,由混身的轻颤,变为了有规律的抽搐。

  我再也挺不住了,开口求他干我。在我微睁的眼睛里,已分不清他是在得意
的笑,还是坏坏的笑。

  总之在他一笑之后,他不再犹豫,不再徘徊,就这样一破冲天。

  他的阳物并不是我经历过的男人中SIZE最让我满意的,却是让我非常有感觉
的。

  当他进入我的一刹那,我失声轻呼。突然有总失处的感觉,尽管我已经经历
了无数。

  他就这样轻轻的抽送着,伏在我的身体上,两个人合二为一。

  我的双臂环绕在他的脖颈,他的每一次抽出我都轻吸一口气,他的每一次顶
入,我的身体和灵魂都被逼到了角落,处于生死两全的一种感觉。

  随着我的下体的液体流量越来越多,他的攻势变得越发猛烈,从刚刚的轻柔
变成了粗鲁的碰撞。

  身体交接的部位,撞击声音夹杂着彼此的淫水,形成了美妙的音乐。

  那声音更加催情,更加让人忘我。

  我已被他插送得血气上升,头脑中只有一个声音:干我。

  他卖力的劳作着,我很是喜欢。而且还不忘问我这样舒服吗?~ 我喜欢什麽
姿势?

  于是我们开始用了我最喜欢的姿势,将我的双腿高架于他的双肩,好让我的
阴户直对他的JJ,这样插入的更彻底,更深入。

  次次到花心,次次让我欲仙欲死。

  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的声音,呻吟声越来越大,说的话越来越不顾廉耻「嗯…
嗯…啊啊,不要,不要,不要停嘛,老公,干我,求你快插我…」

  刺激到他的神经,我能感觉到他的力道越来越重,问他「要射了吗?」

  可他却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因为这个体位比较费体力,所以我们换了个男
下女上的位置。

  他平躺在床上,有点儿鼓起的啤酒肚可爱的亮在那里。

  我翻身上马,握紧他的JJ对准我的小穴直接坐到底,棒点花心。

  长发散落在腰际,最长处已经及到我的股沟。

  我兴奋的微叫,他也舒服到闭上眼,嘴鼻处发出了一个性感的感叹音。

  我骑在他的身上,跨下便是他的淫物,这回变成我一脸坏笑,对他说:「I
DRIVE~」

  于是我便在他的身上跳起了肚皮舞。

  我摆弄着腰身,清楚的感受到他的那根金箍棒在我的害人洞里没了用武之地,
任由我发落。

  看见他任凭我摆布的样子,我觉得很有成就感一阵乾坤挪移大法之后,变成
他血气上升,经过俩个人的这番折腾,身上的酒气渐渐散去,他感觉快要不行了,
于是我急忙跳下。

  随手取了旁边的TT,他熟练的带上,急急的又将那只打妖棍送入了害人洞。

  又是几百下急行军运动,我- 终于感觉到他的JJ在我的小穴内颤抖了几下,
一股热液射入体内。多亏穿了小雨衣,但我仍能感觉到那热度。

  他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不好意思的望着我,非常抱歉的说:「对不起,没
等到你的高潮」

  我笑笑说:「没关系啊,反正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男人真的让我高潮过呢。还
有几天的时间呢,继续努力~ 」

  呵呵,那一天我们做了很多次,可是我没有一次高潮,不是他不行,是我自
己的问题我知道。但看着能带给我的男人一点快乐,我也很满意。

  几天的时间里,我们做了好多次,我们完成了许多以前不敢想的事情,例如
吃春药,可是春药似乎对我一点效果也没有,而且还是放在酒里吃的。

  但也有些事情没有做到,例如去之前约定要坐在双层BUS 最后一排为他口交;
在公共场合的卫生间里做一次。

  不是没有那个勇气,主要是没找到机会。

  几天来他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对他产生了依恋,喜欢到不能自已。

  很希望能留在他身边,可是时间到了的时候,灰姑娘还是会回到现实……

  机场的依依道别,泣不成声,都说明自己并不是个能把感情和性分得很开的
人。

  有的时候也许男人放下的更快一些,回来之后半个月,我才有勇气写下这一
切,才有勇气告诉自己你还是原来的你,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该来的时候挡不住,
该走的时候阻不得……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79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