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月老同人

  看着视频中激情中的二人,耳边不断传出小颖的娇喘和父亲粗喘声,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下去了,疯狂的拿去手能够着的一切东西砸向电脑,用拳头锤打着显示屏,用脚使劲踢着,直到声音彻底消失。电脑的残渣碎的满地都是我才停了下来。

  重新做回椅子上,手流淌的鲜血,脑中一片空白,回想从美国回来的那天。

  从那一天,后来知道小颖发现后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呵呵,这是给我报应吗?

  因为我做出毁灭这个家庭的事情,老天给我的报应吗?」心中有一种剧痛在蔓延,我真的无法去想象视频中的人是我的最爱的妻子,哪怕是昨天的触感,声音,我都希望着是我自己的做梦,是我的幻想。而现实缺实打实的给了我一巴掌,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明白,小颖可以用任何一种方式来报复我,可以当面质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以让我净身出户,让我永远不要再见她们母子,这些都可以,但是,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来报复我。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喜欢淫妻,喜欢把你送别人吗?

  这时我不禁的回想起自己原本的目的,因为我满足不了小颖,因为我身体上的问题,我选择把小颖推向父亲,甚至不惜用药来达到目的,就是无法去想象失去你的痛苦,我怕你离开我,怕你选择别人。但是我错了,爱情不是单单上有情就可以的东西,阴道是通往女性心理最近的地方。所以小颖为父亲穿上了婚纱,我想如果不是我跳出来,他们还会继续下去。继续追求着性爱,因为我永远给不了父亲能给小颖的性爱。呵呵,去你妈的算命的,什么小颖和父亲一时的缘分,你他妈的现在能告诉我这是一时的缘分吗?我和小颖还能走下去吗?我们的未来在哪里?

  这时,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王总,我听到您办公室内有很大的响声,您没事吧」「没事,你不用担心,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好的,王总」

  看着满地的碎片,我苦笑一下,一会让人打扫一下吧,我再次闭上眼睛,思考这一步该做些什么,但是怎么也没有任何办法,小颖现在既然选择报复了,她现在是不会回头的,我现在根本不知道下一步她会做些什么,会再想怎么样去报复我,而且她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报复我,她能为父亲做到哪里地步,证明她爱上了父亲,虽然只是个雏形,只是个种子,终究会长出大树,结出果实,我现在能确定她还爱着我,但是她的心里还装着另外一个人,一个人的心不可能容纳的了2个人,她终究会选择父亲,她终究会彻底离开我。与其这样,我还要苟延残喘继续下去敢什么?

  我做出了打算,我不知道我接下来会到哪里去,但有一点我很清晰,那就是我现在不想在待在这个城市了,这个城市是我的痛苦之地,这个城市充满了我和小颖的气息,我不想待在这里只会让我伤心的地方,在走之前,我都要和小颖重新谈一下。另外我还是希望能把浩浩带走,我还是担心小颖以后万一和父亲在一起,万一等浩浩发现,对他是一种巨大的伤害,最大的对不起,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岳父岳母,再一次让他们伤心了,但是我真是无法在这样忍受下去了。另外还有一个人,我必须和她谈一下,冷冰霜这么大的产业交给我来处理,我确中途离开,虽然她不看重这些产业,但是我这么做,对她不好意思。

  决定下来,我准备起来开始弄,看着还插在电脑上的加密狗,回想起那些视频,我拔下加密狗,放在地上,使劲的用脚踩着,直到把加密狗踩碎为止,这些都不需要了,我希望以后不用再看到让我伤心的东西,这对我是一种折磨。

  打电话给冷冰霜。

  「喂」

  「冷总,我是王景程,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说下,希望你抽出些时间来!」「公司的事情?」

  「不是,是我的个人问题,我希望能和你谈谈。」电话静默了一些时间,「好,今天上午11点我在XX附件,你直接过来」「好,不见不……」「嘀嘀嘀……」还是那么霸道,我苦笑望着已经挂断的电话。

  「李秘书,我办公室里摔碎了一些东西,一会你找人帮忙打扫一下。」「好的,王总,另外王总,人事部的丁主任刚刚找您有些事,不知道您现在是否方便。」我看了看时间,想想还在在走之前把工作上的事情弄好,说到「可以,你让他到会客室等我,我30分钟之后过去找他」「好的」

  「另外下午我这边有事,有什么人找我你先帮我回绝掉」「好的」「另外帮我约一下张律师,我中午12点找他有事。」「好的,王总」

  上午十一点,我准时到XX,冷冰霜已经在哪里的等我了,几天不见,她似乎有点憔悴,我坐在她的对面,她看到,重新恢复了冷峻的面孔,:「说吧,这么急找我?」

  我拿出写好的辞职信,递给了冷冰霜,「对不起冷总,辜负了你当初对我的期望。」看着辞职信,冷冰霜的瞳孔缩了缩,然后问道:

  「什么原因?」

  「我打算离开这个城市,不再回来了,也希望冷总不要再寻找我!」望着我,冷冰霜用更佳冰冷的声音说道:「你走了,小颖怎么办?你的孩子怎么办?你的岳父岳母怎么办?还有你自己的父亲,就这么打算一走了之不回来了?王景程,你是懦夫吗?」

  听到冷冰霜冰冷的声音,听到小颖,父亲,这几个不断在刺激着我的内心的词汇,愤怒不断涌现我的心中。

  「对,我是懦夫,我是个没用的懦夫,我是一个把自己妻子送给别人的懦夫,我是一个打算抛家弃子的懦夫,我是一个眼睁睁看的妻子不断远离自己的懦夫,我他妈的就是一个懦夫,你现在看到了,当初你他妈的就不应该把我拉回来,你把浩浩带回来就可以了,我他妈就是傻逼,我他妈就是个懦夫,你满意了……」冷冰霜皱起了眉头,看着还在发泄愤怒的我,打断我的话问道:「你和小颖又发生了什么?小颖做了些什么?」

  「你管不着,和你没关系,我的辞职信你已经收到了,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没事我要走了。」说完,我打算现在就走,冷冰霜站起来把我按在桌子上,「你放开我!!!」

  「你现在冷静下,你不说清楚,我下次还能找到你。」听着冷冰霜的话,我脑子似乎降些温度,再望向冷冰霜,「你不用再管了,算我求你了,小颖那边我会好好处理的,起码这个事情我会好好和小颖谈谈,最起码会有个解释的,而且她受不了的话,我会把浩浩留给她。而且……」

  或许她已经不需要了,想到这个事实的我感觉眼泪快下来了,冷冰霜看着我,把我松开,

  「你们的家里的事情,我本身是不应该插手,小颖是我闺蜜,你又是我的员工,只要这封信还没交给人事那边,你还是我员工,我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现在你走了,你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小颖当初的样子的我不希望她再出现,如果你坚持要走,我也没办法,希望你能好好想想后果。」「冷冰霜,我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说句实话,我现在真的不希望再待在这个城市,待在这个城市我永远只有心痛,孩子和小颖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另外,希望冷总暂时不要告诉小颖我辞职的事情,希望我和她谈完之后再说」冷冰霜沉思一会,回道:「好,我暂时不和小颖去谈这个事情,等你们事情结束之后,我希望你走之前告诉我一声,我要和小颖谈谈。」「好,这样我也放心,告辞了。」说完,我离开XX。

  第二章——玩耍

  往托儿所的路上,我看着风景,心中慢慢平静下来,在和小颖谈之前,我想先带浩浩去玩玩,和冷冰霜的谈话中,我觉得现在把浩浩带走,万一小颖再想不开,那我没办法走的,而且暂时我对浩浩的照顾也没这边照顾的好,等过一年之后,我再去接过浩浩,起码有一个缓冲期,这样对小颖和浩浩都很好。

  到了托儿所,进去,浩浩和其他孩子正在午睡,我找到值班老师,对她说带孩子有些事情,一会会带孩子回家,老师似乎有些疑惑,但是知道我是孩子的父亲,进去叫醒的浩浩,和浩浩小声的说着,浩浩看到我,有些开心,老师把浩浩抱出来,浩浩跳到我的怀里,问道:「爸爸,你怎么来了,」看着孩子天真的面孔,我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小声的说的:

  「爸爸要出差一年,带浩浩出去好好玩玩,晚一会把你送到姥姥姥爷家,」听听到我说出去,浩浩很开心,蹦蹦跳跳的从我身上下来,「好,和爸爸出去玩」重新抱起浩浩,和老师道了谢。回到了车内。

  问道:「浩浩,想去那里玩啊?」

  浩浩想了想,问道:「那里都能去吗?」

  「那里的都能去,只要浩浩想去的地方都行。」「那妈妈呢?妈妈去吗?」浩浩天真的问道,听到小颖,我心情有些不好,和浩浩说到:「妈妈今天有事情,下次陪浩浩去好吗,今天和爸爸去玩好不好?」听到妈妈不去,浩浩有些沮丧,不过听到下次小颖能去,又开始了起来,「好,爸爸我要去游乐园,好不好」

  看着浩浩,想起这也许是这一年最后带浩浩去玩了,眼泪慢慢的留了下来,抱起浩浩,「好,浩浩说去那里都行!」

  浩浩看着我眼泪下来,马上有些慌张「爸爸,是不是游乐园不能去,不能去我就不去了,爸爸你别哭啊,浩浩不去就是了」我擦掉眼泪,笑着对浩浩说:「爸爸没事,爸爸只是眼睛迷了沙,一会就好。

  走,爸爸带你去游乐园」

  带浩浩在游乐园里玩了一下午,浩浩很开心,我一下午笑声也没断,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这么开心过一样,知道浩浩累的想睡觉的时候才带他离开。

  回到岳父岳母家里中,把孩子送上去,岳母看着我送孩子回来,很惊讶,:

  「景程啊,今天怎么突然带浩浩去游乐园玩啊,我去接孩子的时候,老师告诉我有人提起接走孩子,我还担心,还好老师告诉我你接走了」「没事,今天下午有些时间,突然想带孩子出来玩玩了,」「小颖,你没带她一起去,我打电话给小颖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听到小颖已经知道,我想今天晚上这个事情有结果了,「妈,我没和小颖说,这样吧,我有些事情,一会要去过个饭局,现在先走了。」岳母有些疑惑我说的话,一会说有空一会有说有事,刚想到底怎么回事,不过被浩浩打断了,浩浩知道我要走,冲过来抱了我一下,说到:「爸爸再见,下次还要带我去游乐园,和妈妈一起!」我抱起孩子「好,下次再去。」说完,和岳父岳母打了一声招呼走了。

  走到楼下,望着岳父岳母的房屋的灯光,我长叹一口气,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小颖。

  「喂。」小颖一声有点沙哑,我感觉小颖的声音不太对头,也不管那么多随后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家里,浩浩呢?」

  「浩浩送到爸妈这里了,你在家里等我,我找你有些事情。」沉默了一会,电话电话传出了小颖的声音「非要今天吗?」「对,就今天,我现在到家和你说。」随

  后我挂点电话。望着天空漫天的星辰无言。

  最后的事情了,希望今天能结束这一些吧。

  ……

  回到家中,小颖一个人坐在饭桌前,饭桌上做好了几个小菜,都是我爱吃的菜,但是一点胃口都没有,听到我进屋,小颖回头看我,说到:「你回来了,我把饭菜热一下」

  说完准备去端菜,「不用了,我不饿,他在家吗?」小颖对我说的「他」开始不太清楚,突然反映过来,脸色苍白了起来,说:

  「父亲在房间里」

  「你先在这里坐会,我先找他出去,你会再找你。」听到我叫父亲出去,小颖脸色越来越惨白,双手也有些颤抖。

  直接进去父亲的房间,父亲正坐在床上,我看着他:「你出去,我有事要和小颖谈。」父亲听过我这么说话,楞住了,然后不敢再看我,从家里出去了。

  我来到小颖对面,看着小颖面孔,还是那么的美丽,但是已经不属于我了,现在的她属于父亲,我也不再想要拥抱属于父亲的她。

  「小颖,我们结婚多久了」听到我的问话,小颖的不知所措,我没有理会她的,再说到「好像快8年了,我都快不记得了,原本以为能和你长相厮守下去,谁知道中途遇到了一些这些事情。也是老天保佑,我们都找了回来,就好像老天希望我们的缘分不断……」

  听到我的自言自语,小颖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我定了定神望向小颖,「但是现在还是结束吧,我希望这样的结束了,这对我们双方都是个解脱。」听到我说到这里,小颖彻底呆住了,脸色苍白的好像好无血液,我没有再说话,也不再望向小颖,只是重新看着这个家,看着这些充满回忆的东西,每一件都是我和小颖的挑选,每一件充满了我和小颖的美好,记得当时选择的时候,小颖每一件都是细细的挑选,每一件都是对比着好几个家来选择,看着她选择对面我还是心疼她,告诉她以后不喜欢我们可以换的,她却告诉我这些东西她希望能用一辈子,就和我们一样能过一辈子!

  唉,小颖啊,我们还能这样下去吗?小颖还没有说话,我连她呼吸的声音的都听不到,望向小颖,她一动不动在那块,好似块石像一样看着我,但是眼神中没有焦距,看到小颖这个样子,我心中有些不忍,但是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父亲的房间,心中的不忍立刻转化成愤怒,再看向小颖,又转化成悲哀和伤心。但是有想起一切的事情都是我造成的,是我逼小颖和父亲成了这样的的时候又感受到阵阵悔恨,如果不是我执意如此,事情恐怕不会成这样吧,小颖还是我的妻子,父亲也不会去想小颖。

  我叹了一口气:「小颖,事情成为这样的,的确是我的错,我是罪魁祸首,但是我的确满足不了你,而且你已经不是爱我一个人了,你爱上了父亲,一个人心里不可能有两个人,而你迟早会远离我,最终爱上父亲,我不希望看到哪个时候,我选择放手,我不想把你捆住在我的身边,」说完,我再看向小颖,小颖还是没有回答我,只是呆呆的看着我,还是没有理会我,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似的,我拿起脚边的手提包,拿出中午律师拟好的离婚协议书和笔,这时看到了我手中的戒指,深呼气一下,拔下了这个陪伴我8年的戒指,放在了桌面上,这8年来,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没有拿下这个戒指,但是现在已经不需要了,它只会让我愤怒和悔恨。

  看到我拔下戒指,小颖身子晃动一下,我没有理会小颖,把离婚协议书和笔递给了小颖,小颖没有理会我,还是呆呆的看着我,我叹口气,放在了小颖的面前,「小颖,你看看吧,这是我找律师拟好的离婚协议书,财产方面我这边还有38万,你那边应该还有6万,我拿走6万,房子车子,这些我都不需要,我留下给你。至于浩浩……」

  我顿了顿:「浩浩现在还很小,我现在也不打算让他怎么考虑,现在这边的环境都适合他,爸妈那边照顾浩浩我很放心,等他8岁之后,他八岁之后,我会让他选择,是跟你还是跟我。这些你没有的话就……就,签字吧!」这时,小颖空洞的声音清晰的传达给我「你拿走吧,我是不会离婚的。」第三章——对质

  听到这句话,我楞了一下,随后愤怒不断涌现出来,我啪起桌子站起来:

  「曲颖,你是什么意思?难道要我当你明面上去的丈夫吗?他作为你暗地里的丈夫吗?」

  小颖听到这个句话,睁大眼睛望向我,似乎不敢相信这是我说出的话样子,随后眼神又弱下来说到:「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不想离婚!」「不想离婚?昨天做出的事情你不是已经告诉我了,你打算离婚了,你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了?但是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你不愿意离婚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报复我?报复我促成了你们的好事?」

  「难道你没有错吗」

  小颖突然大叫道:「是你把我推向给你父亲,是你下药给父亲让他*奸我,这满屋的监控是谁做的?你还监控我们,看着我和你父亲做爱,这一切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你不是喜欢看着我们做爱吗?我现在随你的意思不行吗?你不满意吗?」

  听到小颖这样的说话,我的愤怒彻底变成了冰冷,感觉有股寒气冲向我的心脏,再冲向我的大脑,这时我不想看小颖,我闭上了眼睛,小颖还是在说道:

  「对,我是报复了你,难道不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在先,你把我推向父亲,你有没有考虑我的感受,我只想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你却把我逼成了这样一个荡妇。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错?你现在承受不了了,就打算这样一走了之。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现在打算走?你……」

  我重新睁开眼睛,眼睛冰冷的望向小颖,小颖看的我的眼神突然间停止了说话,「小颖,这就是你的心里话吗?」

  小颖似乎被我的眼神吓到了,没说话,我重新说到:「对,这一些都是我造成的,可你又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这么做?你不是在搜淫妻癖吗?你以为我真的淫妻吗?阿!!!」

  我咆哮的吼着小颖,「我他妈的是个废人,你在我旁边自慰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他妈是个连妻子都满足不了的男人,呵呵,妻子在自己丈夫旁边自慰。世界上有那个男人这么样做的啊。」我眼泪开始流下来了,「可是我做不到啊,那一年我动完手术,身体就一直没有性欲,每次你在旁边自慰的时候,我内心都是在煎熬啊,我根本做到啊,你知不知道我自己有多么悔恨吗?」

  「作为一个丈夫,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去满足,我知道爱情不是单一的生活能满足的,它也需要性,我怕你终有一天会离开我,」「所以我选择父亲,因为父亲也有那个需要,而他也不会选择夺走你,不会要求你爱他,他只是希望你的身体,而你也能满足。」「可是我错了,一个男子在女人身边怎么会只希望拿到女人的身体啊,他也越来越希望能得到你的爱,他不满足只是得到你的身体,他希望你能身心都归属他,而你,因为他的温柔和床上带给你的快感逐渐的为他开放你自己的身体,直通女人心理的地方是阴道,在你逐渐放开身体的同时,你也在放开自己心。」「记得我们结婚纪念日吗?我的确是故意不会家的,因为我想看看你是不是已经爱上了他,而他,去买了礼物送给你,还说是帮我送的,我想你知道不是我送的,因为标签在上面,你知道我买东西都喜欢有标签在上面,你以为他是为了安慰你,忘了撕掉吗?我告诉你,他一直都知道我会撕掉,因为这是他交给我的方法,他一直都知道我的习惯,我会拿走标签的习惯。而且他也有这个习惯,这个时候我就知道,他在要你的爱,要求你爱上给他。」「后来,我开始阻止你们在一起,并且帮他找老伴,因为我希望你们不要产生爱情,那样你会永远的离开我,那时,我还觉得一切都来到急,可是我又错了,你还是爱上了他,我故意说我出差,看看你会怎么选择,而你还是去了他的身边。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会为他穿上婚纱,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已经离开我了,你的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颓废的坐回了椅子上,「到了你有性瘾病的时候,你的身心就不断在向他靠拢,记得我带你第二次去医院吗?医生告诉我,你已经好了,可是你的样子告诉我,你不需要好,所以我后来提出了让你们两个断掉。」我重新望向小颖,发现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当你发现一切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点侥幸,希望你和父亲彻底断掉,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但是当我看到监控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你已经属于父亲,而且是真真正正的属于父亲。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竟然会选择这样报复我,我已经绝望了,我不希望在这样下去了,因为怕失去你,所以我这样选择,可是我还是错了,我还是失去了你。

  所以……」

  我望着小颖说到:「让我解脱吧,小颖,我真的不希望这样下去了,我受够了。」

  小颖流着眼泪看着我,「老公,穿上婚纱只是希望给父亲一个结局,性瘾的时候,我真的是和父亲做的有些忘乎所以了。那欲望在控制我了,当你说出当我断的时候,我的确犹豫了,因为那快感太难以忘却了,但是我还是选择和你在一起,因为我不爱父亲,他不会陪伴我一辈子,当我知道一切的真心的时候,我真的很恨,恨你造成了这一切,我去查询,就是怕你有心理上有问题,但是有又很你,所以我报复了你。但是我真的还爱着你啊……」小颖说到完后,就扑在餐坐上不断哭泣着。

  听完小颖说的话,望着小颖,我笑了,说到:「小颖,你已经还有发现吧,你只是在说你还在爱着我,却没有说你爱不爱父亲。你已经爱上了父亲,只是你自己不敢去承认罢了,但是,我知道你终究会离开了,彻底爱上父亲,我们双方放手吧,这样对我们双方都好。」

  小颖哭泣停住了,抬起头重新看着我,眼泪还是不断的流着,眼神空洞的有些凄惨:「我真的没有爱上父亲,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啊,我需要的只是父亲的性能力。为什么你就不相信我呢?为什么,为什么……」看着这样的小颖,我的心好痛,但是我也知道,我现在不断掉,将来只会给双方带来无限的痛苦,甚至于我对小颖会产出怨恨,这样下去我们还会影响到浩浩。定了定神,重新对小颖说:「签字吧,小颖,我已经决定好了。」听到我这句话,小颖明白了我不会改变我下决心不会改变,这是小颖眼神坚定的重新往向我,「王景程,我也告诉你,我不会签字的,我死也不会签这个字的。」

  听到这个话,我很无奈,我知道我可以起诉小颖离婚,但是我不希望闹到这样的地步,如果小颖坚持不签字的话,我只能起诉离婚,但是这样需要两年,这个周期太长了,但是我也需要这样做,「小颖,如果你不签字的话,我只能起诉离婚,并且我们分居两年后,我们还是会离婚的。」听到我这么说,小颖愣住了,对着我哭泣的说:「老公,我求你了,我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真的没有爱上父亲,我只是把他当成能解决我性欲的人,我真的求求你了,不要离婚,我不要离开你……」

  我叹了口气,和小颖已经没法再谈下去了,「我看今天我们也没法谈了,你考虑一下吧,我明天再过来。」

  转身走到门口,这时背后一下,小颖冲过来抱住了我,哭泣的说到:「老公,你不要走,真的你不要走了,我错了,我求求你了……」小颖抱的很紧了,我又怕伤到她,没敢太用力,只能说道:「小颖,你放手吧,我会回来,但是我不会再待在这个家里,也不会待在你的身边。」。「不,我不要,我求你了,老公,别离开我。不要离开我……」在我们僵持不动的时候,门打开了,父亲回来了,他看到我们这样,似乎有点惊讶,然后听到小颖的哭泣声,突然怒气冲冲的对我说:「景程,小颖怎么哭成这样。你这么把小颖弄哭成这样。」说的间还打算去看看我背后的小颖,我看到好像在护妻子样子的父亲,想起昨天小颖和父亲在我身边的激情,留恋和心软瞬间消失,对父亲大吼道:「滚,管你他妈的什么时候,你是谁,你有为什么资格去问,给我滚。」

  说完,然后强行挣脱小颖,小颖被的倒在了地上,打开门转身对着小颖说到:

  「我明天会再过来,曲颖你好好想想,最好把字签了,这么双方都好过。如果不行我会去起诉,这个婚我是离听到。」

  听到我离婚,父亲的眼神突然亮一下。我用余光看到后,转向对他吼道:

  「你做的事情我永远不会忘记,你是个人渣,得到了儿媳妇的身体还是不满足,还想要心,我告诉你,从今天起,我们两断绝父子关系,以后见面是仇人。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听到我这么说,父亲的脸色瞬间变的煞白的起来,连身体都在不断的颤抖。

  小颖还打算站起来,看到我已经走出门,也顾不得起来,爬着抱起了我大腿:

  「老公,我求你,我真的不要离开你啊……」我挣脱开小颖,转身离开了,后面不断传来小颖的哭泣声和呼喊着我的名字。

  第四章——自问

  走下楼后,我长呼一口气,回望那片灯光,客厅的灯还在亮着,这时或许父亲在安慰小颖吧,想到这里,自己的妻子被另外一个男人安慰,我流露出苦涩的笑容,唉,到了这一步,我已经不打算回头了。小颖,我们终究还是缘分尽了。

  到了一家宾馆,我租了一间房间。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动,明明明天还有接受更多小颖的眼泪的洗礼,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脑中一会在回顾这8年的小颖的各种面孔,和我在一起开心的小颖,和我在一起看韩剧哭泣的小颖,和我吵架后难过的小颖……这些倒影想在是看电影一样,不断的从我的脑子出现,是啊,这几年都是小颖的回忆,每一次我回到家,小颖都做好美味可口的饭菜,浩浩嚷嚷着爸爸什么时候回来,自己都饿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啊。这个家已经散了,小颖已经不属于我了,她不会和我在一起共赴未来了。

  我想起了浩浩。「浩浩呢,浩浩怎么办,他还怎么小就没有了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我和小颖强行这样下去真的合适浩浩吗?我不可能永远待在家里,万一浩浩看到了小颖和父亲的丑事,就算他还小,不知道这个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是浩浩迟早会长大的啊,那个时候给他的伤害更大,我又能忍受的了小颖无至今的报复和背叛吗?小颖下去终究会放弃我选择父亲的。我留下来苟延残喘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眼泪不断从脸颊流下。

  「浩浩,对不起,不是爸爸不想给你一个完整的家,是因为爸爸实在是受不了了,这样家只会给我带来无尽的痛苦,我怕我将来会受不了,终究杀了父亲和小颖,那样对你的伤害更大。所以,我只能选择放手,但是你用担心,爸爸还是会回来多看看你的,你是爸爸的好儿子,爸爸会想你一辈子的。」「爸妈,我要还是选择离开这个城市了,恕我不能照顾您二老了,您二老给我太多的东西了,是您二位给我一个农村来的小伙子多少的照顾,我一直都记在心上,就算我和小颖离了婚,您二位还是我的爸妈,但是我真的不能再选择留下来了,留在这里我的心好痛,我怕我受不了。我会回来看您二老的。一定会的。」望着宾馆的天花板,淡黄色的暖色配合的光线很柔和的照射着我,我心中不断回顾对浩浩和岳父岳母的愧疚,但是决心也越来越坚定。也许是我的报应,因为我造成这样的事情,促成了小颖和父亲,老天给我报应,我丧失了自己的家庭,失去了自己的妻子,不能再看到可爱的孩子,不能去见我对恩重如山的岳父岳母,因为我这么选择了,所以造成我失去了一切。

  这个时候,我很恨父亲,我恨父亲为什么一点要得到小颖的心,难道得到小颖的身体还不够吗?甚至配合小颖一起报复我,你是我的父亲啊,为了得到小颖的心,你不顾一切,甚至拿生命去拼,就是为了得到小颖的心,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啊,你把小颖夺走了,我该怎么办。浩浩怎么办,难道要浩浩叫你爸爸吗?我恨你啊,你是个畜生!!

  想到这里,怒火和悲伤不断在涌现,我坐起来,对着墙面使劲的捶打,红色的鲜血不段的从我的伤口中流出,双手不断有痛处传达到的身体,但是心中的痛痛到压到我手上的痛,我大叫了,然后的脱力似的重新倒在了床上,手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我不愿意理会,我感觉只有让这些血全部留干我才觉得舒服,只有这样我才能放弃属于他给的我血,我才能下顶决心杀了他!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睡眠,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先生,你好,我是XX宾馆服务员,有客户反映说您这里有捶打声传来,请问您没事吧?」我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些头晕,我看了看手,手上的血已经结血壳,但是流下的鲜血了两个大大红色的圆,印在白色的被单上,有些恐怖。敲门声还在传来,

  「先生,您没事吧,请您回答一下,先生……」「我没事,我刚刚在休息,不要在敲了。」

  听到我的声音,敲门声消失了,「好,您没事就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没事,另外,麻烦你叫一下阿姨打扫一下我的房间,我弄脏了被子,麻烦叫她帮我换下。」

  「好的,请您稍后。一会阿姨回过来打扫的。」脚步声渐渐离去。我看着墙壁和被子,有些苦笑,应该叫她帮我换个房间的。

  10分钟后,敲门再想起,「您好,请问是您需要更换被单吗?」我打开门,面前是一位四五十岁的阿姨站在面门口,脸上带有一些沧桑,「是的,麻烦你这边把我更换一下被子。」阿姨应了一声走了进来,看到墙壁上两个血红的印子和在被单上的血迹,面色有些变化,回过头看到我的双手,面色恢复了平静,没有说任何话,转身拿了被单准备更换,我坐在椅子上,想着明天何如和小颖的谈话,没有任何头绪,而且小颖很可能不会同意,那是我该怎么办,和小颖分居后再离婚吗?两年的时间太长了。

  正当我思考的时候,这时阿姨传来声音:「小伙子,有什么时候也犯不着伤害你自己,身体还是你自己的。」

  听到阿姨突然说话,我楞了下,阿姨没有理会我,继续说道:「小伙子,有烦恼就要去商量,与其在这伤害自己,你不如去想想如何更好的解决问题,你伤害你自己,始终是让关心你的人伤心。」

  「关心的我的?我还有吗?」我苦笑的说了句,原来关心的我人是有的,可是我一下子都失去了,阿姨听到这番话有些惊讶随后又说到:「现在你觉得没有了,只不过是你没有看到罢了,而且就算你没有,生活还是要走下去的,去多多寻找吧,你总能找到的。就像问题在哪里,总要去解决的。」这时被子换好了,阿姨拿这换掉的被子准备出门的时候,我站起来,对阿姨说到:「谢谢您。」阿姨没有理会我,只是拿了东西离开了。

  我从新坐会椅子上,是呀,不管怎么样始终要去解决啊,哪怕是2年也要这么做啊。我走出门,找了间药店包扎了伤口。回到宾馆休息了。

  第五章——决断

  第二天,我醒来,时间已经到11点,装扮好之后,我打电话给小颖,电话声响了三下电话就接下来了,「老公,你在哪里啊。」小颖声音中带着焦急和慌乱,我没有理会,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在家里,老公,你在哪里啊,我去接你好不好。」「不用,我一会就到家,你在家等我。」听到我直接回家,电话没有传出声音来,我也没有继续说话,过了一会,电话传出声音:「老公,我在等你。」说完电话就挂了,这声音中带有绝望的气息,我感觉不太对头,我怕小颖会再做出自杀的事情,考虑一阵,我到打车到了托班所,和岳母打了个电话,说想接浩浩回家过来住,我和小颖也好照顾他一阵,岳母听到我这么说话,很开心,觉得对我和小颖都很好,就同意了,我到了托儿所,接回了浩浩,浩浩也很开心,一个劲的蹦蹦跳跳的。

  到家后,小颖不在家,父亲也不在,正当我打算打电话给小颖的时候,小颖打开门进来了,手提着菜,面色很苍白,瞳孔有带有血丝,浩浩看到小颖,跑着过来抱住了她,说:「妈妈,妈妈抱抱。」

  小颖没想到我会把浩浩带过来,但是看到浩浩,把菜扔下来,抱着浩浩,眼泪不断的留下来,看着这幅场景,我的心里很痛,又有些欣慰,浩浩看到妈妈哭了,也急着问小颖怎么回事,小颖怎么哭了,小颖重新看着浩浩,说道:「妈妈没事,只是感觉好像好久没看到浩浩了,妈妈看到浩浩很惊喜,」浩浩看着小颖,又抱着小颖,说:「妈妈你忘了,我们上个星期才见过的,妈妈你记性不好。」

  「对,是妈妈记性不好,妈妈买了好多菜,妈妈做好吃给你好不好。」「好,我好像吃妈妈做的饭啊。」小颖重新望向我,「老公,你吃了吗,没吃我做饭给你好不好。」

  我本来不准备再待多久的,打算和小颖谈完就直接离开的,因为真的不想待下去,但是看着小颖眼泪汪汪的样子,实在是狠不下这个心肠,点头同意了。

  这顿饭浩浩吃的很开心,做的都是我和浩浩爱吃的东西,我没什么胃口,小颖也没吃多少,小颖看到我手上的包扎,想询问我怎么回事,我望了她一眼,她张着口没有说话,饭后让浩浩回房间午睡后,小颖也收拾干净了,重新坐到餐桌上,示意她也坐,看着我的面色,小颖有些颤抖的坐下来了。

  我掏出今天上午买好的香烟,拿出一根点燃后说到:「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小颖没有理会我,问了句:「为什么带浩浩过来。」「没什么,只是想陪浩浩和你吃一次饭。」这也是最后一次,我心中叹道。

  小颖看着我的脸色,身体的颤抖还是没有停下来,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

  我吸着烟,吸的很快,以前是不会抽的,觉得香烟终究对身体不好,但是我最近才发现,烟是个好个东西,能让我缓解一下心中的痛苦。

  「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再次询问的。

  小颖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然后停下来,用空洞的声音说道:「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我不会离的。」

  我按掉烟头,重新掏出一根烟点燃,因为抽的太快,呛到了嗓子,开始剧烈的咳嗽,小颖看到我这样,立刻准备站起来过来看看,我抬手示意她用不过来,她楞一下重新坐下去了,我咳嗽完之后,把烟按掉后,望向她说道:「小颖,这又是何必呢?」

  「……」

  「你知道的,我们的爱情迟早是会消失的,你终究会彻底的爱上父亲。你这又是何必留我下来呢。」

  「……」

  「说真的,我可以现在起诉你离婚,但是没有那个必要,这样对你的名声不太好,虽然我不干涉你的未来,但是夫妻一场,我希望你能好过。」小颖还是没有说话,我叹了一口气,再次劝道:「现在你留下我,又有什么意义的,你的心里放着两个男人,小颖,我知道你,我知道你终究会选择离婚,因为你是个任性的人,当你知道一切后,你会想着去拥有。但是啊,我不会能这样下去的人,这样对我是一种伤害,而且将来对浩浩也是一种伤害,你为什么就不能让这个伤害缩小到最小呢?」

  「……」

  「你和父亲我真的不想再去管了,我昨天也和他说过了,我和他断绝父子关系。我选择放手,你为什么就不能一样放手呢?」看着小颖,还是不肯说话。我没有任何办法,再次拿出香烟,准备点燃时,小颖的声音传了过来了:「别抽了,你不会抽烟,不要再伤害你自己了。」听着小颖的话,我苦笑着,没有理会,点燃了香烟,现在它是能让我缓解心中的痛苦的最佳良药。

  看到我没有理会,小颖缓缓的说道:「老公,昨天晚上我很想了很久,我真的不希望离开你,我真的爱你,没有爱上父亲。我只是把父亲当成缓解我的性欲的良药,只是爱上他带给我快感,我重头到尾就没有想过和他过一辈子,我爱的人一直都只有你一个,可以说父亲只是我一个自慰器,你是我的爱人啊。」我听到小颖说的话,沉默了一会问道:「小颖,你确定你没有爱上父亲吗?」小颖听到我的问题,有些意外,但是还是马上说到:「老公,我真的没有爱上他,我……」

  「但那个是不可能的!」

  我打断小颖的话头,说到:「我昨天已经和你说过了,如果你不爱他,你是不会为他穿上婚纱的,记得你之前说每一次吗,你每一次都是说这个最后一次,但是那一次又是真正的成为最后一次?就想两个相爱的人,能一直忍受不和他见面的痛楚吗?」

  我吸了一大口烟,「小颖,你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你说你不爱父亲,那只是现实和我的因素招致你不敢去承认罢了。你现在心里已经有个影子,那是父亲,不然你不会做出那么多的事……」

  「我只是想报复你啊,」

  小颖突然打断我,哭着大叫道:「我只是想报复你啊,我只是希望你能爬起来,打我一巴掌,然后揍着父亲让他滚啊!」

  小颖抱着头,哭泣道:「我希望你爱我,不是看着我和父亲做爱啊,可是你呢,你为什么没有站起来,喝醉了?那只是你的借口,你为什么没有站起来啊,为什么没有给我一巴掌啊,为什么你从头到尾没有过来夺走我啊。」听着小颖吐出的真心话,我觉得很悲伤,我们似乎总是错过,总是越走越远,我希望那场一张梦。一场小颖不可能在我面前表现的梦,而小颖,她希望我能站起来,重新夺走她,哪怕是这样做可能会彻底失去我,她还是希望我能去夺走她,可是呢,我们还是错过了,我的懦弱和不敢相信,小颖的希望和期盼,我们都在背道而驰。

  看着哭泣的小颖,我知道她已经被夺走了,从她为父亲穿上婚纱的那刻,从她和父亲同床疯狂的那刻,从她选择报复我愿意为父亲做任何事的那刻,我已经失去她了,她的心已经有了父亲的身影,而我终将会彻底消失,我觉得我们应该拉下一个结局了:「小颖,我们离婚吧!!!」第六章——暂束

  我原本以为我的心已经麻木了,但是在听完小颖说出期盼的时候时,我才知道我的心原来还会疼,当自己说出终结的话语,我内心就好像是在撕裂一般,疼痛感在不断的加剧,我大口的呼吸,仿佛只有这个能缓解我的疼痛感。而小颖的哭泣声更加的凄惨。

  时间在小颖的哭泣中度过,我的呼吸渐渐平缓过来,按掉香烟,重新抽出一根点燃后,我再次望向小颖,手亲不自禁的伸过去抚摸着小颖的,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希望她哭成这样。感受到我的抚摸,小颖渐渐的停止了哭泣声,抬起头,把我的手帖在她的脸上,闭上眼睛笑着,好像感受到了幸福一样。我没有说话,只是在看着她,时间在流逝着。

  时间似乎过了很久,我看着小颖,知道该终结了,轻声说道:「小颖,放手吧。去追寻你自己的幸福,我不是能带给你幸福的人,父亲也不是,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找到自己的幸福,去找一个能给你带来幸福的男人吧,我是个懦夫,但是我希望你能过的好。」

  小颖没有理会我,只是拿着我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一动也不动,但是笑容在慢慢消失,我知道小颖会做出自己的选择,8年来的时间,我很懂她,就想我明白她始终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这也是我爱着她的理由。我喜欢看她倔强的脸,微笑的脸,哭泣的脸,各色的面貌组成了我爱的小颖,但是我终于失去她了,这是我自己的罪孽。

  小颖没有理会我,只是笑容不见了,脸上慢慢出现了愤怒,拿着我的手也在不断的用力,指甲在慢慢刺进我的手,鲜血从的我伤口慢慢渗透出来,我没有任何动静,只是把手放在她的脸上,看着我的血慢慢沾满小颖的脸。这是,小颖突然睁开眼,咬住了我的手,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隐约的一丝悔恨,我没有抽出自己的手,我觉得这个痛处和我罪孽相比还不够,但是也能缓解一些。

  血顺着小颖的脸滴到了桌子上,小颖眼中的愤怒慢慢消失了,悔恨在充实着她的眼睛,眼泪又开始落下,慢慢的松开我的手,重新贴到脸上,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相信我呢,为什么我变成为这样的女人呢,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了,和自己公公乱伦,伤害自己的老公,破坏自己的家庭,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不一开始就过来夺走我啊,为什么,为什么……」看到小颖这样样子,我心脏痛的快受不了了,是我造成了这一切,我让小颖成为这样的女人,为什么我不一开始和小颖说清楚呢?唉,世界上终究是没有后悔药的,既然发生这一些,是我面对就该去面对的,深吸一口气,重新对小颖说到:「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造成这一切,是我破坏了家庭,小颖,你可以把一切的罪过都推到我的身上,你可以恨我,但是我希望你自己去找你自己的幸福,我会离开这里,从此不再出现在你是生活里,你好好的,不要再和父亲在一起了,找个好男人嫁了吧。」

  「你知道我幸福是什么吗?」

  小颖抬起头从新说到,眼神中透出幸福感的说到:「我只是希望有个爱我的老公,我爱的孩子,和睦的家庭,家贫也好,家福也好,我只想照顾他们两这样过一辈子。」

  这时候,小颖的眼神又灰暗了起来:「可是我在一瞬间失去这一切,就在我和公公打开乱伦的大门,就在我为了欲望和自己的公公乱伦,我就失去这一切,失去自己的丈夫,失去一个美好的家庭。但是。」小颖突然坚决的望着我:「老公,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不管你做什么。我不会离婚的」

  望着这样的小颖,我很无奈,她还是没有放手,没有放下自己的执念,那我只能选择最后的打算:「小颖,既然你还是不肯放手,我只能起诉离婚了。我们到时候再见吧。」说完,我站起来,小颖看到我站起来后,没有理会,只是再口里喃喃说道:「我不会离婚的,不会离婚的……」回到房间,浩浩还在睡觉,看着他熟睡的样子,我很不舍得,我希望把浩浩带走,但是浩浩必须留在小颖身边,因为这是留给小颖最后的一道安全。有浩浩在,小颖不会去寻死,在我离开后,她还是要振作起来照顾孩子和老人,而且浩浩在这边也很好照顾,和我孤零零的在外面飘荡,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暂时留给小颖和岳父岳母在,她们照顾他我也很放心,等我2年后在其他城市稳定了,再让浩浩自己选择。

  考虑好后,我拿出自己很久不用的大旅行箱,整理着自己的东西和衣物,这个家已经没有我留恋的地方了,留恋的人已经选择了别人,那留恋的东西也不在需要了,看着这些衣物,基本都是小颖帮我挑选的,每次都是她说那件适合我,那件不适合我,件件衣服都带有小颖的气息,我很想不带走这些,因为怕带走后穿着这些衣服心会痛,但是换个地方,我身边的衣物不够,再加上我只算带6万离开,能节省方面还需要节省。

  收拾好后,我拿出今天在银行取走6万元后还剩余32万的银行卡,放在了小颖的床头柜上,回到了客厅,小颖还是在哪里愣愣的坐着,嘴里念叨着什么,我没有理会小颖,走到门口,准备离开时,小颖突然抱住了我。哭泣声再次传给了我:「老公,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好吗,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要离开我好吗?你以后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了……」「放手吧,小颖」

  我打断小颖说到:「一切都需要去面对,我不是能给你的幸福的人,留下双方,对大家都不好。」

  「不,我只要你,我只要你别离开我」小颖哭泣的说道。

  小颖的眼泪打湿了我衣服,我知道这时候不断,留下上只会是双方的痛苦,小颖现在只是承受不了自己爱上别人毁灭自己家庭的罪孽,她不肯放开我只是想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而小颖终究会明白过来,到那个时候,双方的痛苦怕是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忍受的地步了,我狠下心,挣脱开小颖,打开门走了,小颖还想过来抓住我,但是似乎刚刚被我给摔痛了,脚有些站不起来,而我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家,一步也没回头。

  第七章——离开

  走下楼后,我拿起电话联系了冷冰霜:「冷总。我现在准备离开这个城市了,小颖那边我已经和她谈完了,你现在去见见她吧。」「小颖现在怎么样?」听到我离开,冷冰霜的话语更加冰冷,「王景程,小颖现在在哪里?」

  「小颖现在在家里,你自己过去看她吧。」

  「你现在就打算走?你就不怕小颖寻短见吗?」「没关系,」我望着天空说到:「浩浩在家里,这个是我给小颖留的安全锁,浩浩在旁边她是不会去自杀的,她不可能让浩浩同时失去父亲和母亲的。另外,也麻烦你好好照顾她,我现在要离开了,不能再照顾她了。」「同时失去?王景程,你为什么意思?你这是不准备再回来了?」听到我说这句话,冷冰霜疑惑的问道,「我会回来,我和她也要拉个终结。再见。」说完,我挂断了电话。剩下来只有一个人要去见了。

  上到了小岛,我走在路上,我知道他一定会在这里,他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只有这里,走到门口,推开门,他还不在,我坐在板凳上,抽出香烟点燃,慢慢吸着,抽灭了一根又抽出一根点燃,等抽到第12根烟的时候,父亲出现了,看到我,他很惊讶,然后有一些慌张的说到:「景程,你来找我了。」我没有理会他,继续抽着香烟,当烟抽完之后,我转向父亲说到:「你是我父亲吗?」

  父亲听到我说这话有些疑惑,我没有理会继续说到,「你是我父亲,我有做什么对你不孝顺的地方吗?为了照顾,我把你接过来,就是希望你好好享享清福,你就这样对待我的?夺走我的妻子的身子还不够,还想连心拿走,你对的起我吗?

  你对的起我死去的母亲吗?」

  听到这一声声质问,父亲的脸色带有难看,他缓缓的说到:「景程,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知道我,我也是个男人,开始我还能控制我自己,不过我控制不住了,后来我的确把小颖当成了我自己的妻子……」还没说完,我忍不住了,我站起来一拳把他打到:「她是你儿媳妇,你有没有想过我,天下那个父亲会做这样的事情,你他妈准备让浩浩叫你父亲吗?啊,我真是没想到,我竟然有这样一个父亲,你还真是贪心不住啊,你想要小颖的身体,而小颖也有那方面的需要,我这个王八我也就忍了,是我自己满足不了,你他妈为什么一定要小颖做你的妻子啊,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的儿子啊,你想过我死去的母亲吗?」

  我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脸上,直到打的他鲜血满地,我没有再打他,说到:

  「你不是我父亲,你是个人渣,畜生,我不会再当你是我父亲,你也不要再去见我的母亲,你不配见她,你敢去的话我是不会放过你。」说完我转身离开了。

  带着行李,我再次去见了张律师,和她客套一会,我说出了我的打算,虽然之前帮我拟抄了一份离婚协议,但是她还是有些惊讶,劝着我说还是好好考虑清楚,毕竟夫妻这么多年都过去,又何必因为一些事情而错过,问我需不需要再考虑一下,因为毕竟我是单方面离婚,她知道小颖肯定是不同意,而且我又几乎是净身出户,觉得我们还有希望,我很感谢她,但是我告诉她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不会再有其他考虑了,她没办法,我写好了全权委托书,和她说如果小颖不肯离婚,你就帮我按照两年分居后操办,我两年后会回来的。她问怎么联系我,我告知两年后我会回来的,其他时间就不要联系我了。(有个小BUG,我不知道起诉离婚第一次出庭需不需要本人出庭,而且分居流程这个2年怎么判断我不清楚,所以就打算这样操作,请见谅哈。)

  到了火车站,我拿起回老家的火车票,坐上了火车,看着路边的风景,我的心却静不下来,因为我要去见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能给我带来温暖,但是我也害怕见到她,因为我没有照顾好父亲,现在放弃一切准备离开。我很害怕见到她,但是这一切都需要去见,因为这是我的罪。

  回到老家。我找了个宾馆住,没有惊动乡里的人,也没有去老家住,我不想去那里去,因为那里原来是父亲住过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让我恶心。第二天,我买好一些贡品,回到了那个让我温暖却让我害怕的地方,跪了下去,叩头下来,说了声:「妈,对不起!是儿子不孝,这么久没来看你了。对不起,对不起……」这是再也忍不住了,眼泪不断的流下来,我大声的哭泣着,只有在这里我才能这样哭泣。

  哭了好久后,我的腿有些酸痛,我重新站起来,看着母亲的墓,我很久没来这里了,除了以前父亲还在老家的时候,每年过年过来看看,其他的时候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后来接父亲过来后,就更没有来过了,我觉得很对不起母亲。

  「妈,我知道你会怪我,这些年来,没这么过来好好看看你,浩浩这么大了,我也没有来带孙子让你扫扫墓什么的。」

  我点燃香烛,放在墓前,轻轻的说道:「妈,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看看你的。

  我过两年,我会带浩浩也一起过来看看你的。」「爸我不会再让他来到这里的,他是个畜生,他毁了儿子的家,我恨他,我已经给他我能给的一切,为什么他一定要小颖的心,为什么。他不配做我父亲。

  我恨他,但是我不能杀了他,因为他是我父亲,我身体里还是流着他的血。但是我不会再去见他,我怕我忍不住杀了他。我恨他,但是浩浩也不能有一个杀人犯的父亲,我怕我一旦动手,浩浩会成长在流言蜚语中,妈,你也不希望浩浩这样成长下去吧。所以为了浩浩,我会忍,我会忍下去。」说完,我没有再说话,坐在墓碑边,靠着母亲的墓碑,就好像靠着母亲一样,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重新望着母亲的墓碑轻轻说道:「妈,我要走了,这里太让我窒息了,到处都有父亲的身影,我恨父亲,我不想再看到他的身影,我想离开了,过段时间我会再来看你的。」说完,我拍了拍酸痛的腿,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我回到哈尔滨,往太平国际机场,我拿出本来买好的去临沧的机票,这些年在哈尔滨我已经很累了,打算在照顾四季如春的地方呆呆,放松自己后再找份工作,好好待下,也不知道去那里,之前有同事去临沧旅游的时候,说那个的生活还是很不错的的。我也打算去那里逛逛,如果合适的话就在那里定居了。

  离发机时间还有段时间,我不知道做些什么,只是呆呆坐在公共椅子上,看着这些忙碌的人们,他们都在这里忙碌的生活,好像自己以前也是这样,始终在忙忙碌碌,想想当初是为了什么,只是想为了让这个家更好些,老人们有个好一些的晚年,孩子能好的一点的起点,小颖不用那么辛苦,整天的讨好客户,天天加班出差,只是希望他们能过的好一些,可是我现在都失去了这些,是我做出这些决定,我该负责。我没有急,我知道马上就要离开了,开始这个现在让我窒息的城市。

  离飞机起飞还有20分钟,在我旁边有家人,孩子吵吵闹闹的要吃零食,妈妈告诉他一会要吃晚饭,等吃完晚饭再带你吃,因为没吃到,孩子苦着一张脸,满脸都是不高兴,爸爸突然小声对孩子说了一段话,小孩子瞬间高高兴兴的,我看着他们,我很羡慕他们,我曾今我也有这样一个家,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我只能去羡慕别人家。

  这时电话声响起,是冷冰霜打过来,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喂。」

  「你真的打算一走了之吗?」冷冰霜带着冰冷的声音问道,「你现在走只能是丧失一切,你想过你岳父岳母吗?你想过浩浩吗?你让小颖怎么办,让她一个人撑起一大家子吗?」

  听到冷冰霜的话,我很无奈,我没有打算让小颖一个人来支撑,在离婚协议中也有写这方面要求,等我确定安顿好之后,我打算每个月打部分钱给小颖,让她安稳的度过这段时期,就算是小颖没有同意,这个钱我还是要持续打的,小颖不可能能照顾的了一大家子:

  「冷冰霜,你在小颖哪里,你应该看过我的离婚协议书,如果你看过就知道,我是怎么打算的。」

  「你以为钱能解决一切?小颖他们要的是钱吗?」「那要什么?要我在家?抱歉,我无法在那个家里,我受不了,我怕我忍不住会杀了小颖,冷冰霜,你是个女人,我能理解你对于女性保有同情感,更何况小颖是你的闺蜜,但是也希望你能理解理解我,我做出这样的选择是我自己考虑清楚的,另外,我也希望你不要帮小颖找我,谢谢。」听到我说这样的话,冷冰霜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只是挂掉了电话。我拔出手机的卡,撇断后扔到了垃圾桶内。

  再准备登机之前,我再次望向机场,轻轻说着:「再见了,哈尔滨,再见了,爸妈,再见了,妈,再见了,浩浩,再见了,小颖!」说完,我转身登上了飞机。

  第八章——平静

  「王哥,李总说让你到她的办公室去一趟,说好找你谈些事情,你现在有时间吗?」

  带有些恶作剧气息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我停下手中的事情,转头看向这个声音的主人,无奈说道:「都说了,在公司别叫我王哥,叫我王组长!叫我王头也行。」「叫你王头多不好听啊,叫你王哥好听些。」「同事们都这么叫,我也没觉得不好听啊,当初招聘你过来你还真把你的天性隐瞒的很好啊,现在全暴露了,小唐,你就是个疯丫头,我真后悔把你给找了进来。尤其还是招到我的组力,唉,眼睛瞎了啊。」「王哥才不是眼睛瞎了呢。」

  小唐笑嘻嘻的说着:「王哥应该是慧眼识人,把我这么聪明的人招到自己的组里来。」

  「还慧眼识人呢,这就是个疯丫头,王头,你把这丫头的招进来后,我们组可就遭殃了。」

  「就是,整天疯疯癫癫的,我真觉得你这丫头以后的男朋友怎么受得了你。」「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说不定啊,有人就喜欢这个疯丫头。」「哈哈,到时候小唐你可得好好带过来给我们见见面,见家长之前得先拿到我们这边过目,不然你以后难办,再说王头把你当成掌中宝,不给我们过目,你也得让你未来干爹过目啊,哈哈。」

  办公室里一片调笑声,小唐脸一红,转头说到:「不理你们了,你们都是坏人。哼。」

  转头跑到自己座位上气呼呼开始工作了。看到小唐这个表现,瞬间办公室欢笑声更大了,听到我们的笑声更大了,小唐对着我说:「王头,你的组里都这样了,你还管不管了。」。

  我看着这个场景,脸上充满了无奈的笑容,心情却是感觉很欣慰,小唐是我们这个组里最小的丫头,也是个佤族的少数民族人,家里小时候去山上砍柴被野猪撞伤,回到家没多久就去世了,是她母亲辛辛苦苦把她养大成人,当时是我给她面试的,当初还以为她是个沉着泠静的女孩子,谁知道到了办公室的两个月就憋不住了,把我们组里折腾的鸡飞狗跳的,但是她这样一个开心果给组内带来一股年轻活泼的风气,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岁起来,再加上我听到她的身世,对她很照顾。

  组里的人也是对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很是喜欢,又看到我这么照顾她像个当爹的样子,都戏称我是她第二爹,每次都喜欢调笑她,我对此也是有些无奈,但是这个女孩子工作方面也很是努力,对于工作也有种拼命三郎的精神,我也不想让这件事打击到她,索性就没有关这些事情,随他们叫好了。

  我没有理会同事的调笑,离开了办公室,到了李总那边,李总看到我来了之后,说到:「小王来了,你先到沙发上坐着,稍微等会,我先忙完这个事。小陈啊,到杯茶给王经理。」

  「没事,李总您先忙好了。」

  我客气了一下,坐到了沙发上,小陈倒了杯茶放在我的面前。我喝着茶,思考着李总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基本上也有了答案。过来一会,李总坐到我的对面,对我说到:「小王,你来公司也有一年多了吧。」「是的,一年又两个月。」我很精准的说到,听到我这么精准的时间,李总有些楞,随后又说到:「你来了也很有些时间了,我上次和你的说到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

  我沉思了一会,对李总说到:「谢谢李总的赏识,但是我目前没有准备考虑去担任云南省区域总监,我目前只想专心做好我自己的组内的事情。」听到我的回答,李总有些无奈,说道:「你那组的业绩今年是全公司的销售第一名,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担当更大的责任和挑战,当初第一次你的时候,我觉得你的能力完全成就更大的方向,可是你却只是局限在一个组,局限在一个经理上面,这让我很不理解,人嘛,都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完全可以去当更高职位,甚至我可以推荐你去担当总公司的销售总监。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担当那个位置,何必局限在一个临沧内呢?」

  听着李总和我说的话,我有些无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李总找我谈话了,在半年前,我把临沧从销售最低的部门经营到全省排名业绩最高的时候,李总就和我谈过这个事情,但是我的确没有考虑过离开临沧,所以婉拒了李总是提议,一个年后,我把销售坐到了全公司的销售第一之后,李总再次提出了这个建议。当初我来到这个公司的时候,只是想经营好这条组,但是慢慢的经营和规划,新组员慢慢成长,渐渐的业绩也不断的冲上巅峰,李总很看好我,一直都说我可以选择其他的,但是我直接还是有其他的想法的,在临沧待了这一年多,我很喜欢这个城市,不再想换个地方,而且时间也快到了。

  我对李总说道:「真的很谢谢您的赏识,但是我真的没有想过离开临沧,目前现在在公司这样我觉得很好,不想在考虑其他的,希望您能理解。」李总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说到:「哪就算了吧,这个事情我就回绝掉总公司的提议。你先出去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

  说了声打扰后,我准备起身离开,李总走到我身边,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到:

  「小王啊,第一次我见到你我就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是小王,人总是要往前看的,一直被往事所束,你还是要往前看的,何必为了往事而耽搁自己的前途,作为临沧分公司的总经理,我希望你永远留在这个,但是作为你的朋友,我希望你能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好好想想。」

  听到这番话后,我激动,我能有一会这样的上司是我的庆幸,我很感谢他对我栽培和考虑,我再次转向李总,说声谢谢后转身离开了。

  到了办公室,小唐这个好事的小丫头,跑到我的面前,笑嘻嘻的说到:「王哥,看你面色沉沉的样子,不是会被李总开除了吧!」看到这丫头,心中的惆怅有些缓解了,弹了下这个小丫头的额头,说:「就你乌鸦嘴,我被开除你就高兴是吧。」

  「那感情好,我正好接替你的位子」小唐揉着额头没心没肺的说着,「别,千万别,你要是上去我们还不要被你玩疯不成。王头,你可千万别走啊。」「老天保佑,千万小唐变王头,老天保佑。」

  听到这些话,丫头瞬间就抓狂了,龇牙咧嘴的冲下说话的人,打打闹闹的,我对这样的场景有些无语:「喂喂喂,上班呢,能不能好好上班,每次开大会的时候,就我们区块最闹腾,别闹了,好好上班。小唐,你也是,别闹了。」「王头,没办法好好上班了。这都到下班点了。」我看了看时间,5点半了。

  看着还在闹腾的小唐,叹了口气,走到自己的办工桌上,收拾东西离开了。

  第九章——变故

  回到家,我做了几个小菜,觉得自己的菜最近说的上是见的了人,记得同事们到我家吃饭的时候,吃了我的菜一个个苦着脸硬吃下去,小唐最没心没肺的说这个狗都不吃的菜,但是还是和同事把我做的菜吃完了,我自己也不好意思,随着慢慢练习,渐渐的也慢慢的会做些好吃可口的菜了。

  饭后,我看着日历,撕下了今天的日期,14个月了,一年零2个月了。我从冰箱内拿出一瓶红酒,做在沙发上,慢慢的喝着。看着酒在光的照耀下显示着紫红颜色,我想着已经在临沧待了14个月了,还有10个月我就可以回去了。

  终于快要到了,我一口饮下杯中的酒,仰着头看着天花板。

  我已经在临沧待满了427天了,这一年来,我没有去关注过哈尔滨,甚至于我屏蔽哈尔滨的任何信息和新闻,我不想去关注,因为我不想听到那边传来的任何消息,记得有一次同事知道我在哈尔滨待过,问我那边有为什么好玩的地方,我没有回答,也没有去理会,只是转身去工作了,那天办公室里的没有多余的声音,我知道是因为我的脸色不对,后来小唐和我说那天的我脸色很难看,一脸的怒火和痛苦的样子,后来办公室里就再也没有人提过哈尔滨。

  我不想去听到哈尔滨的任何事情,因为我每次一听到,我会想起岳父岳母,想起浩浩,想起母亲,想起父亲,想起我曾今的妻子,小颖。

  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他们现在过的怎么样。我也尽量不想去想,因为每次在回想他们的时候,我总能回想起那些年的时候,回想起我和小颖的爱情,婚姻和浩浩的诞生,最后都是回想到小颖和父亲在一起的样子,这个时候我的心会痛,想有人在撕开我的心脏一样的痛,我没有忘记小颖报复的样子,没有忘记父亲为了得到小颖不顾一切的样子。

  这事情就想是扎在我心中的针一样,让我感受到痛苦。但是我又希望能知道他们的消息,我想知道浩浩怎么样了,岳父岳母怎么样了,……小颖怎么样了,在两种矛盾情绪的纠葛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做才好,只能在这个时候以酒来麻痹自己的身体,麻痹自己的脑袋。

  今天也是一样,李总最后的一句话勾起来我的记忆,我只能借酒消愁。这段时间,我没有找过女朋友,同事也有说帮我介绍的,我也只是委婉的拒接,我不想去再找个女人,当初我和小颖这么恩爱,最后还不是分开了,而且现在小颖有没有同意离婚不知道的情况下,我没有办法再选择重新开始新的爱情,打算如果在2年之后,浩浩跟我的情况下,我安心把浩浩养大成人,不再理会其他,就这么胡思乱想,我在酒精作用下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我生物钟准时在6点钟把我叫醒,起身后,打开窗户呼新鲜空气,穿起衣服准备到外面去跑步,在临沧这一年,我没有想以前那样工作,而是讲究劳逸结合的工作方式,不加班,不抽烟,而且每天我也坚持着跑步,渐渐我的身体也开始恢复,那一年动手术的损伤也逐渐开始恢复回来,因为坚持锻炼,身体也强壮起来,虽然没有想电视那样的马甲线,基本上也有些腹肌。或许是禁欲和临沧的山水养人,我晨勃的次数也开始多了起来,后来我也去看过医生,询问这个情况,医生也告诉我,只要我这样坚持锻炼和好好休息,当初受损是能完全恢复的。

  八点我到了公司,办公室的人已经全部到了,我坐到办公室前,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同事老周突然大叫起来:「哇塞,这么劲爆的新闻,这些记者从来拿挖到的。」

  小唐爱凑热闹的问道「什么新闻啊惹的你得大呼小叫的。」「公公*奸儿媳妇,强迫自己儿媳妇口交时被儿媳妇咬断下体,后被送往医院做去势手术,这公公真是人渣啊。」

  听到这样的新闻,我有些无语,没想竟然还有这样的公公,突然想到自己的父亲,唉,自己的父亲不也是这样吗,这是小唐呸了一声:「大清早的干嘛说这样的新闻,不过这样公公还真是个畜生啊,真是个老畜生的」「就是嘛,*奸自己儿媳妇,中国还有这样的人,这人哪里啊。」「是……」老周准备说的时候,突然闭嘴了,望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小唐和其他同事却还说着:「哪里,怎么说一半就不说了啊。」小唐说完还走到老周的电脑前去看,看到后,小唐也闭上了嘴巴,没有说话,也往了我一眼,其他同事在还询问,有些人不耐烦了,也走到老周电脑看,看到后也都住嘴不说话,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这时我的感觉到越来越不对劲,我走到老周的电脑前,新闻被老周拉了上去,只显示了标题,老周还打算关掉,我拦住老周,拿起鼠标拉下了页面,哈尔滨!这个事情发生在哈尔滨!!

  我感觉头有些晕,为什么发生在哈尔滨,我晃了晃头把新闻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上面没有说到真名,用的是化名,说「公公用裤袜把儿媳妇捆绑住后,和儿媳妇强行发生关系后,逼迫儿媳妇口交,被儿媳妇咬断了下体,大出血后昏迷,儿媳妇在挣脱了裤袜后报警,公公被送往医院,经过抢救后被救活,但是由于下体出血过久,开始僵硬,后可能会影响其他组织,只能做去势手术,公公醒后知道自己做了去势手术后,大叫报应,报应啊,现儿媳妇已起诉公公*奸,而公公在交代警方的话语是却说儿媳妇是自愿的。

  但种种迹象表明是公公*奸自己的儿媳妇。儿媳妇的丈夫至今没出现。哈尔滨新闻网为您报道。「哈尔滨,*奸,公公,儿媳妇,丈夫未出现。这几个字眼不断冲进我的大脑,我有些恐惧,为什么会发生在哈尔滨?为什么突然出现是公公*奸儿媳妇?为什么新闻中的丈夫至今未归?再怎么样子,丈夫也会出现的,我的脸色越来越惨白,

  老周看到我脸色,小心翼翼的说到:「王头,你脸色有些不对劲,没事吧?」我看了看老周,没有理会,只是愣愣的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办公室里的人被我的脸色吓到了,都低着头工作。会不会是小颖做的?小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小颖做的,为什么这件事情被爆上了新闻?冷冰霜不可能会让给这样的新闻出现的,因为如果是小颖做的,她一定会维护小颖的名声。

  我思考着几个问题,突然感觉我这样干想也没用,还是要询问那边的人是不是小颖做的。想好,我打开电脑,搜索这个新闻,发现这个事情已经发生了2个月了。后续报告也没有。我感觉这个是不是小颖引我回来的。但是又不想是小颖会做出来的事情。我走出办公室,打通了当初帮我办离婚的律师电话,「喂,请问是张律师吗?」

  「您好,我是张律师,请问您是?」

  「我是王景程,1年前曾找你帮我办理离婚业务的人。」听到这个句话,张律师似乎反应过来了,「是你啊,你现在在哪里?你妻子没有签字,现在你父亲做出那种事情,你赶紧回来!」

  确定后,我身子也开始颤抖起来,「你是说我父亲*奸了小颖?」「是啊,虽然被新闻媒体闹开了,但是有人在干涉,没有人知道是你父亲和你妻子,但是我这边询问了你妻子后才知道你父亲是这样一个畜生。总之你赶紧回来吧,现在你们家乱套了。」

  「谢谢你张律师,我会尽快回来的。麻烦你这边也不要透露出这样消息。」「你放心,这个事情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会保密的。」「谢谢你。」说完后我挂断了电话。

【完】

字数21728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