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


  (1)

  回想起从前,妈用那高超的手淫法把我的心缚住,令我唔好有出去叫鸡的念头,她的苦心真伟大。

  大约在六年前的暑假,那年正是我刚考完 A-Level,六月尾时正打紧世界盃(巴西那一届)。妈妈那年只有三十七岁,在我十岁时和爸爸离了婚。我是读男校的,一天同学借了合咸带俾我睇,仲话用 油搽条鸠会持久D,因为次次睇咸带都系唔到十分钟就打左出来,今次希望能顶哂成饼带啦!

  一搽左落条鸠度,成条立刻硬过碌铁,但就有D麻 。玩了约半个钟还未出精,我开始有D心急。

  就在这时妈妈刚好回来,最初闹左我几句,但那时我条鸠依然好硬,仲有D痛添,妈妈看见我有D唔妥,便问我做乜,「妈,我好辛苦呀!」我依然楂住条鸠玩,「你整D乜落去呀?」妈紧张地问,於是我就和盘托出。

  「妈,帮帮我……」

  「你点呀?」妈用手楂住我条鸠轻揉了几下。

  「妈,好舒服呀!」

  「好D未?」妈继续捋我条鸠,那不快不慢的节拍令我十分舒服。

  「你大个仔喇!下次唔好乱甘玩,好易出事架!有事就同阿妈商量,妈会帮你。」

  「妈,我条野成日硬,D同学叫我去叫鸡,我又唔敢,唯有自己玩啦!」妈听後十分慌张︰「你千其唔好去叫鸡呀,有性病就手尾长了,只要你听妈妈话,这方面妈可帮你解决!」「不要想太多,合埋眼放松身体,等妈妈帮你出精。」妈的手时快时慢地玩鸠,每次我正要射精时, 都好似能预先知道甘,手劲立刻慢了下来,但我的兴奋度依然保持在高位。虽然事隔多年,但那感觉真是永世难忘!

  「好玩吗?够喉未?出精好吗?」妈笑笑口地问我。

  「好舒服呀……妈……快些,我想射精!」

  妈右手狂捋,左手玩袋,「条野好乾,帮你润下 !」她用条俐轻卷鸠头,口水湿过後,滑了很多,妈帮我手淫顺了好多,那「唧唧」声的水声真难忘记。

  「射精喇!」妈随着我的挺动加快速度︰「舒服吗?好多精呀!」精射了很多、很高,有尺多高,有些精射到我的颈上。

  玩完後我满身大汗,十分疲倦︰「妈,真多谢你了。」「只要你努力读书,唔好出去滚,同埋唔好手淫呀,玩得多会伤身呀!妈可定期同你玩,帮你出精,知道未?妈仲有好多绝招未出,迟D同你玩!」(2)口交篇

  妈妈果然守诺言,定期帮我出精,有时两天,有时三天,我出精的时间表就全交给妈妈编排了。

  从前我要一星期手淫五次以上,但现在则只有三至四次而已!但我却没有再手淫了,事实自己手淫同妈妈帮我手淫,那感觉真是天同地比了,所以我死忍烂忍都等到妈妈帮我玩,那种畅快的感觉真是百玩不厌呀!

  妈妈同我玩并不急进,她和我都是一步一步的发展下去。平日妈妈要我守规矩,不然就唔同我玩了,我当然听话啦! 唔同我玩就大获啦!所以我有时谷得好辛苦都唔敢向妈妈提出,怕妈妈唔高兴。有时妈看见我成晚训唔着, 都会走来我房同我出精,令我有觉好训,好多时她都喜欢边玩边同我倾偈,但她会留意住我的反应来控掣节奏,但有点失望的是那时她都是穿着衣服同我玩的。

  大约半个月後,那天是我 A-LEVEL 放榜的日子,我一早回校椤成绩;成绩考得不错,考到2B1C的成绩,我知应可入到HKU读Engine了。

  我立该打电话去妈妈公司,话俾 知成绩,她十分开心︰「今晚早D番黎食饭,再俾D惊喜你!」我十分兴奋,明白妈的心意,於是不到五点便回到家了。

    晚饭後冲过凉,妈笑笑口说︰「你成绩好,妈妈要好好奖励你!」後我俩便入了妈房内。

  一开始妈用手轻捋几下,我以为妈又和以前一样甘玩,不料她的手法改了,她吐了些口水在我的龟头上,然後用掌心包住鸠头轻搓,力量虽小,但感觉好强烈,热力直透至脚心︰「妈,好难顶呀!」她继续像搓汤丸似的去搓龟头︰「好似俾火烧甘?系咪?甘玩难出精D,可以玩耐D!」如是者玩了约十分键钟,我有D顶唔顺︰「妈……好辛苦……」妈立即放慢速度。

  「唔,个头变了紫色了。」突然间妈张口含住条鸠,以前她只是间中用口水去帮我润下条鸠,但今次却把我那五寸多长的鸠含住了大半。

  妈狂含了一阵後,抬高头只用舌尖舔鸠颈,妈的舌头好尖,十分适合舔鸠。她边轻舔边发出些淫荡的叫声︰「哦……呀……好大条鸠呀……呀……我……要含鸠……条鸠好拈好含呀……」我听见妈的淫话後心头一振,更觉兴奋,事关妈从来也不讲过粗口,所以我好兴奋。妈可能知我心意︰「好奇怪妈会讲粗口是吗?以後我地可玩得放D,大家讲下粗口无乜所谓!知道吗?大家放开些。呀……我要食精呀……你条鸠好劲呀……」

  听了妈话後,我就更放了︰「我…… 你丫……含得我好拈舒服呀!呀……系喇……慢番D……唔系会射架……呀……甘舔法好鸠正呀……继续用条俐掘啦……呀…… 你丫……」妈跪在地上笑笑口甘用舌头舔着我鸠底,一下一下地轻舔着,还不时发出些「唔……唔……」声的鼻音,微丝细眼地望着我,她的样子看来十分陶醉,有如小女孩拿着雪条吃一样。

  妈用番一贯的策略,时快时慢地含吮,到我快射时又慢番;如是者变了好几次︰「妈……我顶唔顺喇……求你俾我射喇……」妈边笑边舔着说︰「够了吗?俾精妈食好吗?」「呀……我要射系妈口内……要妈食精…… 你丫……射喇……呀……我射喇……呀……」妈并非如我所想般用口狂吮狂含,她反而用嘴唇同舌把整条鸠快速磨擦,我射了两下,那感觉并非太畅快,但视觉上就好正,因为有D精射在妈唇边同块面度,呢D唔通叫颜射?

  射了两下精过後,妈突然间改为含住条鸠,像叩头似的上下快速套动,「呀……我 …… 你呀……」本来颜射时我的兴奋度开始下降了,但妈却改回较猛烈的出精法,我的兴奋度再次提高。那次我约射了十下精,妈的脸和嘴全粘上我的精液,但妈仍在轻舔我的鸠头。

  「本来今晚可以再玩尽D,但妈这几天唔方便,所以同你用口玩住先,星期六晚可尽情地玩。」「妈,我要你除衫俾我睇!」妈只微笑不语。

  (3)

  虽然妈妈肯帮我手淫,但一直也未能享受妈妈的裸体,我确有点儿失望,但我却找到了代用品。

  当妈妈每天放工回来後,大多立刻去冲凉,冲完凉後就立刻去煮饭了。我趁妈妈一出来,我就即刻去冲凉,因为在衣篮中能找到妈妈的内衣裤。

  每次当我拿起那尚有微温的内裤时,我条鸠都硬哂!我多数先闻下那些淫水的气味,然後就舔吮那些污渍,有时更发现一些啡黄色的污渍在底裤内,我知那是屎渍,但我就十分喜欢这些污渍,用力索一下就鸠都硬哂!

  有时迟左番屋企,妈妈底裤内D淫水渍多数乾哂,有时成个阴户形状印左出来,遇到这种情况时我都会将之由乾涸舔到湿先停止,舔淫水、闻屎渍是我这段时间的一些变态行为。

  到星期六那晚,妈妈五点钟便回来了。妈一回家我就立刻把她拥抱住,「不要急!等冲埋凉先啦!」我已经谷左四日了,这可能是妈妈的安排。

  「妈……俾我先啦!好辛苦呀!」

  「一身大汗,个身好污糟呀!」

  「玩左先啦!D汗味好刺激呀!」

  妈笑口推开我︰「先把厅的窗帘拉低。」

  妈坐在沙发上开始除衫,好快就只除剩条底裤;我睇见妈妈对大奶就飞身扑上,把头埋在妈双乳之间狂舔狂啜︰「噢……好味……唔……好大……妈,我锺意呀!」「呀……!好舒服……慢慢舔……唔好大力咬……先舔乳晕……系喇……再啜乳头……呀……」妈妈的乳晕好大,直径有成两寸阔;乳头好大粒,而且好硬;妈的汗味我觉得好香,我用舌头把妈妈双乳「洗」得乾乾净净,连腋下都舔埋;我条鸠硬到喷火甘滞。

  妈妈一面闭目享受,一面抱紧我的头,当妈妈的手摸到我条鸠时︰「咦!硬得好紧要 !哎哟!有D精水流左出黎添!快坐低,等妈妈帮你出精。」我谷左甘多日,今日仲甘兴奋,唔流精有鬼咩!

  我张开双脚坐在沙发上,妈妈则跪在我面前,手口并用地玩我条鸠。妈妈可能太兴奋了,她一面含鸠,一面将双乳用力地擦我大腿内侧︰「唔……唔……谷左甘多日……系咪好辛苦呢?呀……条鸠又热又硬呀!」我太兴奋了,今日我唔想再拖长黎玩,我只希望能快D出精。我下身不断地向上顶,当妈妈个口好似西甘抽插︰「呀……呀……含实D……呀……好拈舒服呀!我要插鸠爆你个西口呀……呀……要射喇……噢……噢……」妈妈似乎也不想拖长玩,她只在拚命地去食我的精︰「哗!好杰,好腥呀!唔……呀……」妈妈含够後抬头对住我,她面上粘满精液地说︰「Sorry呀!今日妈妈太兴奋喇,所以甘快同你出左精,你抖下先,一阵妈再同你玩过。」我拿了件衫盖住个身,然後闭目养 ,而妈妈似乎意犹未尽,轻轻地用舌头为我清理条鸠。

  妈妈帮我出完精後我正在回气。

  「你休息下,我去冲个凉先!」

  「妈,唔好冲住,陪我抖下先!」

  於是妈妈抱住我大家一齐休息。

  半小时後妈妈开始舐我身体,我条鸠又硬起来了。妈妈玩了一阵︰「硬就硬左,不过唔系甘坚!」我出完一次精後虽然硬番,但系兴奋度就无之前甘高。

  妈妈看出呢一点,於是坐在沙发上分开大腿︰「你跪低闻下妈妈个阴户。」我听见妈妈甘讲,兴奋到条鸠立刻挺下挺下。虽然隔住条底裤,但系妈妈条底裤已经俾汗水同淫水浸到湿哂,果阵西味加埋妈妈的体温真系无得顶,我成个头「埋」系妈妈两腿之间,妈妈双腿用力夹住我个头︰「啊……呀……直接闻系咪好兴奋呢?以後唔使闻底裤啦!呀……唔好甘大力……」睇妈妈个样就知 好兴奋了,我一面隔住底裤舐阴户,一面用哀求的眼光望住妈妈,妈妈可能估到我心意︰「唔……你又想……点玩呀?」「啧……啧……我想妈你除左条底裤 !」

  妈笑笑口地把底裤除下,将双腿M字形张开。妈妈的阴户好涨、好湿,阴毛不多,薄薄的一片很好看,阴核好大粒,阴唇涨到反起哂。我知妈妈实在太兴奋了,我都忍唔住喇,立刻想把头埋入妈妈双腿中,点知妈妈突然把双腿夹住我个头,妈妈的阴户只离我两寸。

  「嘻……唔好甘心急,俾你睇一阵先舐好吗?」我当然听妈妈的话啦!妈妈再张开大腿俾阴户我睇,近距离对住个阴户真系好难顶,D味一路攻过来,D味好浓好正,有得闻无得舐好难忍呀!我真系急到眼泪都标出来。妈妈今次真系玩死我罗!

  「嘻!大力D索下,唔好舐住呀!」

  「妈……我要舐……呀!」

  「噢!……好啦!」

  我一听到立刻狂舐阴户,唔系舐,系「撬」,我用条俐系甘「撬」妈妈的阴户,每大力舐一下,妈妈就大叫一声,尤其是用舌尖用力勾果粒大阴核时,妈妈简直系兴奋到颠!

  「呀!大力D舐呀……呀……舐阴核好正呀!」突然妈妈用力按住我个头︰「用力钻入去啦!呀……钻深D……呀……系喇,顶住唔好放住……呀……」我当然听妈妈的意思去做啦,用条俐有甘入队甘入。 D淫水好似流极都流唔完甘,成个阴户湿哂,我成面都粘满淫水,果D兴奋法真系好难形容。

  那次妈妈好Happy,事後我知道 俾我舐到有三次高潮,但其间 对手未停过甘按住我个头,我差D俾 个阴户顶到断气。

  「呀……妈妈……好耐我都……未试过甘……过瘾呀!」我舐左约二十分钟了,我条鸠涨硬到有D痛,我不其然就一面舐阴户、一面手淫,妈妈见到我甘情况,知道我开始顶唔顺了。

  「妈妈知你辛苦喇!你抖下先,等阵妈妈帮你,我地入房玩!」入到房後,我训系床上,妈妈则帮我含鸠,妈妈的头不断上下郁动,虽然舐阴户时好兴奋,但系始终射过一次精,始终难出D,妈妈虽然好努力甘帮我含,更不时发出些令人兴奋的鼻音︰「唔……唔……唔……唔……」我知道妈妈已经好努力了。

  含左约二十分钟,我有D想射精了,我双手开始按住妈妈个头,妈妈知道我就掂,突然间走上床把那大屁股对住我块面,除左阴户外,那大屎眼亦张开对住我︰「同我舐……呀!唔……啜……啜……」妈妈边含鸠边叫我舐西。

  我当然唔使叫都舐喇!条俐就系甘舐,而个鼻就刚好顶住 屎眼,口就食淫水,鼻就闻屎眼的臭味。我当时好兴奋啊!条鸠又俾妈妈含住,真系快活过神仙呀!

  「唔……啜……啜……伸条俐入去……唔……唔……顶入D……」我当时无论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同触觉都同时受到刺激,我好快就射精了。当时我成块面都陷哂入去妈妈两股之间,下身就不断向上挺,每挺一下就射一下精,妈妈食住我条鸠食得好实,D精一滴都无漏。

  射完精後我也不愿离开妈妈,对住阴户回味着。我由果次开始就爱上左「69」呢样玩意,每次同妈妈玩,我必要用「69」叹一轮先出精。

  【完】字數:3851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4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