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

本帖最后由 零度思念 于 2017-12-1 09:37 编辑

  国二暑假我们全家到花莲玩,晚上住美仑饭店,我爸妈一间房,我和姐姐住另一间。姐姐那时念大一,她男朋友也住花莲。

  姐姐洗澡後,换下白天穿的蓝色牛仔短裤与白色无袖圆领线衫,换上米白色棉质连身睡衣,裙长至膝,直排扣子由上至下全扣上,但胸前两点隐约可见,姐姐她睡觉时习惯不穿胸衣。

  换我进去洗时,发现姐姐晾两条小内裤在衣架上,这才想起刚刚好像没看见姐姐睡衣里有内裤的痕迹,大概是不小心弄湿掉。一想到这里我就兴奋,就对着姐姐那两件小小薄薄的内裤打起手枪,然後才洗澡。

  出来时,发现姐姐跪在床上整理衣物,我假装检东西故意蹲下去,却看见她已穿上一件白色缕空的小内裤,害我好生失望。

  那天因为很累,我还没十点就先睡觉。结果约12点多,我就被窃窃私语的对话声给吵醒,只听到姐姐一直说:「不可以。」另一个男声说:「没关系,你弟弟已睡着。」两人一直在争论不休。

  我眼睛微张,瞥见姐姐白色厚底夹趾凉鞋凌乱置於门口,白色缕空的小内裤也被弃至在床头,她男朋友光着身子坐在沙发上抱着姐姐,姐姐则衣衫不整,睡衣胸前的扣子已被解至腰际,露出大半乳房,裙子也被撩起,露出修长大腿。她男朋友一边吻她,一边肆意的在姐姐身上游移。

  然後他顶开姐姐夹紧的双腿,头伏在姐姐的双腿之间,上下起伏着。姐姐慢慢的不再挣扎,姐姐她面红如霞,呼吸声加重,甚至用手按着她男友的头,边喊着:「哦……哦……不要……不要……」整个人背脊都拱起,那对奶子也随着背脊的震动而晃动。

  这过程约有五分钟,然後姐姐整个人就瘫在沙发上,动也不动的任她男友抚摸她全身。

  她男友说:「宝贝,你好湿,想不想我?」

  我姐姐啐他说:「都是你,舔的人家好想要。」然後姐姐就解开睡衣所有扣子脱光衣服,姐姐坐在沙发上,两腿张的开开,她男友跪在地上。姐姐因为我在场而有点紧张,怕我醒来,一直望着我。

    在正面交合时,姐姐她的脚必需抬高到沙发上,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姐姐的微开的阴唇,但我嫌角度不够好,便假装翻身的侧睡,再微张眼睛偷看。

  姐姐吓一跳,但见我没动静,她又沉溺於那男欢女爱之中。

  她男友小心地抬高她的屁股,对准了目标,慢慢地插入她的体内。在进入的刹那间,姐姐低声呻吟,又偷偷看了我一眼,羞涩中带着恐惧。害怕我醒来,不敢大声呻吟,姐姐紧抱她男友的颈子,顺着他冲刺的力道摇晃她的臀部,她男友一边冲刺一边揉捏她的乳房。

  在躯体纠缠之中,我看见姐姐她那对雪白的乳房涨红起来,顺着冲刺的频率晃动着。姐姐他们逐渐进入了忘我境界,姐姐她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她双眼迷离,紧抱着她男友,红唇微张,「哦……哦……好舒服……」呻吟声不断。

  而她男友的双手,除摸奶之外,更摸遍她的全身,所以我不时看见姐姐她饱满乳房的跳动,此时我已张大眼睛认真的见习。

  姐姐她突然张开眼,好像忘了我的存在,更用力的摇动她的臀部,并放声呻吟:「啊……哦……快用力干我……嗯……快呀……」这时她男友也兴奋到极点,两只手扶住姐姐她幼滑的脸蛋疯狂热吻起来,在狂吻之中,姐姐仍不时一上一下地摇动。

  她们都没注意到我已检起姐姐那条小内裤,一边闻着姐姐的体味,一边自己打手枪,并抬起头紧紧望着这一幕。

  而她男友突然将姐姐推倒至沙发上,用手按着姐姐的肩膀,然後快速冲刺着。

  姐姐忽然静默无声,只是紧紧抱着她男友,双脚也紧紧勾住她男友的臀部,只见她男友一会就不动的躺在姐姐身上。

    过好一会,姐姐紧闭的眼慢慢挣开,看到我正在望着她,我连忙钻入被窝装睡。

  姐姐被吓的跳起来,叫她男友赶快穿衣服回去。她男朋友还赖在姐姐身上说不想走,姐姐硬要他赶快回去,也不说明原因,他只好摸摸鼻子穿好衣服就回去。

  姐姐那件米白色连身睡衣还在沙发上,姐姐裸着身子就去浴室洗澡。

  洗完澡後,只见姐姐只围着大浴巾蹲在沙发边好像在找甚麽。这时我伸出头看着姐姐跪在地上,屁股翘高高,露出雪白浑圆的臀部,伸手好像要在沙发底下找甚麽,看着她光溜溜的屁屁,我想她应该是在找她的小内裤,我拿起那条沾满我的精液的白色小内裤,说:「姐姐,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姐姐回头看我,满脸通红的说:「不要说出去,好不好?」,然後就走回床上,伸手向我拿回那条小内裤。

    她看到裤子上黏黏滑滑,不禁骂道:「小色狼,弄脏姐姐的内裤,害我明天没内裤穿。」我大起胆子伸手去扯她身上的大浴巾,并笑着说:「姐姐,你刚刚好淫荡,好像在演日本片,明天我要跟妈妈说。」姐姐听了愣在那里,任我扯落她身上的浴巾,裸着身子满脸通红的看着我。

  突然姐姐将我推倒,脱下我的短裤,伏在我双腿之间,先用纤细小手逗弄我的鸡鸡,然後就一口含住,用红艳的双唇与纤巧的舌头,或吸或舔的帮我逗弄鸡鸡,一阵快感直冲脑门,比打手枪还要舒服。

  我坐在床上,看着姐姐的头在我下体间起起伏伏,我望向她翘的高高的臀部与垂在胸前的奶子,那涨红了的两颗奶子,随着姐姐摇摆的频率,随意地摇动着。我受不了这种刺激,就伸出一只手按着姐姐的头,另一只手去摸姐姐的奶子,越摸越兴奋,索性用力握住那又白又细又软又热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让姐姐的奶头硬起。

  突然间,姐姐更加卖力的帮我又吸又舔,不一会我就受不了,就在姐姐口中射精了。只见姐姐起来跑到浴室吐掉精液,顺便刷牙,顺便洗她的小裤裤。

  我只觉得很舒服,不过也很累,不一会就睡着了。

  当睡到早上约五点时,我就清醒来,发现姐姐光溜溜的在裸睡,腰部只盖件小被子,均匀的呼吸声,清秀的脸庞,令我不敢相信姐姐昨天浪荡的情境。胸部随着呼吸声缓缓起伏,我不禁伸手轻轻揉捏那尖挺的乳头,握住那柔软的乳房轻轻把玩,看着姐姐粉红小巧的乳头慢慢硬起,我张开嘴伸出舌头,细细品嚐这熟透的蜜桃,我用舌头轻轻逗弄那粉红乳头,一边细心吸吮这甜美的乳房,一手把玩这饱满的乳房。不一会姐姐的呼吸声加重,脸颊泛红。

  我顶开姐姐的双腿,伏下头去,那里早已一片潮湿,我伸出舌头想尝尝这味美多汁的蜜穴,一边抚摸姐姐那白腻的身躯,一边吸吮舔逗那鲜红的蚌肉,姐姐慢慢呻吟起来,「嗯……」腻人的呻吟声令人心都酥了,我趴在姐姐身上,掏出我早已胀大的宝贝,轻触姐姐蜜洞口,然後狠命一插,顺着滑溜湿热的阴道,直插到底。

  姐姐「啊…」一声叫了出来,被我惊醒似望着我,边喊着:「不要这样。」边搥打我。我不理她,狠命的插弄。

  不一会,姐姐挣扎的声音愈来愈小,「不要……不要……哦……」慢慢抱住我,忽然轻声说道:「温柔点,姐姐想亲亲」,然後姐姐两只手扶住我的脸,红唇微张,香舌轻舔我的唇。

  我只感觉姐姐一直把舌头伸入我口中与我缠绕,而我也学姐姐那般的将舌头伸进她的红润的嘴中,在舌背、舌尖,甚至每一颗牙齿都不放过的探索着、啜吸着彼此的甜美的唾液,感受那种湿滑温热的触感。

  我们疯狂的热吻起来,在狂吻之中,我更兴奋了,右手一把握住了姐姐她的饱满圆挺的乳房,用指头着实的感受了姐姐成熟女性的完美弹性。

  我不由自主的往前挺进,姐姐双腿紧夹着我,夹那麽紧,腰都快断了,她喉咙间发出着嘤咛之声,像梦呓般哼着扭动屁股,长发散落大半床头,声音有如啜泣,姐姐的情慾也再度高涨。

  我一边用手指捻转姐姐那早已充血变硬的嫩红色乳头,一边沿着她的红唇一路又吻又咬下来,当接触到她的乳头时,我先用舌头挑弄片刻後,便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

  姐姐兴奋地尖叫着,扭动着窈窕的裸躯,双眼朦胧的半闭半张,向後仰头地浪叫着:「哦……用力点……哦……」我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更加快速度地抽送起来,藉着高炽的情慾奋力驰骋着,弄得大汗淋漓,慢慢达到了兴奋的顶点,将充满情慾的精液,一下子爆发在姐姐子宫里。

  事後我趴在姐姐身上,把玩那对被我搓揉成涨红的奶子。姐姐则静静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脸。不一会我们就又沉沉睡着,直到早上八点多才被饭店morningcall叫醒。

  姐姐换穿一件艳红色无袖的有白花圆点的连身短裙,露出雪白大腿,里面搭的是细肩带的粉红色胸罩,穿双白色厚底夹趾凉鞋,而昨晚洗的小内裤都未乾,姐姐只好不穿内裤的出门。那即为合身的短裙在姐姐弯腰转身时,可以美好的秀出她漂亮的臀部曲线里无任何阻隔,我把这发现告诉姐姐,她羞红脸的轻打我说:「都是你,害姐姐不穿内裤的出门。」爸爸今天带我们一路玩到宜兰,晚上住礁溪的唐代大饭店。一路上,姐姐表现的很文静,可能是怕穿帮,上下楼梯,都要我在她身後帮她遮掩,风大些就用手轻扯裙脚,怕短裙被风吹起,露出光溜溜的臀部。

  一路上老见姐姐两颊红晕,双眼含春,不时双腿夹的紧紧。走路时,臀部摇曳生姿,看的我的心痒痒的。

  一进饭店房间後,姐姐就抱紧我,眸子半闭,双颊一片晕红,红唇微张,就要和我亲嘴,她把香舌伸进我嘴里让我尽情吸吮,我就卖力吸吮着姐姐湿漉的香舌,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她身上游移。

  姐姐好像受不了似的,转身伸手就伏在沙发椅背上,将臀部翘的高高的,双腿张开的,边摇晃自己的臀部,伴着艳红色裙脚的舞动,一边自己解开胸前的扣子,解下粉红的胸罩,露出白晰硕大的奶子,自己用力揉搓的变形,边喊着:「快插我,快干我,姐姐我好想要,哦……」我马上脱的光光,掀起姐姐艳红色的裙摆,掏出早已勃起的鸡鸡,粗暴的插入早已湿润的蜜洞里,狠命插刺。

  姐姐半裸着身子,两手扶着沙发椅背,弯着身体站立着,屁股高高翘起。我从她背後紧紧地抱着,一手用力紧抓着姐姐她那对坚挺饱满的奶子,粗红的肉棒兀自从姐姐她高翘的屁股向蜜洞没命似的前後抽送着。

  姐姐微启的朱唇兴奋地发出间间断断的呻吟声:「哦……快干死我……哦……」我更加卖力抽动着,更加狂烈地搓揉着那对摇晃不已的奶子,姐姐满头长发也随着她摇头摆脑的漫天乱舞,伴随着姐姐令人荡魂的呻吟声。

  我粗暴狂野的用力干的,干到姐姐手软的整个人趴在沙发椅背,两腿挺直地颤抖着,红唇中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呻吟声,任我欺凌她美丽的每一寸肌肤。直到我尽情的发泄在她体内才停止抽动。

  事後姐姐说她今天没穿内裤,只穿那件连身短裙,下体总是凉舒舒,加上裙子很短,露出大半白晰的大腿,只要感觉到有人看她时,不安与羞涩的感觉令她下面一阵痉挛,紧接的一阵潮湿,搞的蜜洞整天湿淋淋,整个人脸颊泛红,全身发烫,乳房发涨,蜜洞一直蠕动,好想让男人插。中午吃饭时,就一个人到洗手间,用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翻搅,并揉捏自己的奶子,解决高涨的情慾。

  姐姐并说这是她从六月初次经验以来,第一次知道高潮的感觉。

  第一次是在男友毕业前夕,被她男友半哄半骗的给吃了,那天她穿着水蓝色白花点的短裙,前扣式的短袖紧身针织线衫,露出可爱的小肚脐,穿一双白色细跟凉鞋,到宿舍找她男友。

  一进去就被她男友搂着直亲嘴,亲到我姐姐心猿意马,就一路沿着她的颈子吻下来,顺便将姐姐上衣扣子全解开,玩捏起姐姐的奶子,并用舌头挑逗片刻後,便开始对着乳头吸吮起来。

  姐姐的敏感地带受到刺激,情慾不自禁的高涨起来,嘴里虽然喊的不可以,但身体不自觉随着她男友的挑逗而扭动着。

  当自己变硬的乳头受到男友手指的捻转时,不禁兴奋地仰头低吟,姐姐说一阵甜美的快感窜遍全身,令人不自觉呻吟起,但又不好意思,只想尽量隐藏自己的兴奋之表情。

  当她男友想脱她内裤时,姐姐夹紧双腿,坚持不让他脱,她男友就哄她说看看就好,说着就用力掰开姐姐夹紧的双腿,掀起水蓝色短裙,伸头隔着内裤轻轻用舌头逗弄吸吮起来,不一会就拉下内裤,接着用舌头逗弄吸吮起姐姐甜美的蜜洞。

  姐姐不禁闭上眼睛,任由摆布,柔软的舌头随意舔逗,引起姐姐一阵又一阵的骚痒感。姐姐在床上,以双肘支撑着上身,把大腿分开更大,她男友抱住姐姐光滑的大腿,当火热的舌头往嫩红的肉芽上舔去,姐姐支持身体的双臂就会轻微颤抖,并不自觉的向後仰头呻吟着。

  过一会姐姐忽然觉的有硬物挤入蜜洞里,张开眼,看着她男友想将阴茎插入姐姐体内。

  姐姐吓了一跳,很紧张的要推开他,但他男友用力压着姐姐,不让她反抗,更用嘴堵住她,她叫出来,边说:「不要怕,我会很小心,不会弄痛你。」接着只是用龟头小心的进出姐姐的蜜洞。

  姐姐感到一阵酥麻,就不再反抗了,反而抱着他男友,将嫩滑的舌头主动伸过去缠绕。他男友很兴奋,阴茎涨得更大了,就用力挺进姐姐的蜜洞里。姐姐感到一阵撕痛,用力搥打他说:「好痛,不要呀!」她男友不理,继续用力挺进,姐姐紧抓着他的背,忍着痛。但过一会,只觉酥麻感又再次升起,但她男友抽动不到十下,就在姐姐的阴道内射了出来。

  从那次到现在,姐姐她们陆续做了约五次,每次一做完,姐姐就觉的自己情慾好像又被打开一点。直到上次花莲那一次,冒着被发现的不安全感,让她真正尝到性爱的滋味。而这次未穿内裤的刺激与乱伦的罪恶感,更让姐姐尝到高潮的滋味。

  第一次经验後,姐姐也开始吃避孕药,她说自从男朋友毕业回花莲後,姐姐有时後会很想要,当夜深人静时,慾望一来时,身体的需要是很难熬,自慰完之後还是空虚,好想要男人,所以当爸说要到花莲宜兰玩时,姐姐是第一个说好。

  【完】
       字数:4505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