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


          第十三章、双嬲骚妻玩深喉
  郑大哥提议多休息一会,我倒是觉得稍微休息一下就还能再干一炮,毕竟才
看到老婆骚浪下贱的伺候别的男人,我这心里绝对是激动难忍啊,要不是实在吃
不消,简直恨不得现在就用狗爬式操死这个小婊子。
  老婆倒是挺会疼人的,依偎在郑大哥身上,娇柔的说:「大哥刚才射了好多
啊,我刚才就含了一小口水,结果我的嘴都被大哥的精液充满了,差点都漏出来
了。」
  我坐在一边,看着这对狗男女依偎在一起,心里不由得有些吃醋,我喜欢老
婆被别的男人操,但是我不能允许她心里有别人,她心里只能有我。
  老婆和我结婚多年,更是相爱了十多年,我们互相十分了解,我虽然极力隐
藏,但老婆似乎还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立刻来到我身边,抱着我撒娇:「不过老
公你要是现在想操我,那咱们就现在才操一次,好不好嘛,老公你不是每次都能
连着操嘛」
  我其实只是不能容忍她心里有别人,但是看着老婆貌似撒娇,实则是在哄我,
怕我不高兴。这既照顾了我的情绪,又给我留了面子,我就放心了,她的心里的
确只有我一个。我也是见好就收,被郑大哥看出来可就不好了。
  「小骚货别急,还是让我们多休息一会吧,等会一起操的你高潮迭起,爽上
天。」我怕郑大哥看出来,故作逞强到。
  老婆见我不再吃醋,也是趴在我身上,连身说好,说等会要好好享受。
  我心里也是很开心,老婆心里只有我,还如此照顾我面子,帮我遮掩。
  郑大哥刚才那一发射的绝对不少,有些疲惫,所以也完全没有注意到我的状
态,我也掩耳盗铃的说我先去洗澡,让他们两等会洗个鸳鸯浴,好好温存温存,
以示我完全没有吃醋,然后把老婆推到郑大哥身边去。
  老婆还偷偷给我做了个鬼脸,尴尬的我连忙跑去洗澡。
  其实我们之前已经洗过了,郑大哥也是洗了澡才来的,说洗澡也不过就是放
松休息一下,让鸡巴恢复恢复。
  我快速的洗完澡,然后放满一浴缸的热水,让两人去泡个鸳鸯浴,自己则做
了点面条,洗完澡,吃点东西,再继续操逼。
  面做的很简单,所以很快做好了,我此时忍不住又是有些吃醋,怕两人真聊
什么感情话题,偷偷的凑了过去,却听到完全聊得是家长里短,这才暗暗放心,
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老婆赤条条的躺在郑大哥怀里,问着有关林姐的事情,有说有笑的,我
也笑着催促两人出去吃饭。
  我们也是急着操逼,这一顿面吃的飞快,很快就吃完了,老婆刚才就一直在
服务,根本没有满足,此时老婆连忙问:「老公,大哥,咱们现在开始吗?」
  我坏笑一声,问道:「开始干什么呀?」
  「是啊,妹子,你是要开始什么呀?」郑大哥也是坏笑的问老婆撒娇道:
「哎呀,你们两个坏死了,老是欺负我」
  郑大哥说「你不说清楚了,我们怎么知道啊?妹子你倒是说说」
  老婆又开始害羞:「你们再这样,我可就不陪你们玩了。」
  我伸手探入浴袍,轻抚老婆的奶子:「小骚货,说的跟你能忍住似的。」
  老婆其实早就想要了,被我摸了两把,就忍不住开始娇喘了,郑大哥也配合
的开始摸屁股,我们两双大手探入浴袍,在老婆的娇躯上下游走,摸得老婆小脸
发红。
  随着我们对老婆上下其手,老婆总算坚持不住了:「老公……嗯……大哥…
…嗯……咱们……额……咱们开始操逼吧。」
  我坏笑道:「刚才让你说你不说,现在说晚了,你进去换套性感的,我们到
时候进去看看效果,够性感就狠狠的操你,操的你高潮迭起,要是效果不好,那
我们就只顾自己了。」
  「讨厌啦,……额……刚才……刚才还说人家辛苦了……嗯……要奖励人家
呢」老婆不依不饶的撒娇到。
  我却倒打一耙:「刚才是想让你爽的,但你没珍惜,现在就得再努力一把咯」
说着我稍微用力,掐了老婆奶子一把,喝问道:「叫你装纯,明明是个小骚婊子,
说,还装不装纯了?」
  「额……小婊子不……不装纯了……嗯……老公主人,大哥,操我嘛」老婆
的性欲被我们两双大手彻底的挑了起来。
  「现在就别叫大哥了,叫野老公吧,你看你有两个老公,多幸福啊」郑大哥
也是开始调戏我老婆。
  老婆立刻从善如流:「亲老公,野老公……嗯……人家要你们……嗯……要
你们操人家的小骚逼。」
  我听完性欲大起,但还是心里一硬:「快去,换套性感衣服,我们就操你。」
  老婆见我坚持,立刻性急的小跑进去换衣服,没过一会,就娇声呼喊道:
「亲老公,野老公,小骚货换好了,你们快进来玩我呀。」
  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呢,这骚货就换好了,看来是真的想要了,我和郑大哥相
视一笑,一起走了进去,准备好好收拾这骚货。
  老婆虽然换的快,却是完全没有偷工减料,此时老婆穿着一件红色的情趣蕾
丝裙,蕾丝的材质隐隐约约的遮住奶子,下摆刚好齐逼,露出里面的红色蕾丝丁
字裤。老婆这么多年美容可不是白做的,一身嫩肉雪白雪白的,衬的这件红色蕾
丝裙格外耀眼。老婆还配上了一双红色过膝高筒丝袜,实在是诱惑至极,那抹红
色简直就是一团浴火,准备燃烧我们的大干柴啊!
  老婆此时可以摆出最性感的姿态,她侧躺在床上,轻咬下唇,眼神魅惑。浑
圆的小屁股翘得老高,一对修长美腿一曲一弓,一手向我们勾着,一手轻轻隔着
衣服揉弄自己的奶子,看着我们说道:「亲老公,野老公,快来操人家嘛,人家
的小骚逼受不了了」
  我本来还想继续挑逗老婆一番,此时哪里还忍得住,什么调教,什么计划,
全都忘得一干二净,跳上床抱着老婆就是一通乱吻,直吻得老婆娇喘连连,我才
想起,郑大哥还晾在那呢。
  郑大哥此时也是做到了床上,看着我和老婆一通热吻,笑嘻嘻的。我连忙招
呼道:「老哥,我家这小骚婊子太诱人了,兄弟实在是情不自禁啊,来,一起玩。」
  郑大哥也操过我老婆的,此时自然是毫不客气的躺在了另外一边搂住老婆。
老婆同时被两个大男人环抱在中间,绕是她已经玩过几次多P,此时更是已经发
情,仍然是羞的满脸通红,但却又透露出一丝期待。
  我和郑大哥也是很投缘的,此时更是配合默契,我们两人四只手,不断地在
我老婆的娇躯上游移,仔细的不放过任何一个敏感地带。我深情的亲吻老婆的脖
子和耳垂,老婆自然地头往那边一偏,郑大哥就吻上了她刚要娇喘两声的小嘴。
  老婆娇媚的身躯被我们摸得发软发烫,扭来扭去的,两只小脚不住地乱蹬,
极为享受。秀气的脖子和耳垂被我仔细的亲吻了一遍后,我又扭过她的头品尝她
柔软的嘴唇和舌头,而郑大哥也继续亲吻她另一侧的脖子和耳垂。老婆左一口右
一口,大享齐人之福,好不快活。
  老婆小嘴得到了满足,此刻也是反客为主,发号施令起来,将我们的头往下
一按,娇媚的要求到:「老……嗯……老公,舔人家的奶子嘛……嗯……一起舔」
  本来这次就是要奖励老婆的,此时她的脖子小嘴爽够了,我们也继续往下,
一人叼着一个奶子,用力的吸允起来。
  随着我们双手不断抚摸,或吸或舔老婆的两只大奶子,老婆也是爽的开始浪
叫:「啊……这……这感觉真爽……嗯……平时……平时只能有一个奶子被舔…
…啊……现在,……现在一个都没剩下……好满足啊……嗯……亲老公……额…
…怪不得你那么喜欢让两个……两个女人一起伺候你呢,这……这感觉太充实了
……」
  老婆一边浪叫,一边发出感慨,逗得我一阵好笑,不由得想继续诱惑她:
「小骚货你不觉得骚逼还是很空虚吗,这个时候再有个男的吃你的骚逼不是更好
吗?」
  老婆听完连忙赞同:「亲老公……嗯……你说的太对了,我还要男人……嗯
……不对,还不够,还要我干儿子舔我的脚,我还要亲嘴……啊……还得要3个
男人玩我」老婆多P了几次之后,也是越来越骚,越来越玩的开了。
  「好好,以后老公让更多男人操你,玩你,让你爽。」以后何止再加三个,
以后要让大队的男人,排着队操你的骚逼。
  我伸手向下一探,老婆的淫水竟然已经流满了大腿根,还把床单都打湿了,
此时老婆月经完了也没几天,正是性欲最强的时候,再加上我们两个这么一摸一
亲,淫水简直就泛滥成灾了。
  我用手摸了两把,手上就已经沾满了淫水,我把手伸到老婆面前,调笑道:
「小骚货,你看看你的骚水,把我的手都给淹了。」
  老婆先是害臊地捂住脸,却又马上发骚的说:「额……老公,那……那你尝
尝我的骚逼水……嗯……够不够骚嘛。」这小浪蹄子,越来越骚浪了。
  我招呼郑大哥接手我这边的奶子,我则是转过身,把头埋进老婆胯下,用嘴
盖住骚逼,用力一吸,竟然真吸出一小股骚水来。
  我惊喜的转过身,用嘴把老婆的骚逼水喂给她自己,老婆本来还有所不解,
等喝到自己的骚逼水之后,一口咽下,惊奇的说没想到会流出这么多淫水。
  老婆越骚我自然也是越开心,转过身去继续舔她的骚逼,老婆的性欲早就从
下午一直压抑到了现在,再加上两个男人一起激烈的爱抚,轻吻,调情。此刻她
内心的淫欲早已一发不可收拾,骚逼痒到了极限,正需要有人好好地去满足一下。
  我伸出舌头,从逼口舔到阴蒂,老婆便浪叫一声,我毫不停息的一下一下舔
着,老婆也一下一下的叫。骚媚的娇躯不断扭动,但是奶子和骚逼被我们两人牢
牢占据,不断用舌头刺激着,但是却不缓不慢。总是把她的性欲挑到最高端,却
是不得解脱。
  当开始的爽快此刻变成了折磨,老婆也不再矜持,立刻开口求饶道:「两…
…两位老公……嗯……你……你们什么时候……额……什么时候操我啊,人家…
…人家的骚逼快要痒死了……额……」
  我刚想开口说要操她,却被郑大哥拦下:「小骚货你急什么,你看你野老公
的鸡巴还没彻底硬起来呢,怎么操你啊?你亲老公估计也还差这点呢。」
  我立刻会过意来,是啊,既然玩3P,怎么能不让老婆试试同时舔两根鸡巴
呢,上次在他家,林姐同时舔两根鸡巴的样子,实在是太骚了。
  我立刻附和道:「就是就是,你同时把两个老公的鸡巴都吹硬了才好干你啊」
  「快……快……把鸡巴都拿过来……额……我要吃鸡巴……操我」老婆的理
智此刻早就被熊熊燃烧的欲火吞噬的一干二净了,只是不住的求操。
  我和郑大哥并排站了起来,鸡巴向着老婆敬礼,老婆此刻宛如一只发情的母
兽,腾地一下坐了起来,一手抓住一根大鸡吧,用力的撸动。然后一扭头,把我
的鸡巴含了进去。
  老婆此刻性欲高涨,每一下都吞的异常深入,几乎直达喉咙眼,但是却完全
没有了平时的技巧和温柔体贴,狂暴的口交其实并不是很舒服,但是却异常的赏
心悦目,看的我鸡巴高涨,很少能见到老婆如此狂野的渴求着鸡巴。
  老婆见我鸡巴彻底硬起,吐出鸡巴,混着口水给我撸了两下,转头又开始吞
郑大哥的大鸡吧,郑大哥的鸡巴很大,而且个子很高,老婆吃的有些费力,但却
任然坚持每一下都吞咽到深处。
  紧接着,老婆是左一口右一口,吃的无比认真。
  老婆此刻虽然狂野,但是也直到我们到底想要什么,牵着我们的鸡巴,拽到
自己面前,然后把自己的小嘴张到最大,费力的一起吞入两个大龟头。
  郑大哥是真正的大鸡吧,几把又大又粗,我的鸡巴虽然没那么长,但是论起
粗细,却是不相上下,甚至龟头还要略大一些。两个硕大的龟头把老婆的小嘴撑
的满满当当的,根本无法吞吐,只能用舌头在嘴里不断地撩动。这么玩其实并不
爽,但是看着平时时尚靓丽的老婆下贱的被两个大鸡巴头子把小嘴撑满,那个视
觉效果,实在是太赞了。
  我见老婆如此努力,自然也不能亏待了老婆「小骚货,看你这么努力,也该
奖赏你了,还不自己把大腿岔开,把贱逼扒开,求你的野老公好好操你。」
  老婆听我如此说,连忙吐出鸡巴往后一趟,一手把大腿分成M字,一手伸出
手指扒开自己的骚阴唇,露出了她湿乎乎直往外流水的骚逼洞:「野老公……人
家要嘛……求求你了,操小骚货的骚逼好不好,求你了,操我」
  郑大哥挺起鸡巴,把龟头插入我老婆的骚逼,老婆正准备闭上眼睛好好享受
一番,却发现郑大哥只是把龟头插入就不再继续深入了。郑大哥继续要挟到:
「给你亲老公吃鸡巴啊,吃的好吃的深,野老公就狠狠的操你的骚逼。」
  果然是老司机,还是他会玩,我迫不及待把鸡巴凑到老婆嘴前,老婆一口就
含住了大半根鸡巴,摇摆着脑袋,一吞一吐的吹鸡巴。郑大哥见老婆已经动了起
来,也是把腰一挺,又粗又长的鸡巴整根没入,直捣花心。
  老婆被这一操爽的一声大叫,但是嘴里却还含着我的鸡巴,一句话也说不出
来,只能唔唔唔的一阵闷声哼唧。
  我一边看着,郑大哥的大鸡吧奋力的操我老婆的小骚逼,一边享受老婆温柔
的口交,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其实相比换妻,我还是更喜欢把自己的老婆操的哭
爹喊娘。
  不过老婆的骚逼被人享用了,而且老躺在那里,也不方便给我口交,弄得我
总是有些意犹未尽,只能提议换个姿势:「老哥,你停一下,我把这骚婊子横着
摆过来,让她头悬空出来,我要操她的嘴,操一会咱们换位置。」
  说着我就动起手来,把老婆横着摆在床上,头悬空在外面,这样方便我直操
喉咙,玩一把深喉。
  老婆此时正被大鸡吧操的兴奋,平时给不给我深喉要看心情,现在却只一边
被大鸡吧操逼一边说说:「亲老公……哦啊……你……啊……你可得温柔点……
别……额……别把小骚婊子的嘴操坏了,……嗯……人家……嗯……人家怕吐。」
  我看着老婆被操的正爽,正是时候好好调教她。我亲亲拍打她的脸,厉声喝
道:「快把嘴张大,我尽量温柔点,你要是服侍好了,一会一根鸡巴操逼,一根
鸡巴操屁眼,两个还都是真鸡巴,爽死你个骚婊子。」
  老婆自从被我开了屁眼的苞之后,就爱上了骚逼屁眼一起被操,据她自己说,
操屁眼的爽只比操逼差一点。每次都想被双插,之不顾哟我怕老婆被玩脱肛了,
因此规定了一个星期只有一次机会,表现好就两次。
  此时老婆正是浴火旺盛,一听有最爱的双插让她爽,立刻不再抗拒,把自己
的小嘴张到了最大。
  我也一挺鸡巴,操进了她温暖的小嘴里。毕竟是自己老婆,我倒是也没有太
粗暴,慢慢的顶到了喉咙的位置,看着老婆微微一颤,知道这就是极限了。然后
一下一下慢慢的享受温暖柔软的喉咙。
  老婆一面被巨大的鸡巴操骚逼,一面被我深喉操的略微有些呕吐感,全身上
下都充满了异样的感觉,几乎分不清是爽还是不舒服,强烈的感受刺激着她身体
的每一根神经,真正是欲仙欲死。
  我见老婆被这奇妙的感觉折磨的手脚乱舞,再加上深喉实在太爽怕坚持不住,
立刻拔出鸡巴,让自己休息一下,也让她休息休息。
  不过鸡巴休息,人倒是没闲着,我从侧面趴在老婆身上,继续揉捏亲吻她的
奶子让at更爽。
  结果没想到的是,老婆这时却发话了:「老公……啊……亲老公……啊……
你刚才……刚才操嘴好刺激……嗯……还要操嘴。」
  老婆的话倒是把我逗乐了,我轻轻的扇打了她的奶子一下,骂道:「臭婊子,
老子倒是白心疼你了,让你玩点普通的,你倒是就喜欢玩下贱的。看来得换个大
鸡吧操你的嘴才能满足你的下贱了。」
  老婆被我说的满脸通红,我和郑大哥打了个手势,示意换位,郑大哥乐呵呵
的让开位置,我连忙挪动了一下,把鸡巴操进骚逼,经过刚才一阵子摩擦生热,
老婆的骚逼正是热乎乎呢。爽的我立刻爬在她身上,猛吸她的奶子。然后说:
「骚货,你的骚逼被人操的又湿又热,操起来真爽啊,就是被操松了点,你用力
夹。让你老公好好爽一发。以后都要让人把骚逼操湿操热再夹老公的鸡巴」
  老婆也是把骚逼用力一夹,骚浪无比的回答:「好……嗯……我用力夹……
嗯……我以后都让别人先把……嗯……先把骚逼操湿操热……哦……再夹老公的
亲鸡巴。」说着张开小嘴,迎接郑大哥的鸡巴操嘴。
  老婆又开始了那种异样的感觉,爽的她浑身乱扭,全身肌肉紧绷,自然也包
括了骚逼,看来这种玩法只要能接受,玩得好,是男女都爽啊。
  郑大哥自然也是老手,吃过玩过的老司机,看他把鸡巴毛都剃了就知道林姐
没少给她玩深喉。我晚点也得把毛都剃了,以后好好玩几次林姐的骚嘴。
  郑大哥明显玩的比我高明的多,一浅一深的,一个大鸡吧左右摇摆,操的我
老婆呜呜呜的叫个不停,身子一扭一晃的,没多久就高潮了。
  郑大哥也跟着拔出鸡巴,一下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眯着眼睛喘气,看来刚才
他也差点喷在我老婆老婆嘴里。
  我得意的一笑,看来我持久力还是可以的。
  等老婆喘过气来,刚从高潮的余韵中走出,我就拉起老婆把她抱在怀里猛操,
也不介意她刚吃过别的鸡巴,亲吻她的嘴。其实我们每次做爱之前都会仔细清洁,
脏倒是不会,况且郑大哥也不在意亲被我操过的嘴。
  我们这边不停歇的操逼,待郑大哥又是按汇阴,又是抬头冥想的压下射精的
欲望,我不由问道:「老哥,你插骚逼还是插屁眼,咱们把骚货下面两个洞灌满。」
  郑大哥倒也是会做好人:「妹子想让我们怎么操你,我听你的,今天你可是
把我伺候爽了,你说怎么操就怎么操。」
  老婆的羞耻心此时早就被操到九霄云外去了,立刻浪叫要求要郑大哥操屁眼,
我操骚逼。不由得我好奇问为什么。
  老婆回答:「我要……额……我要你们像上次……上次操林姐那样……额…
…站着操,抱着操,……啊……操的猛……那样操的猛」
  看着老婆越来越会玩,我怎么能不答应,立刻把她递给郑大哥,郑大哥抓起
一只奶子抱起老婆一条腿,从后面操入屁眼,我则是正面抱住老婆的纤腰,从前
面插入骚逼。我们两人你进我出,我进你出,喊着1212的号子,一前一后的
操我老婆那连个淫贱的小洞。操的她啊啊呀呀一同乱叫,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们配合无间的前后操弄我老婆的骚逼和屁眼,没一会老婆就又有了高潮的
迹象,这距离上次高潮还不到十分钟。
  不过我也已经差不多了,郑大哥更是早就到了极限了,我和郑大哥越好一起
射,一起倒计时射精,我们一起倒数10,9,8,7,猛地加快速度,老婆被
前后两个鸡巴同时猛的快速猛操,数到4的时候就忍不住高潮喷水了,随着老婆
高潮的剧烈抽搐,我也马上射出一股浓精在老婆逼里。结果是郑大哥笑到了最后,
真的等到1的时候才射进老婆屁眼。
  我们三人都得到高潮后,抱在一起躺了一会,还是觉得有些意犹未尽,便决
定出去喝点酒,聊聊天,晚上再来一发。
  我们三人裸着并排坐在沙发上,老婆被我们夹在中间,不时的被我们二人又
是劝酒,又是布菜喂东西,成为了三个人里的焦点,爽的快冒泡了。
  我们不时的聊聊刚才那次爽快的3P,都对刚才那一次十分满意。我不由得
夸赞老婆:「宝贝你的口交技术可是又长进了啊,刚才那次深喉爽的我差点把持
不住呢。」
  老婆心思比较简单,说她胖他就喘,给她点阳光她就灿烂,立刻仰着头,一
脸得意:「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下次你要是不让我爽,我就让你三秒射,每次都
只能爽三秒,急死你。」
  我也不知是气还是笑,一把搂过她,在她的小屁股上打了一下,说道:「你
就不知道谦虚点,你比起小玲来还差点呢,每次她可是都能把我的鸡巴整个吞下
去,你还有的努力呢」说完我向郑大哥说道「老哥,下次让你试试我情妇小玲的
厉害,我老婆这几招都是找她学的,下次让你试试最正宗的莞式服务。不过我老
婆也学得不错,除了最厉害最难的几招,其他的都学的差不多了,爽吧」
  郑大哥一脸兴奋,亲了我老婆脸颊一下,说道:「妹子真是聪明,这么快就
学会这么多绝活了,你林姐口活就不如你了,当年也是我们完了快一年多,她才
给我深喉,你这才两个多月吧。」
  我也夸赞道:「那是,我老婆天生丽质,只要她肯学,又长得这么漂亮,还
轮得着那些女人当婊子啊。」
  老婆被我夸得向个鸵鸟一样把脸埋在我怀里,也不知是害羞多一些,还是开
心多一些。
  女人娇羞起来最可爱,我们两个男人也是看的高兴。
  郑大哥又追问道:「你那个情妇小玲,还有什么更厉害的?说出来给大哥听
听呗。」
  我谈起自己的另外一个女人也是十分自豪的介绍,吹嘘到:「那可是真婊子,
就拿深喉来说吧,不但把龟头吞到喉咙,还不断的摇头晃脑,用喉咙刺激龟头,
你都不用动,她就自己不停的吞咽,那不断向里面吸缩的感觉,就直接能把精液
榨出来。」
  我猥琐一笑,诡秘的说道:「她以前有个外号,叫做榨汁机。一张嘴专榨男
人精液。下次让你见识见识」
  老婆此时却抬起头,小声的说了一声:「我以后也是榨汁机,榨干了你。」
逗得我又是一阵好笑,忙亲吻了她几口。然后调笑道:「肯定少不了你,你忘了
三联插口了吗?」老婆又是埋在我怀里一阵撒娇。
  我也向郑大哥解释什么叫做三联插口,郑大哥表示有空一定要让我们的老婆
和小玲一起给我们爽爽。
  我也向郑大哥讨教还有什么刺激好玩的玩法,只见郑大哥长叹一口气,说:
「唉,你们是不知道啊,可惜我过几天还有个很重要会议要开,实在是走不开,
不然这次一起回去,那可就有的爽了。」
  原来,郑大哥和林姐虽然是同乡,但是玲姐家里是农村里,家里承包了个小
鱼塘,附近有山有水有田地,风景宜人。两人每次回去都要从池边操到玉米地里,
再从地里操到山上,哪里风景好久操到哪里,天为被地为床,还曾经邀请过别的
夫妻一起去那里做爱操逼。
  郑大哥口才不错,把过程说的浪漫绮丽至极,我和老婆听着郑大哥的描述不
由得心生向往,表示下次假期也要一起去林姐老家,一边享受田园风光,一边操
逼,想想都浪漫。不过老婆却有些扭捏,说不敢在外面做爱。
  看着老婆扭捏的样子,应该是时候在这方面调教老婆一下了。
  我们一会聊着家长里短,一会聊做爱操逼的经验和心得,聊得那叫一个不亦
乐乎,酒也是勾兑过的,酒少饮料多,刚好助兴而不会醉。
  不过喝得多了,难免尿急,老婆被我们左一杯右一杯的灌了不少,忍耐不住,
起身就去上厕所了。
  这时郑大哥小声问我:「兄弟,你下午的时候是不是吃醋了?」
  我见根本没有瞒过去,只得尴尬的笑着,毕竟这显得我有些玩不起,要玩的
是我,吃醋的也是我。
  郑大哥却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大方的说道:「没关系,偶尔有些吃醋很正常,
不用尴尬,你要真的一点都不吃醋,那才有问题,证明你们就是想各玩各的,夫
妻之间没有感情了。那才叫糟糕。而且你吃醋也不是那种很严重的,要是严重吃
醋,那也不适合出来玩。我就是看你不懂,和你说一下,别想太多。毕竟,夫妻
感情还是重要的,别把家给玩散了。」
  郑大哥的确是个良师益友,有他这个朋友玩换妻,的确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
  老婆上完厕所走了出来,看我们交头接耳的,不由好奇道:「你们说什么呢?
鬼鬼祟祟的?」
  「没什么,就是说,我们自从玩开了之后夫妻感情更好了,所以这次才专门
让你好好让他爽爽,报答一下。」我连忙掩饰老婆似乎也是对此很满意,依偎在
我身边,说着我们之间的越来越好的感情。
  郑大哥也说老婆得到他的精液,现在人活得越来越滋润了,越来越漂亮了。
  老婆连骂他臭不要脸。
  我也赞同道:「宝贝你看,以前我们做好多,你差不多一个星期能高潮一次
就不错了,现在只要一做爱,一玩,你就不停地高潮,不停地喷水,多好啊。你
爽了,精神状态就好,我们感情好了,自然心情就好,所以自然皮肤什么的可不
就更滋润了」
  看着老婆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接着说:「你看,你最近吃的都多了,都吃胖
了呢」
  老婆最爱漂亮,一听我说她胖了,立刻翻脸:「不可能,我没胖,我一直都
有运动,健身不可能胖了。」
  其实老婆最近是胖了几斤,但是她原本就十分苗条,所以完全看不出来。不
过我自然要接着说:「那点运动哪里够,走,也聊了好久了,该睡觉了,咱们三
个到床上再运动一会去」说完我抱着老婆就往屋里走,郑大哥一口干掉杯里的酒,
跟了上来。
  今晚要让这小骚货好好尝尝3P的滋味,再有空好好调教调教她习惯外面操
逼,以后也要在池边,在田里,在山上,3P操她。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69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