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四十六章:凛冬寒末,清和雪声
  北域的边境像是草原上燃起的火线,绵延着推进过来。
  妖军和人族断断续续地爆发,已然半年之久。
  妖族先天体魄强横,自生神通,对战同境人族便有优势。而战争中他们也并
未一味鲁莽,以力取胜,在战场上布阵厮杀得极有章法,攻城略地之时又足够凶
猛无畏。所幸妖族先天天赋受到限制,除了各路妖王之外,几乎没有能够抵达化
境的妖怪。只是在这种大规模的战争之中,化境强者投入战场也变成沧海一粟,
很难掀起足够的波澜。
  所以很多的化境开始选择刺杀,在两军纠缠交缠之时入敌方帐中直取妖王头
颅。
  只是这种行为及其冒险,许多人一去不回,头颅被挂在妖军阵前。
  人族的军队一退再退,但是始终没有显现出溃败的迹象,那种撤退反而井然
有序,甚至可以时不时组织突袭伏击妖军。
  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了第一场大雪。
  许多妖族天生畏雪,每到冬季便会蛰伏不出,一直到来年春雷响起。
  所以冬季是妖军战斗力最差的时候,人族军队以为妖军会暂时休战,这样得
到喘息的他们便可以真正调动那些隐藏的力量,一举击退妖军。
  但是奇怪的是,大雪之后,妖族忽然更加勇猛,一支从未见过的妖兵出现在
战场之上,战斗力强大无比,在连破三城之后人族退守关口。一时间人心惶惶,
一股绝望的气息笼罩在战场上,即使是那些境界高手的符师,术师都觉得肝胆寒
冷。
  那支妖军满身雪白的皮毛,面色通红,獠牙尖长苍白。他们境界高深,肉体
强横,甚至可以撑得上是刀枪不入。人们称之为「白鬼。」
  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自哪里,许多人猜测他们来自妖族那片终年白雪皑皑的领
域,但是那片地方明明连妖都很难活下去,如何能够养出如此数量巨大的妖怪?
  战事依旧还有继续。虽然那些白鬼极其恐怖,但是数量比起浩瀚如海的人妖
两军,终究少数。
  ……
  一片荒芜的雪原上,出现了一串凌乱的脚印。
  一个中年男子满是是血,他本是符念师,境界高深。但是如今气海受伤太重,
他只能徒步走回去。
  大雪难行,意志的消耗极大。本来与他同为一队的十九个修士都已毙命,只
剩下他一个人。
  他来自天机阁,本应该是前途无量的修行者,如今战事爆发,他们也只好投
身战场。
  这次的任务极其秘密,他们虽然达成了任务,但是只剩下他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一望无际的雪原,手中死死地攥着一张猩红色的皮囊,那
副皮囊人脸大小,被劈得零碎。
  他强行提了提精神,继续向着前方迈步。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个消息带回去,他要将这张面具给他们看,告诉他们,
那些白鬼根本不是妖怪,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是披着妖皮的人。
  这是他们用性命换来的情报。
  中年男子忽然停下了脚步。
  雪原上无端又出现了一个人。那人一袭黑金长袍,长袍下端流金滚动,雍容
华贵。
  他看到了他,知道自己再也走不出雪原了。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猩红色面具,问道:「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伪装成
妖怪杀人?」
  那个黑金长袍的年轻人微笑着看着他。
  「你还不错,可惜生于乱世。不过能死在我的手下也是你的幸运。」
  年轻人轻轻迈了一步,瞬息便来到了他的面前。一根手指点在了他的眉心。
  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似乎要记住他的容貌,做鬼也不放过他。
  接着他倒在了雪地上,手中猩红的面具散落在地上。
  黑金长袍的年轻人看着他的尸体,轻轻吐息,一道黑色的魔焰燃起,瞬间将
尸体和面具焚烧殆尽。
  他眼中满是漠然之色:「本座承平,天下承平。」
  ……
  妖尊殿中,邵神韵双腿交叠,斜躺在墨玉王座上,指节轻轻地敲击着扶手。
  她红衣更艳,袖口点染着墨色的梅花,似她如墨笔点画的眉目。
  数十道竹简浮空竖立在她身前,她目光轻轻地掠过每一副竹简,然后闭上了
眼,开始静思。
  她忽然浅浅一笑,道:「人还是那般有意思啊。」
  她站起身,轻轻拂袖,数十道竹简在空中排列而下,整齐地叠放在桌案上。
  忽然大殿之中响起了一串脚步,邵神韵望了过去,一个矮小的身影逆着光向
她走来。
  那个小妖怪顶着高高的道士帽子,望向邵神韵,恶恶地笑道:「妖尊大人这
几日可还清闲?」
  邵神韵微笑道:「你前些日子不是在大雪里捡了一只小狐狸吗?还有时间来
看我?」
  道士小妖笑了笑,阴冷地看着邵神韵。
  那小狐狸毛色粉白,受伤躺在雪地里,恰好被他捡到,他想随手带回家熬锅
狐狸烫,没想到那小狐狸已经成精,变成了一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的模样,那道
士小妖虽然生性暴虐,但是不知为何却生了些怜惜之意,将那小狐狸养在身边,
这段日子他甚至没怎么去找邵神韵。
  道士小妖看了一眼身后,道:「过来吧。」
  门后一个小小的身影挪了两步,站在大殿门口,两只狐狸耳朵软塌塌地拉拢
着,她穿着一身粉白色的衣服,小手交叠握在胸前,看着怯生生的样子。
  小狐狸迈着小步子走过来,躲在道士小妖身后,不敢抬头看邵神韵一眼。
  邵神韵饶有兴致地看着她,问道:「她叫什么?」
  道士小妖怔了怔,有些恼怒道:「还没起呢,要不韵奴儿你说说应该叫什么
好。」
  邵神韵随口道:「她既然这般可怜,不如就叫怜儿吧。」
  道士小妖想了想,难得没有去挑她的刺,点头道:「怜儿不错。」
  被取名为怜儿的小狐狸膝盖微软,一边弱弱地说着:「谢妖尊大人赐名。」
  一边想要跪下谢恩。
  道士小妖连忙扶住了她,嗤笑道:「什么妖尊大人,不过是个贱女人罢了。」
  小狐狸诚惶诚恐,摇了摇小脑袋。
  邵神韵不置可否,眼睑低垂,淡淡地看着那个小狐妖。
  道士小妖回过身,对着那个小狐妖炫耀道:「你看,没骗你吧。我带你见到
妖尊大人了。」
  「嗯。」小狐狸似乎有些怕邵神韵,又往道士小妖身后凑了凑。
  道士小妖似乎还想显摆,走到邵神韵身边,弯下腰俯身抓住了她的红色裙角,
掀起一些,手覆上了那玲珑的脚踝。
  小狐狸看的胆战心惊,却见邵神韵无动于衷,仍由道士小妖玩弄自己的玉腿,
道士小妖将红裙不停地向上推,露出白暂紧绷的小腿,他对着邵神韵的小腿亲了
亲,手却当着小狐狸的面更往深处探去。邵神韵也没喝止,只是不悦地皱了皱眉。
  过了会,她忽然说:「她有病。」
  道士小妖闻言微怔,接着有些恼怒,道:「你才有病,是不是小穴又痒了?」
  邵神韵淡淡道:「你可以等我说完再来训诫我。」
  道士小妖冷哼一声:「那你这个贱奴儿倒是说说看她有什么病?」
  邵神韵看着小狐狸道:「狐妖一族天生便有情窦藏于眉心,所以狐妖无论男
女,都天生媚意,而狐妖随着修行,那颗情窦便会越来越艳,直到眉心开出犹如
天眼的鲜红一线,便是修为大成的征兆,届时便可成为魅惑众生的大妖。她天赋
还算不错,只是可惜身子太弱,修为太浅,再加上先前受了很多伤,那颗情窦已
是凋得七零八落,到时候可能就要成为一只积攒不起修为的废妖了。」
  小狐狸两只软塌塌的耳朵颤了颤,她畏惧地看着邵神韵,水灵灵的目光一闪
一闪地,像是求助。
  道士小妖起初将信将疑,但是回过头看到小狐狸泫然欲泣的模样,实在于心
不忍,便问:「你本事这么高,既然看得出她有病,那还不给她治治?」
  邵神韵摇头道:「我治不了,情窦枯萎,只能以情浇灌。」
  道士小妖脸色阴晴不定:「好了,你说完了,我可以训诫你了?」
  邵神韵道:「这种事情你本来就不必过问我。」
  道士小妖冷冷道:「跪下,屁股撅起来。」
  小狐狸呆了呆,她从未想过有人敢对妖尊大人说这种话,但是接下来的情景
让她更加震惊。
  只见邵神韵依言屈下身段,趴到了地上,上半身贴着地面,下半身高高地撅
起,艳红的纯色长裙勾勒着傲人身材,那高高翘起的娇臀,配上她那依旧清冷的
面容,强烈的反差美更是足以颠倒众生。
  道士小妖毫无客气,直接撩起了她红裙的后摆,轻车熟路地扯去她的亵裤,
对着那臀肉丰满的娇臀便是一顿重重的巴掌。
  邵神韵轻轻吟哦,身后漾着一阵香艳柔软的肉浪,痛感随之而来,不用看都
知道其上布满了很多巴掌印了。
  道士小妖看了小狐狸一眼,笑道:「你不是很想见见妖尊吗?这幅样子的怎
么样?」
  小狐狸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道士小妖犹不解气,道:「你过来。」
  小狐狸走了过来。道士小妖腾出了一些位置,让给了她,道:「你也来打打
这位妖尊大人的贱屁股。」
  小狐狸拼命摇头。道士小妖便握着她的手腕,往邵神韵的娇臀上甩了几个巴
掌,她的手很小很软,打出的臀浪像是浅浅的涟漪,不如之前那般香艳翻滚。
  啪啪啪得拍了几下之后,小狐狸带着些哭腔道:「别欺负妖尊姐姐了。」
  道士小妖看着她这幅样子,心肠微软,冷哼一声,又捏了一把邵神韵柔软滑
腻的臀肉,命令道:「贱奴儿起来吧,今天就饶了你了。」
  邵神韵重新跪在地上,将亵裤拉了回去,接着直起身,束紧了那有些被扯松
的束带。
  道士小妖对小狐狸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些话要和我这奴儿说。」
  小狐狸答应了一声,给道士小妖施了一个礼,眼中满是天真娇弱之色。接着
她对邵神韵施了个礼,眼中是难掩的炽热和笑意。
  邵神韵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小狐狸离开之后,道士小妖问道:「最近边境战况如何,还是像之前那般焦
灼?这般样子什么时候才能打下人族?」
  邵神韵道:「最近情况很好,连续几场大捷之后人族已经转为防守之势,但
是要在短时间内一举拿下,依旧是天方夜谭。」
  道士小妖冷笑道:「据说浮屿可能会插手这场战争?」
  邵神韵点点头:「如果所料不差,仙平令或者就要颁下来了。」
  道士小妖试探着问:「不可以无视那道破令牌继续开战吗?」
  邵神韵道:「妖族对于人族优势本就不算太大,不如停战十年。」
  道士小妖恼怒道:「还得再过十年我才能碰到那些人族的美人?邵神韵你怎
么这般废物?」
  邵神韵微笑着摇头:「人力终有穷尽时,妖力也是。目前妖族还没有同时抗
衡人族和浮屿的力量,就算你拿你那十八般淫术插烂我胁迫我,我也无法做到。」
  道士小妖听着她露骨的言语,下身忍不住又高昂了起来,他怒骂道:「我先
去安顿那只小狐狸,稍后便来插拦你的贱穴,看看妖尊大人还能嘴硬几分。」
  邵神韵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道:「她很像你的妹妹?」
  道士小妖怒不可赦,瞪着她:「你找死?」
  邵神韵微微一笑,转身朝着墨玉王座走去,腰肢纤纤而动。
  ……
  老井城的一座陋巷中,一个白裘女子站在一扇门扉前,清丽婉约,如一弯浅
浅的月光。
  她可以在军阵之前空手夺枪,却无法鼓起勇气扣一扣身前的木门。
  雪时停时落,寂静地盘旋在房梁上,如一只只雪白的蛾子。
  一柄伞忽然从头没过,遮住了她的身影。
  湖山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支着伞向她倾倒而去。
  轩辕夕儿看了他一眼,微微地笑了笑。
  湖山伸手推开了门。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便开了,似是主人早就知道有客要至。
  轩辕夕儿跨过了门槛,眼睛便有些湿润了。
  漆黑的屋中没有开灯,一个老人握着一支熄灭的烟斗看着他们,神色恬静,
脸上带着苍老的笑意。
  「爷爷?」
  过了许久,轩辕夕儿开口,声音有些沙哑。
  独坐屋中的老人静静地看着他们,轻声叹息:「夕儿,回来了?」
  轩辕夕儿泪眼婆娑:「爷爷还在生我的气吗?明知道我回来了却不来见我?」
  袁姓老人静静道:「我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爷爷快死了。你们应该在那酒
铺子里看到我的灵位了吧。所有人都觉得我死了,我也不愿再在世人眼中多苟活
几年。」
  轩辕夕儿不解道:「爷爷你境界如此高,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死?」
  老人笑着道:「我和邵神韵打过一架,受了点伤。」
  轩辕夕儿愣了片刻,她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为什么邵神韵会与他有那一战,
皇城中不是还有两个老怪物吗?怎么就轮得到爷爷出头了,而且爷爷又凭什么去
为那帮人出头?
  但是轩辕夕儿何等冰雪聪明,很快明白了过来,她回过头,瞪了湖山一眼,
怒道:「还不给爷爷跪下?」
  湖山也明白了过来,他跪了下去,对着老人磕了个头,诚心诚意道:「晚辈
谢过袁老爷爷。」
  他本就北域妖王,被邵神韵万里追杀,本应该不死不休。
  袁老头便是借着那个名义,表面上为轩辕王朝拦住妖尊,实际上不过是为自
己的孙女婿谋一条生路。
  袁老头看着他,平静受礼,他缓缓道:「夕儿还小的时候,后院里忽然跑来
了一只受伤的山狐,夕儿将那只山狐养在了自己房里,每当我去检查课业的时候,
她便用我送给她的那顶可以遮蔽天机的斗笠盖住那只山狐,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其实我都知道的,当时若是他敢对你有丝毫不轨,我便会立刻打杀他。」
  袁老头自嘲地笑了笑:「虽然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很后悔,当初应该直
接杀了他才是。不过如今也早已看淡,你们现在这样,也挺好。」
  轩辕夕儿跪在老人身前,带着哭声道:「爷爷,你还活着就比什么都好,夕
儿哪都不去了,便在老井城陪爷爷了。对了,夕儿还多了个女儿,叫安儿。」
  老人抚摸着孙女的发梢,有些莫名地说道:「如今轩辕王朝的国字便是安字。」
  轩辕夕儿问:「爷爷不喜欢安字?那可以改名的,安儿还小,没关系的。」
  老人摇头微笑道:「没有,安字很好。真的很好。」
  老人望向了湖山,道:「你这顶斗笠是我借给你的,这是几百年前一个故人
送给我的礼物,现在我那位故人过得不太好,如果你们见到了,多帮帮他。」
  轩辕夕儿愣了愣,一脸诧异道:「他……他竟还活着?」
  老人道:「他如今是少年模样,你们若是见到了,自然可以认得出。」
  轩辕夕儿擦了擦眼角,道:「爷爷不要这幅托付遗嘱的样子呀,你境界这般
高,身子骨再差,再多活十几年应该也没关系的吧?」
  老人没有应答,只是笑着摸了摸孙女的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喃喃道:「这
个人间有很多死,有的人生老病死,有的人慷慨而死,有的人至死不能瞑目,有
的人活着的时候便心心念念着要死,有的人死了之后天下披麻戴孝,有的人横死
街头也无人问津。世事千万种,死本该是很单一的事情,却也都赋予了不同的意
义。你觉得爷爷什么时候才算是真正死了。」
  轩辕夕儿张了张口,答不出来。
  身后的湖山忽然叹息道:「许是剑道彻底崩塌消亡的时候?」
  老人欣慰地笑了笑,道:「明天带我去见见安儿。」
  ……
  林玄言给陆嘉静请完罪后裴语涵也去了。
  但是裴语涵的待遇却和他明显不同,陆嘉静亲自为她沏好了茶,未等裴语涵
开口她便主动嘘寒问暖了起来,弄得裴语涵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裴语涵道:「陆姐姐,你不生我气吗?」
  陆嘉静伸手拨了拨她额前刘海,笑道:「语涵这么可爱,我为什么要生语涵
气呀。」
  裴语涵更加无所适从了,「陆姐姐,我以后一定对你好。」
  陆嘉静愣了愣,笑道:「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总感觉怪怪的,好像我在欺
负你似的。」
  裴语涵道:「陆姐姐你别对我这么好,要不你揍我一顿吧?」
  陆嘉静弹了弹她的额头:「你个小浪货,真的有受虐倾向吗?是不是姐姐越
打你你越开心啊?就像他打你那样。」
  裴语涵哎的一声,俏脸微红,望向陆嘉静,陆嘉静也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一
副你就承认了吧的表情。
  裴语涵脸有些烫:「你怎么可以偷听?」
  陆嘉静气笑着又弹了弹她的额头,道:「这还需要偷听?你被一路打着回来,
我替你说两句,你还不领情?昨晚在床上你又说了丢人的浪话你心里没数吗?还
是春宵一刻全忘了?」
  裴语涵隐隐约约间便被陆嘉静的气场压住了,像是犯错的小女孩一样低下了
脑袋。
  陆嘉静道:「哎,你这样哪有点剑仙的样子呀,我也不是要你端起什么架子,
但是好歹像样点吧,怎么就像个被欺负的小媳妇似的?」
  裴语涵抬起头,道:「还不是被你这个大媳妇欺负了。」
  陆嘉静蹙了蹙眉头,气笑道:「真不要脸。」
  裴语涵笑了笑。
  陆嘉静忽然道:「你知道吗,刚刚我问了你师父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裴语涵下意识问道。
  陆嘉静道:「我问,如果我和你同时掉进水里,他先救谁。」
  裴语涵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深处的玄机嘛?」
  裴语涵自然不相信陆嘉静这样的人会问这种无聊市井里烂俗的问题。
  陆嘉静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你知道他怎么回答的吗?」
  裴语涵有些不敢听。
  陆嘉静没有给她捂住耳朵的机会,直截了当道:「他说会救你。」
  裴语涵愣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嘉静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明天我们接走俞小塘就启程前往寒宫了,
我们都需要时间去静修,只要那处剑阵还在,就没有人能奈何我们。」
  「对了。」陆嘉静又道:「你那个徒弟赵念,如今心魔拔除,可以委以重任,
你可以好好教他一些剑法了。」
  ……
  承君城乾明宫中,皇帝轩辕奕已然久病卧床。
  今日他忽然召了一个大臣来到寝宫之中。那人是当朝首辅,也是文坛首领。
  轩辕奕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说朕算不算是亡国之君?」
  那首辅连忙跪下行礼,痛心道:「陛下保住国祚,居功至伟,怎可说是亡国?
  我们不过是放弃一些东西来顾全大局罢了,早晚都可以拿回来的。」
  轩辕奕摇头道:「浮屿上那些人,哪一个不是饕餮,东西既然送给他们了,
如何还能拿得回来。仙平令颁布之后,半个皇族都会沦为浮屿的牵线傀儡,而我
还要眼睁睁地立一个傀儡去做太子,我族帝王,何时这般窝囊过?」
  那当朝首辅神色怅然,道:「陛下不必如此想,运气英雄不自由,妖族这是
千年未有之势,只是偏偏被陛下撞见了而已,换做其他帝王,也不见得可以做的
多好。嗯……据说,那太子断了一臂?」
  轩辕奕神色漠然:「死了最好。」
  首辅低头噤声。
  两人沉默了许久,最后轩辕奕叹息道:「可是仙平令终究是要颁下。」
  最近边境战局越来越差,等到几处重要关隘失守,妖族便可以长驱直入,直
奔京都了。
  再如何无奈,他们都得把希望寄托给仙平令。
  首辅叹息道:「原本战局尚在周旋之间,也不知道为何,仅仅一场大雪,竟
然败得那么厉害。」
  轩辕奕道:「妖怪作妖,人也作妖,朕为一国之君,空有天下,不敢满盘皆
输,便只好割舍。」
  首辅没太听明白皇帝话中的意思,却也不敢深问。
  轩辕奕从床榻上起身,首辅连忙扶住了他。轩辕奕拍了拍他的肩膀,忽然问:
「你觉得浮屿那些自称得道者的人如何?」
  首辅怔了怔,最后幽幽道:「终不可久矣。」
  轩辕奕不置可否,只是自顾自道:「他们自称得到者,能统领世间道法,能
算尽人间兴替,能一道令下,便让天地清和十年之久,他们甚至以天道自居,一
举一动皆契合至理,却偏偏不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啊。」
  首辅噤若寒蝉。
  轩辕奕道:「陪我入那座深宫,朕想再看一看那把渊然。」
  ……
  这一年除夕后的第七日,浮屿颁下仙平令。
  人族妖族停兵,天下迎来了至少十年的平和。
  ……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