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激情文学 >>> 帮助娇妻谈恋爱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01章
  我与妻子的相识那是在我毕业八年之后,我因为急性阑尾炎发作,做了手术,麻药的效果过去之后,我正疼的龇牙裂嘴,头冒虚汗,一辆医院的推车推进了病房,「唐珍英,23号床」,「23号床?我的隔壁啊,看来有了邻居了」,侧了下脸,一个脸色发白的老妇映入了我的眼帘,看来刚做完手术啊,「妈,你一定要好起来啊…呜呜,」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在那一瞬间,我的大脑出现了短路,苗条修长的身材,削肩、细腰、柳叶眉,宛若中国古代传统工笔画中走出来的仕女,「芙蓉如面柳如眉」白居易《长恨歌》中的诗句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觉着身体的疼痛突然消失了……
  「小唐,别担心,你妈会好起来的」,「谢谢你,吴大哥,这段时间多亏你的帮忙,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您」,「恩,怎么感谢我啊,我想想,」我装着一副严肃的样子,悄悄在她耳边道「要不你就以身相许吧,嗯,」,「哼,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你这个臭流氓大叔,我打……」,一只大大的枕头飞了过来……「额,我错了。我错了,唐大美女,别打了,我求饶……」「唐姨,救命啊」,「君君,别闹了,你吴大哥的伤没好利索」.就这样,在和唐珍英同住一个病房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她的女儿--唐珺,一个美丽如梦幻般的女孩儿,那年她十八岁。
  唐珺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她的母亲是市里面工行的一个中层管理人员,是她母亲一手把她拉扯大的,而她则在市里面某中专银行学校就读,她的父亲在她3岁的时候离开了她和她的母亲,她的父亲在外面有了女人,那个女人生了一个男孩,就这样,她的父亲和那个女人走了,从此再也没有出现过……
  新年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爆竹声来了,不知不觉中我照顾了她们母女一年的时间,那段日子里,我的神经始终处于一种亢奋当中,每天做好饭菜送到23号病床,接送唐珺上下课,她晚上下自习后,又开车把她亲自送回家,我彷佛泡在了蜜罐里,睡梦中都能笑醒……
  「乾妈,吃个苹果」,我拿着一个削好的苹果,「恩,你放这把」,「我也要」旁边很不客气的伸过来一只手,「好好,我给你削,我的唐大公主」,「你这个孩子」,躺在床上的唐姨微笑着看着……在我住院的日子里,我成功的打动了她们母女,并认唐姨做了我的乾妈,「君君,你出去一下,我有事儿和你大哥说」,「什么吗,搞得神秘兮兮的」唐珺嘟着小嘴走向了门口,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一头直发随便扎了个马尾,一条韩版修身牛仔热裤凸显了她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我突然觉着有流鼻血的迹象,赶紧回过头,「乾妈,有啥事?」「小吴,你喜欢我家君君吗?」「是的,乾妈,你相信我,我对君君是真心的」,「哎,我看的出来,这一年来你为我们做的我都看得到,你的为人我也都看在眼里,君君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孩子,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她」,「乾妈,你放心,我会一辈子对君君好的……」在我的妻子毕业分到她母亲的银行开始工作的时候,我和她举行了婚礼,那一年,她才十九岁,我三十二岁。
  新婚之夜我终于真正拥有了她,当我抚摸着娇妻那如凝脂一般光洁修长的大腿,把坚挺的爆炸般的阴茎深深的刺入妻子的花房,听着妻子如泣如诉的呻吟声,望着白床单上那朵梅花般灿烂的处女之血,在这一刻,我彷佛拥有了世界。
  和所有新婚夫妇一样,我俩不放过任何一个在一起缠绵的机会。夜里折腾两三次不说,有时白天在家,相互一个眼神都能撞出火花,马上宽衣解带赤条条地滚到一起。那段时间里,晚上一回家,只要看到妻子那如花般的娇颜,我的下体马上就硬的像根铁杵……
  一年以后,我们有了孩子,一个可爱的女儿。而我的岳母也就在这一年离开了人世,原来她是卵巢癌晚期,一直瞒着我们……
  有了孩子之后,我的精力大部份都转移到了孩子和工作身上,我开的律师事务所的业务也蒸蒸日上,换下了跟随了我4年的广本,购置了一辆宝马Q5并在在沿河新开发的江畔家园购置了一套200平米的复式楼,每天开车上班,接妻子下班,生活规律的像钟表一样,夫妻之间的激情渐渐归于平淡,妻子依然美丽如昔,可是我却渐渐的好像再也找不到那种干柴烈火般的感觉了,我们的性爱次数也慢慢的减少了,在床上我们似乎都没了感觉,往往匆匆的不过几分钟就完事了,期间,我也试图找到新婚时的感觉,搞一些突然的小惊喜,妻子笑骂我,都老夫老妻了,还来这一套,看得出来,她还是很喜欢的,但我能感觉到,他看我的眼神里那是一种恬静的满足感,无法找到初始的激情……
  平淡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当我的女儿到了3岁后,我把女儿交给了我住在B市的父母照顾,老人家晚年寂寞,也乐意帮忙带小孩,女儿也就在B市上了幼儿园,我和妻子每逢节假日就回去看看他们。
  女儿跟着奶奶住之后,没了这调皮捣蛋的小家伙,晚上回家之后,再也听不到女儿的哭闹声,以前女儿在家调皮捣蛋常常搞得我头大不已,现在又彷佛少了点什么,我琢磨着以后晚上也该干点什么……事业,爱情我都拥有了,孩子也上了学,从此,我的夜生活晚上大部分城市男人一样,没事经常泡泡吧,打打麻将,看着酒吧性感惹火的美女和几个朋友聊天打屁,晚上我回家的时间也变得越来越晚……


第02章
  就在这有点约显平淡的日子里,直到我们婚后三年的那一天,我去我我大学同学那个城市出差,这没啥稀奇的,同学之间越轨的概率是最高的。我们一起喝了好多酒,然后她跟我去了我住的酒店,心猿意马的聊了一会儿天,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都是回忆大学生活之类的废话,突然冷场,我俩就那样相互望着。
  不知谁先开始的,我俩突然抱在了一起,狂吻,爱抚,我疯狂的扒下了她的职业套裙、内裤、乳罩,很快她就像只白花花的小绵羊裸在我面前,她的身材远远的比不上我老婆,上十年没见,腰上明显的又一圈赘肉,但我有种说不清楚的兴奋感,阴茎放佛要爆炸一般,空气中隐隐散发着那种不同于我妻子的体香,还有着淡淡的骚味,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她的大腿,没有前戏,没有戴套,我就直接深深的插进了她的体内,狠狠的耸动我的屁股,看着她胸前那两团白花花上下弹跳的乳肉,听着眼前少妇一浪高过一浪的淫叫声,我的神经处于一种极度的亢奋当中,阴茎不停的进进出出,微黑的大阴唇上沾满了白色的泡沫,坚挺的肉棒能感觉到她阴道内壁的悸动,这个地方本来永远也不会属于我,只有她丈夫那根肉棒才能合法的,不受道德谴责的插入这里,现在深深插入这里的是一根青筋暴涨的陌生的肉棒——那是我的,突然我爆发了一种全新的快感,那是在我妻子身上没有体会到的,这一次,我整整插了20多分钟,才咬着她的耳朵把精液注入她的子宫。那一晚,我们尝试了各种体位、姿势,直到凌晨才筋疲力尽的睡去……
  此后,这种刺激的偷情游戏一直持续了大半年,我获得了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如果不是她的丈夫有所发觉的话……
  在我偷情的大半年里,我明显的冷落了妻子,我能感觉到,她应该也有所发现,但她什么也没说,每天只是上班、下班、逛街、和我的父母女儿通通电话,和同学断了关系以后,面对恬静温柔的妻子,我感到十分的愧疚,出于赎罪的心理,在家里我经常主动帮忙做些家务活,也对妻子加倍温柔贴了一段时间。
  但是,那种刺激的感觉却常常让我难以忘怀,没过多久,我又开始胡思乱想了。随后的一年里,我多次与其他女人私下交往,没有多久,我有了一个固定的小情人,我的大部分精力都发泄在了小情人的肚皮上,对妻子的暗示和需求,有的时候我是有心无力,有时候也是交作业般的几分钟完事了,妻子就像摆在家里一尊美丽的花瓶,反正是属于我的,用不着太在意,倒是那个妖媚的小情人得好好哄着,就这样我陪妻子的时间越来越少,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少,忽略也是越来越严重,我并没有意识到妻子今年才二十三岁,对于这个年纪的大部分女孩来说,也许刚刚大学毕业,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周旋在妻子和情人之间,享受着一妻一妾齐人之福,春风得意……


第03章
  对于男人的出轨,女人其实并不需要确凿的证据,她们的直觉就是最可靠的证据,我以为自己编织的谎言天衣无缝,妻子并不知道我外面有了女人。
  意识到这一点,那是在我妻子二十四岁生日,我从外地出差回来的那一天,没有通知我的妻子,我想给她一个惊喜……
  下了飞机,我就直奔花店,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一块她最爱吃的红枣口味的生日蛋糕,打了一辆的士,就匆匆的往家里赶了,的士司机看着我手里一大束玫瑰花,笑着说道「送情人啊」,「哪有啊,送给我老婆的」,「呵呵,这年头,你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了啊」,「那是,呵呵」,一边和的士司机随口聊着,我的心已经飞到了家里面。
  车子开到小区楼下的时候,我看了看表,8:00多了,妻子应该回来了吧,妻子有到健身房练瑜伽的习惯,每天练到7:30才回来,他现在估计洗好澡了,正在床上看书吧,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妻子躺在床上手捧书本那慵懒的样子……
  深呼了一口气,脑袋里想着妻子见到我时惊喜的模样,我一口气爬上了六楼,插上钥匙,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迎面扑来一股球鞋所散发出来的汗臭味,侧头一看,鞋架上一双灰白色的大号男球鞋胡乱的搁在鞋架上,皱了皱眉头,「来客人了吗?」,据我所知,妻子并没有特别要好的男性朋友啊,客厅里也没人啊,恩,当我平息了激烈的心跳之后,卧室里传来了隐隐的呻吟声和像吃冰激凌似的嗤嗤声,卧室的门虚掩着,一条小缝将卧室里朦胧的粉色灯光透了出来,「偷人」,两个字崩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我的头脑一阵发晕,像挨了重重的一击,出现了片刻的空白,一片乱麻,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我轻轻的走向了卧室的门缝……
  卧室的地上凌乱的丢着衣物,有男人的黑色T恤,还有我熟悉的女人的职业套裙,肉色丝袜,乳罩。在我和妻子的大床上,一个肤色呈小麦色的男人,呈八字形躺在大床上,舒爽的呻吟着,妻子正撅着雪白丰腴的屁股,跪在男人长满黑色腿毛的两腿中间滋滋有味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那条布满青筋的肉棒上沾满了妻子的口水,在粉色的床头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油光呈亮,妻子的长发遮住了她那熟悉的面孔,看不清楚妻子此刻是什么表情……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胸腔里面腾的燃起了一团灼热的怒火,熊熊火苗在无情的灼烧着我狂跳的心,「他妈的,我要杀了他们」,心里面一个声音狂喊着,「杀了他们?冲进去?」我的脑海里忽然过电影般的浮现出了我和妻子相识相恋的一幕幕甜蜜的场景,这几年我和妻子生活的点点滴滴,我的第一次出轨,和大学同学在床上激烈的鏖战,这几年我对妻子的冷落……我痛苦的抓住了头发,「你在报复我吗?君君………」我能设想到,如果我冲了进去,妻子也许会面临心灵上的崩溃,我和她之间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哦,舒服啊,宝贝儿,舌头也要动起来,还有手也别闲着啊,搓一搓我的蛋蛋……对,就是这样,别停」就在我自怨自艾的时候,那小子开口了,听声音年纪也不小了「哦,哦,哦,就这样,太爽了,宝贝儿,看来你不经常口交啊,哦……」我冷静了下来,一边思索着如何解决,一边冷笑着看向了床上,那小子眯着眼,舒服的哼哼不已,妻子正专注的添弄着那小子的龟头,两人都很投入,丝毫没有发现门口已经站了一个人,那小子阴茎长度一般般,就是似乎比我的粗一点,看上去倒是颇为粗壮,龟头呈紫红色,被妻子的口水添的亮晶晶的,在那小子的指导下,妻子的舌头在那小子的龟头上一圈圈的添弄,左手握着那小子的阴茎上下撸动着,那只白皙的右手轻轻的揉弄着两个睾丸,妻子的雪白的屁股也是亮晶晶的,会阴上面的阴毛也湿哒哒的贴在大阴唇上,看来也被那小子给舔过了……
  「哦,哦,好舒服啊,你学的真快,行了,宝贝儿,我忍不住了,你再添一会儿,我都要射了」,说着那小子一个翻身把浑身赤裸的妻子压在了下面,「宝贝儿,我们从后面来吧」「恩,套子」我只听到了妻子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恩,知道了,每次都这样麻烦……恩就这样,趴好,」那小子迅速的戴上安全套并把妻子摆成了跪趴的姿势,妻子的脸深深的埋在了鸳鸯枕头里面,翘俏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从后面看不到妻子盈盈一握的纤腰,嗯,这小子肌肉挺结实的,难道是妻子健身房里面认识的?我的心里面似乎有了点眉目……
  看着眼前那雪白修长的女体,「啪、啪」,那小子得意的拍了拍妻子高高撅起的丰腴的臀部,感叹道,「啧啧,宝贝儿,你的身材太好了,真看不出来是生过孩子的人」,妻子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别急啊,」说着那小子握着他那根血管暴起的阴茎对准了妻子湿滑的肉缝,用龟头不停的挑逗着妻子湿淋淋的阴核,并不急着插进去,我的身体微微颤抖着,「要进入了,我要阻止……」,「阻止了又有什么用,难道他们这是第一次吗,你现在这样跑进去,如何收场?」,此刻,我的灵魂彷佛分成了两半,在这种激烈的煎熬中,一种异样的十分强烈的快感布满了我的全身,我发现我的阴茎硬的可怕,内心深处隐隐的似乎十分的期待着那小子插进去……
  「啊,哦」就在我迷惘的当口,我连忙向卧室看去,只见那小子的龟头慢慢的挤进了一半,接着在我妻子的阴蒂上,小阴唇,阴道口来后的捻磨起来,妻子两片粉嫩的阴唇被撑的大开,瞬间又退了出来,淫靡的裂缝丝丝淫水,缓缓而出,妻子似乎不甘这种挑逗,雪白的屁股左右摇动着,「嘿嘿」看着妻子不耐的样子,那小子坏笑着把狰狞的肉棒放在妻子的股沟,双手挤压着妻子白皙挺翘的两瓣臀部,开始抽插,随着那小子肉棒的摩擦,妻子两片阴唇中粉红诱人的肉洞水流直下,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着……
  就这么玩了一会儿,那小子停止了动作「宝贝儿!我可要来了哦!」,「扑哧………!」一声,就像刺破气球的声音,紧接着是妻子沉闷的呻吟声,「唔………!」妻子的声音里面似乎也带着一种解脱般的快感……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间有些晕眩,「终于插进去了!」,一种异样的兴奋感刺激得我下面的阴茎像要爆炸一般,我失了神魂般的盯着那根稳稳插在妻子粉嫩肉缝中黑壮的阴茎,我轻轻的舒了一口,似乎解脱了一般。
  那小子的阴茎已经全根没入了,腹部紧贴着妻子丰腴挺翘的臀部,他并没有抽插,嘴里「丝、丝、丝……」的抽着凉气,「你真是个尤物啊,刚插进去,就差点射了……」那小子按住妻子雪白的臀部,又深深吸了口气,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他抽插的很缓慢,每次都缓慢的把龟头抽出来直到妻子的阴道口,接着用力快速的插入,每次插入都有极其响亮的「啪………!」声,妻子都轻轻的「唔」哼一声。
  那小子就这样抽插了了几十下,突然的加速的抽插起来了。阴囊撞击在妻子修长雪白的大腿上也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伴随着那小子激烈的抽插,「啊,呃,啊,呃……」妻子发出了越来越急促的闷哼声,呻吟声更加的刺激了那小子的神经。让他更加疯狂的抽插起来。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妻子的阴道口被撑开的嫩肉,随着男人肉棒的疯狂抽动正翻出翻进,阴道里流出乳白色闪亮的淫水,顺着会阴淌到大腿两侧……!他们结合部位的下面,一块水迹正在不断地扩大……
  那根狰狞的阴茎布满了白色泡沫,淫靡之极。
  那小子一边快速的操弄着那撅起的雪白屁股,一边伸出了两只手,拉住了妻子的手,把妻子的上半身努力的拉向自己,妻子的身体被拉成了一个完美的半月形,那小子现在就像一个狂放不羁的骑手,无情的挥舞着胯下那根黑壮的肉棒,「啪,啪啪……」一鞭比一鞭狠的不停的抽打着,试图驯服胯下那匹倔强美丽的胭脂马,妻子的头高高的昂起,小嘴微微的张开,表情似乎很痛苦,坚挺的乳房随着那小子的冲击不停的摆荡着,粉嫩的乳头也翘的笔直……
  看着卧室激烈的交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自己的肉棒,疯狂的撸动着,我感到心口隐隐的发疼,但是同时也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感,身体里的血液一瞬间似乎全部集中到了我的阴茎上。
  就这样抽插了七八分钟,那小子似乎累了,一个翻身把妻子压在了身下,看着妻子妻子修长雪白的大腿,那小子吞饮了一口唾沫,直起身子,把妻子的两条纤细秀美的小腿架到了肩上,用手在妻子的肉缝上抹了几下,撸了撸依然坚挺的肉棒,调整好位置,屁股深深的压了下去,那小子的臀部压得是那么的用力,从我的角度看去,妻子的身体被折成了两半,纤细的小腿压在坚挺的乳房上,挺翘的美臀高高的撅起,粉红的肉缝中间深深杵着一根乌黑粗壮的肉棍,全根而入,只能看到两个黑黑的卵袋微微的摇晃着,「噗、噗」那小子结实的屁股狠狠的撞击着,他尽力的两条洁白修长的双腿压向妻子,妻子的白嫩的脚掌被压得贴住了妻子的头部,从我的角度看去,妻子挺翘雪白的美臀夸张的高高撅起,美臀中央那条粉嫩的肉缝中央一根粗黑的肉棒不停的插入抽出,那小子每次都是狠狠的尽根而入,缓缓的抽出,接着又像利剑般狠狠的刺入,带出来一圈圈白色的泡沫,那小子的嘴也没闲着,一边抽插,一边抱着我妻子的乳房啃的啧啧有声,他似乎很喜欢我妻子那梨状的乳房,对着乳头又舔又咬「啧啧,宝贝,真看不出来你是一个结了婚的女人,这奶子真香啧啧。这身材。这皮肤的手感,额。真他妈的紧。
  真舒服啊」,此时的妻子已经陷入了迷乱状态,两只手紧紧的扣住了那小子汗津津的后背,头部不停地左右甩动,呻吟声随着那小子的撞击高低起伏,浑身漫起了潮红的颜色,我知道,那是妻子的高潮前的徵兆……
  那小子的呼吸声也渐渐的粗重了起来,他的抽插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就像打桩机一样,大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嘎声「啊,啊,我快到了」随着最后一次重重的插入,那小子的胯部死死的抵住了妻子雪白丰满的臀部,屁股一抖一抖的,大腿像打摆子似的抽搐了起来,「啊……」妻子也发出了一声高亢的叫声,看来他们一同到了高潮,看着这一幕,我再也忍耐不住了,浑身颤抖着朝地板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卧室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只有那小子和我妻子微微的喘息声,我虚脱般的靠在卧房门口的墙壁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客厅里的天花板,一种莫名的空虚感萦绕在心头,妻子会离开我吗?毫无疑问的我爱着我的妻子,我从来没想过和妻子分开,我大了妻子十多岁,妻子在我眼里有时候更像一个俏皮美丽的女儿,我哄她骗她的时候不正像哄骗我们那调皮捣蛋的女儿囡囡一样么,妻子有时候会学着我们的女儿搞些小恶作剧,那时候我会故意装出一副凶相,「打你屁股,你这长不大的囡囡」妻子会怪笑着逃开,「你好凶啊,爸爸老公……」回想起来,在我们之间爱情的火焰燃烧殆尽,彼此习惯了以后,对我们夫妻来说,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
  「哎,我说,我们都这样了,你为什么都不肯让我吻你呢?」从卧室里传出来了那小子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没有为什么,我不喜欢而已」妻子冷淡的声音飘了出来。「你……操都操了,你装啥贞洁啊!」那小子似乎有点不满,「你们男人都是这么的自以为是啊!」妻子的情绪似乎有点激动,卧室里沉默了一阵,「真搞不懂你们女人,屄都操了却不肯接吻」,那小子小声嘟啷道,「好,好,别生气,我错了,还不行吗……」,「马哥,我的丈夫这几天就要回来了,以后我不会再找你了,我们当初说好了的,你我都是有家有室的人,你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我们在这样继续下去,会伤害自己的亲人的,我不想再对不起我的老公了……」妻子突然低声啜泣了起来,「别哭啊,啊。别哭,你放心,我不会再来骚扰你的,过几个月,我也要回我的云南老家了,我这把年纪做健身教练也干不了几年了,也该回去了,在城里打拼的这么多年也算存了点钱,我准备回老家开个养殖场了,自己做老板喽,我老婆虽然比不上你这城里的小娘,那也是我们那边十里八乡的一枝花啊,我可不想我的老婆被别人给操了,」说到这里,那小子又换了一种色色的口气,「说实话,我还真舍不得你,这辈子能操到你这仙女一般的女人,我以前还真没想过啊,嘿嘿,特别是在你老公的床上把他的妻子干的浪叫连连,啧啧,这滋味,真是爽翻天了……」「你还说……」妻子似乎又羞又怒,「啊,别打,别打,我错了啊」,那小子怪叫道。
  「你小子狗日的犯贱找死」,听着那小子的话,我心里恶狠狠的咒骂道,但同时,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小子粗黑的肉棒在我妻子粉红的肉缝里狠狠的插入抽出的情景,耳边也似乎响起了妻子那伴随着大床吱吱响声而高一声低一声的浪叫声,我的阴茎又不争气的硬的像根铁棒……
  「马哥,你开养殖场的钱够么?要是不够的话,我这里有张卡,两万块钱,也不多,你就拿去用吧」,卧室里沉默了一阵之后,妻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你当我是鸭子啊,还是怕我以后再纠缠你啊?我告你,我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也没穷到卖身当鸭的地步,我这人说话算话,一口唾沫一颗钉」,那小子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你……别误会,我不……不是这个意思……」妻子的声音结结巴巴的,「我这人也是个响当当的爷们,当让除了有点好色,其他方面谁见了我不竖上一根大拇指?再说了,你我男欢女爱,谁也不欠谁的,我也没想整什么么蛾子,好了,我也该走了,有缘再见……」卧室里响起了悉悉索索穿衣服的声音……
  听到这里,我突然发现那小子还有点可取之处,也好,要是遇到一个不依不饶的家伙,处理起来还真不容易,不过,那小子说的话有几分真实呢?如果他是骗我妻子的,以后不依不饶的,我该如何处理呢?头脑里思索着,我轻轻的退出了房间……


第04章
  坐在住宅小区公园的石凳上,我掏出了一支烟,静静的看着小区的楼梯口,不一会儿,一个黑影走了出来,藉着公园路灯橘黄色的灯光,我看清了那小子的长相,身高大约一米七出头,比我还矮了半个头,身板倒是有模有样的,没有我那凸起的啤酒肚,紧身的黑色T恤凸显出了结实的胸肌,一张脸倒是人如其名,不负他马哥的称号,看得出来,那小子的心情很不错,嘴里哼着听不清楚的小曲,一步一荡的向着大门口走去……
  看着那小子的背影消失在浓浓的黑夜里,我长呼了一口气,手指一弹,已经烧到烟屁股的香烟打着转儿被我弹到了草丛里……
  静静的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慢慢的回想着这些年和妻子生活的点点滴滴,想起来,刚结婚的那段日子里,我和妻子每天都期待着夜晚的来临,做爱的时候都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去,我和妻子那激情似火般的热情是什么时候消失的,我想不起来了,是女儿的出世吗?好像也不是,女儿的出世,我和妻子之间更多了一份亲情的羁绊,随着女儿的出世,妻子在我的宠溺面前,更像一个大闺女,搞些小恶作剧,看着我上当的样子笑的花枝乱颤……
  这就是所谓的七年之痒还是什么……想不清楚,头脑里像是一团乱麻……
  抬头望去,六楼我和妻子的卧室的窗口依然散发着朦胧的灯光,妻子现在在干什么呢?看着那微弱朦朦胧的灯光,我的脑海里无比清晰的出现了那小子一根黑壮的肉棒深深插在妻子那粉嫩的肉缝中间的大幅图片,我感觉到我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身体里每一根神经都在不受控制的兴奋了起来,那是一种比射精还要强烈的刺激感,下体又可耻的硬了……我感到很恐慌,我这是怎么了?我狠狠的捶打自己的脑袋……
  我很害怕我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同时又似乎无比的享受着这种病态般的快感……
  当晚,我住在了外面的宾馆,叫了两个小姐,回想着那小子粗壮的肉棒奋力抽插我妻子迷人肉缝的淫靡景象,那一晚我龙精虎猛,阴茎感觉从未有如此的坚硬过,搞得两个小姐死去活来……
  激情过后,我在外面的宾馆休息了两天,我发现我亏欠妻子太多了,我为我那可耻的想法感到不安和羞愧,我决定以后要好好的补偿妻子,时间是解决很多问题最好的良药,我相信一切又会回到原本的轨道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