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7dd.com 加入收藏夹!


                 一
  「爸爸,我要结婚……」我坐在餐桌旁边,垂着眼皮嚅嗫着说。爸爸妈妈下
班回家的时候我就想说这件事的,可是父母同时在眼前给我的压力太大了,鼓了
半天勇气没敢开口,等到妈妈吃完饭起身收拾东西后,才试着从比较好说话的爸
爸这里探探口风。
  「嗯,好……好……」爸爸看着电视屏幕里的足球比赛,呷了一口啤酒,心
不在焉地回答。
  「嗯?什么?」爸爸夹了一口菜,正要送到嘴边,似乎才明白过来我在说什
么,不由得停住手,转过头看着我,「你刚才说……你再说一遍?」
  刚放下一点点的心又悬了起来,看来蒙混过关是不可能了,只好硬着头皮继
续说:「我……我想结婚……」说话的时候,眼神散乱,不敢看爸爸的脸。
  「和谁?」
  「就是……就是那个赖子强啦。」明知故问嘛,我和谁谈恋爱,爸爸你不知
道吗?
  「啊?这……这不太好吧,这怎么能行,这不行吧?」轮到爸爸语无伦次了。
爸爸总是这样,家里的事要妈妈拿主意,妈妈没说话,爸爸就是有想法也不敢拍
板。
  「为什么不行啊?」我不敢硬杠,只敢用软软的语气反问。
  「为,为什么?当然是……呃……喂!静娴,你过来一下!」一旦卡壳,搬
妈妈来当救兵就是爸爸屡试不爽的终极大法。
  「什么事啊,我正忙着呢!」妈妈从厨房探出头,身上套着围裙。
  「你快过来,要紧!」爸爸向妈妈急招着手。
  「非要现在说?」妈妈在围裙上擦擦手,一脸不悦地走过来。
  「刚才,妙妙说,她,她要结婚……你看……」
  「不行!绝对不行!和赖子强那个小混混结婚,你想都不要想!」妈妈瞬间
打开了咆哮模式。妈妈就是妈妈,说话斩荆截铁,完全没有置喙的余地,也不问
我男朋友是谁就直接开片。
  妈妈是家里说一不二的权威,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家里就是这个格局,连爸
爸都让着她,我更不敢忤逆她了。要不是今天讲的是我的终身大事,我肯定会和
往常一样偃旗息鼓,隐忍下去了。实在不甘心,又不敢直接面对妈妈,我只好低
着头嘀咕:「可是,我……喜欢他的呀……」。说完还是低着头,其实不用抬头
看也能猜出来,妈妈的脸肯定气得发紫。
  妈妈冷笑着嘲讽道:「哼哼哼,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是喜欢?!你说说看,
我们医院那么多年轻的男大夫,哪个不是有学历有水平,你看上哪个了?还有你
爸爸单位这两年进来的大学生,介绍给你,你搭理过谁?有才有貌的你不要,偏
偏搭上了那个姓赖的小子!」
  什么什么嘛,谈恋爱又不是选三好学生评劳动模范,才啊貌的又有什么关系
嘛,人家就是喜欢强强哥哥嘛!这种小九九,我只能在心里默念,绝对不敢说出
来当面顶撞妈妈。
  妈妈根本不顾我的感受,越说越难听:「那个姓赖的,真是人如其名啊,就
是个赖皮,小流氓!我第一眼看见他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油头粉面,贼头贼脑
的……」
  太过分了,不能忍了!骂这么难听,怎么可以!换谁都忍不了!虽说我是家
里的乖乖女,但是事关老公的名誉(虽然我们还没有结婚,但是我已经自认是强
强哥的老婆了),必须出头了!
  「他不是赖皮!也不是流氓!」声音大到连自己都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妈
妈的表情变得惊诧,很快又转回愤怒,而且比刚才更为愤怒。我心里咯噔一下:
这下闯祸了,长这么大还从来没像刚才那么大声顶过嘴。这么想着,气势掉了一
大半,声音也小了:「妈妈不能以貌取人嘛。我觉得他挺好的……」
  「嚯!老贺,你看!这丫头跟着小流氓学会顶嘴了,就这还觉得『挺好』呢!」
妈妈指着我冲爸爸嚷了两句,又扭头对着我说,「我哪里以貌取人了?你妈在医
院工作二十多年,什么人没见过,是好是坏我能看不出来吗?你看看小流氓那双
老鼠眼,整天滴溜滴溜乱转,就没见停过,那就是想坏主意出坏水害人呢!你妈
在眼科,知道吗,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眼神不定的一准儿不是好人!」
  还是蛮不讲理嘛,强强哥哥眼睛是小了点,可那也不是老鼠眼啊。眼睛转来
转去,说明强强哥哥勤于思考,天天从早到晚都在想问题,凭什么就一定是琢磨
害人?不过,这些想法只能在心里想想,绝对不敢说出来。妈妈在家一言九鼎,
绝不允许质疑。刚才我顶了一句嘴,已经是难得小宇宙爆发一回,就秒被镇压,
现在没了气势,更没得说出口了。
  怎么办呀,就这么认了吗?不能和心爱的男人结婚,触手可及的幸福就这么
瞬间崩解了吗?绝望了吗?不甘心呀!谁帮帮我啊?这么想着,眼泪开始在眼眶
里打转,嘴唇也开始哆嗦,我要崩溃了……
  爸爸看见我的样子,显然是心疼了,冲妈妈摆了摆手,对我说:「妙妙,你
别急,听爸爸跟你说。刚才呢,妈妈说话有点冲,不大讲道理……」
  「我哪里讲错了?」
  「唉唉唉,你没错,我是说,孩子么,你要和她讲道理,光骂她,孩子接受
不了嘛。」
  妈妈哼了一声,撇了一句「就你会当老好人」,回厨房继续干活了,临进门
时还回头叮嘱了爸爸一句「老贺,说啥也不能同意哈!」
  这就是我们家的日常——妈妈负责雷霆万钧,爸爸负责和风细雨;妈妈负责
拍板定调,爸爸负责解释执行;而我总是那个倒霉的受气包。说起老爸老妈,他
们真算得上绝配。妈妈在医院是出了名的劳模护士,没有病人不说妈妈耐心和蔼
态度好的,回到家却性格火爆颐指气使。对此我小时候一直想不明白长大了才搞
清楚,那就是爸爸惯的。而爸爸好像又拿的住妈妈,他们很恩爱。有时看到妈妈
在爸爸面前有说有笑,一副温柔贤惠的贤妻良母相,我都怀疑是不是有两个妈,
在现实和二次元世界来回穿梭。爸爸是个没主见的人,更不用说讲清自己的道理
了,可是一旦妈妈拍了板定了调指明了方向,爸爸领会妈妈的「精神」讲出来的
那些,一条一条的,头头是道,句句是理,真是不服不行。
  「妙妙,爸爸知道你和那个姓赖的小伙儿正在热恋中,可能比较冲动,想问
题不太周全。你冷静一下想一想,现在结婚是不是太早了呢?毕竟你现在还小,
还没毕业呢。」
  「哎呀,爸爸,我们不是现在就结婚啦,是计划七月毕业了以后再结,现在
就是领个证。」
  「那也不行,你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
  「我都快22了,妈妈像我这么大的时候都快生我了。」
  「这怎么能比?」爸爸几乎是脱口而出。
  「这怎么不能比了吗……」我突然觉得抓到了爸爸的漏洞,有点小兴奋,可
是想到厨房里的妈妈随时可能跳出来爆发,所以还是只能小声嘟囔。
  「呃,这当然不能比,呃呃……对呀!妈妈和我结婚的时候已经工作两年了,
比你有社会经验吧?还有,我和你妈妈谈了四年的恋爱呢。你呢,和那个赖小伙
认识才不到一年,对吧?」
  耶?爸爸这是讲的什么道理?妈妈17岁时就和爸爸谈恋爱,这不是早恋嘛?
我17岁时你们怎么教育我来着——不能早恋,要好好学习,不然考不上大学将
来会后悔,吧啦吧啦——可你们怎么做的榜样嘛!转念一想,不对头。妈妈早恋
这事,爸爸完全可以不认账,因为当初是爸爸追妈妈,妈妈一直没同意,要不是
姥姥看上了未来的女婿,在妈妈耳朵边疲劳轰炸,妈妈可能不会同意嫁给爸爸
(当然也就不会有我啦)。爸爸也不能算早恋,因为他认识妈妈的时候是21岁,
是在校大学生。想想爸爸真是厉害啊,说句话能两头堵,怎么说都是他有理,无
敌了。
  「妙妙啊,那个姓赖的小伙儿是外地来的,还是个农民,又没有学历没正经
工作,……呃,爸爸不是说瞧不起外地人、瞧不起农民……」
  (爸爸呀,地域歧视、身份歧视、学历歧视、职业歧视你全沾了,还说没歧
视呢?)
  「爸爸的意思是,他们家的人是什么文化习惯、思维方式,咱们这样的人家
都不了解,将来如果真的生活在一起会有各种不适应,一旦有什么冲突都不好解
决。」
  哎呀呀,爸爸说的这些大道理我都懂,可是爸爸你有没有亲自调查一下下呢?
我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小女生!爸爸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了。强强哥哥不
是大学生,那不是他的错啊。强强的爸爸死的早,妈妈一个人带着强强哥哥在城
市打工,家里实在困难上不起学嘛。可是强强哥哥擅长思考啊,结婚的建议还是
他提的呢,他说怕我担心他变心,要用一纸婚书拴住彼此。可见他既深思熟虑又
本性善良,根本不是妈妈说的那种眼睛一转就出坏主意害人的。还有生活习惯的
问题,我们一直也在相互适应啊,而且还是强强哥哥迁就我比较多一些呢。比如,
强强哥哥原来喜欢通宵打游戏,我劝了他两次说这样对身体有害,他二话不说就
戒掉了这个坏毛病。还有,强强哥哥原本不太讲卫生,这大半年被我改得差不多
啦,不但勤洗澡勤换洗衣物,而且我们每次做爱前,他都要洗完澡换上干净的床
单等我……咦,我说了什么?这样私密的事怎么能和爸爸讲呢?该死该死!哦,
还好只是想想没说出口,嗯,我还是最好别开口,免得一不小心就失言。
  「所以说,妙妙,即使你真的喜欢他,也不要急着和他结婚,不妨多观察几
年,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适合对方。」
  「那要几年?」我急着问。
  爸爸伸出四根手指头:「四年。」
  「四年?!那么久!」
  「久吗?不久!当年我追求你妈妈,她就观察了我四年。」
  OMG!这就是爸爸妈妈最让人讨厌的地方——他们总是用自己的经历限制
我,规定我可以做这,不可以做那。妥妥的代沟啊!和往常一样,这个时候是我
最想顶嘴的时候,可是转念一想可能把妈妈招来,然后一通劈头盖脸,我还是一
如既往地收声吧。
  爸爸见我不作声,继续开导:「四年的时间不算短,也不算长,可以让你有
足够时间了解一个人,也可以让别人有足够时间了解你。恋爱的时候,你可能被
爱情遮住了眼,但是四年的时间足够让你冷静下来观察对方的性格、品行,不仅
优点,缺点你也会看到。有些人和别人交往时想刻意隐瞒自己的缺陷,可是四年
时间,想瞒也瞒不住,一定会暴露的。如果过了四年,你发现不能忍受对方的各
种缺点,那就不会为当初的冲动买单,如果过了四年,双方没有变心,仍然觉得
对方很好,不正好证明你的爱情经得起时间考验吗?何必非要急于现在呢?」
  「反正我不会变心」我小声嘟囔着,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他也不会变心。
  「什么四年,十年也不行!」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从厨房跳回来,大声呵斥着,
「老贺,谁让你乱许愿的,不行就是不行!」
  「哎呀呀,你看你,这不是给孩子讲道理嘛,不这么讲,孩子听的进去吗?」
爸爸一脸尴尬又无奈。
  「哼!听不进去……听不进去……贺妙晨!」一听妈妈叫我的大名,就知道
大事不好,惊恐地看着妈妈,身体也不自觉地坐直了。
  妈妈大声质问:「你对赖子强这么死心塌地,你是不是把自己给他了?!」
  十万倍的暴击啊!!!妈妈虽然说话不讲理,可是经常一发话就直捣人心。
这是我的软肋,事实俱在却偏偏最不能跟家长说的事!妈妈的质问一出,我就心
脏骤然砰砰狂跳,头脑发胀,说是脑子被暴锤了,一点也不过份。
  理不直,气也虚,说话不敢大声,连句子都连贯不起来:「没……没有啦
……」结婚前不能发生性关系这是我家的红线,所以千万不能招供,否则我死定
了!
  「没有?那你心虚什么?老实交待,到底有没有?!」妈妈的气场好强大,
就像刑讯的法官,都快把我的心脏压垮了。快承受不住了啊,要招了呀,可是不
能啊,不然没活路了,谁来帮帮我啊,强强哥哥你在哪,你快来啊!可是强强哥
哥过不来啊,我该怎么办啊??
  我哭了,是失声痛哭,情不自禁的哪种哭,没有一点酝酿,不是装出来的,
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然后用手捂住脸。突然间觉得这样很好,正好掩饰涨红的脸,
还可以掩盖犹疑惶恐的眼神,索性哭的更厉害了,还抽泣着说:「妈妈说的什么
呀,羞死人了……」两腿交替着踢动,以示抗议,也掩盖焦躁的情绪。
  「哎哎哎,你别这样,妙妙还小,你问这种问题,她当然受不了了。」一向
「讲理」的爸爸出来缓解气氛了,「咱家的孩子咱应该了解,不会做那种出格的
事的。」
  爸爸,谢谢你救了我,虽然你并不是真的了解你的女儿。
  妈妈依旧狠狠地说:「老贺,你别护着她。这孩子心里从来就没个主意,保
不住受姓赖的的小子撩拨……」
  我不能再听下去了,不然接下来说不定还有更厉害的拷问,不等妈妈说完,
丢下一句「妈妈欺负人」就跑回卧室,反锁了门。妈妈追在后面补了一句:「警
告你,要是敢胡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在房间里,我并没有扑到床上哭,而是躲在门后偷听爸爸妈妈说话。他们叽
叽咕咕地肯定是在商量我的事,但是隔着一道门,声音不太清楚。只听清妈妈嘱
咐了爸爸一句,让他藏好户口本,不要让我偷拿出去办结婚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17dd.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