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二章:风云变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已是十年…
  这十年来,江湖并不太平,自从天凌山庄被灭后,魔道就不再隐匿,频繁出
没,已接连灭掉三十多个武林门派,数百名正道高手莫名失踪,正道元气大伤,
武林各派人心惶惶。即便是魔门四大长老的武功就已胜过不少正道门派的掌门,
而魔门护法的混元掌更是无人可敌,最可怕的还是一位红衣女子,只要她一出现,
正道必然全军溃败。
  洛水城往东的三百里外,有一片大山脉,山中常年云雾缭绕,鲜有人迹。在
山脉中有一座细小的山峰竖立在其中,山峰四面皆是悬崖峭壁,垂直而下深度可
达千丈,令人胆战心惊。而要想攀上峰顶,莫说常人,即便是轻功了得的武林高
手也很难做到,在这山峰之巅上却偏偏有一座白色宫殿,也不知是何方高人居住
其中。
  「师傅,您怎么来?」
  只见一身淡紫色外衣,气质清丽脱俗的少女从密室内走出,向着密室外的白
衣女子微微行礼。
  「你闭关已三月有余,我料定今日是出关之时。寒月玄功只有突破至第九层,
形成寒月诀的清流之气方能小成,你体内隐约已有寒月诀的清流气息,乃是寒月
玄功即将突破之征兆。」白衣女子轻启朱唇,高华圣洁的气质中,透出一股神圣
不可侵犯之势。
  「徒儿在玄功第八层已经停留一年多时间了,这次闭关确有所悟,只是今日
…是爹娘的忌日,所以提前出关。」紫衣少女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中,透露着丝丝
悲伤。
  「嗯,往年的今日你都会去一趟洛水城,我知你今日也必会前去。只是你玄
功仍未小成,虽已拥有超越你父亲当年的实力,但魔门中人实力亦不弱,你切不
可鲁莽寻仇。」白衣女子嘱咐道。
  「徒儿谨遵师命,小心行事,绝不鲁莽。」
  原来这紫衣少女便是叶天诚的女儿,叶沐雪。而白衣女子乃是这座宫殿的主
人,寒月宫现任宫主,冷凝月。
  当年,年仅二十五岁的冷凝月寒月玄功已趋于大成,但闭关数次依然迟迟无
法突破,她便想下山进入俗世走走,感悟世间种种,以寻求突破的契机。
  途中听闻天凌山庄被魔门所灭之事,准备去往洛水城一看究竟,却在城外荒
野中遇见了昏迷不醒的叶沐雪,见其体质特殊乃是练寒月玄功的不二人选,便就
将她带回了寒月宫,并收其为徒。而在这之前,整个寒月宫竟只有冷凝月一人。
  说来也奇怪,自从叶沐雪来到寒月宫后,冷凝月只闭关了一次便突破到寒月
功大成之境。而现在的冷凝月早已是大成巅峰之境,达到了世人难以企及的武学
高度。只是寒月宫向来避世不出,武林中听说过寒月宫的人寥寥无几,更无人见
过现任宫主冷凝月了。
  洛水城,天凌山庄的破旧废墟中,有一座墓碑位于后院,墓前竖立的石碑上
刻着『天凌山庄叶天诚、赵青青。』十年前天凌山庄被灭的数日后,有一位叶天
诚在世时的故交好友,特意过来给叶天诚夫妇建了一座墓碑。
  叶沐雪将一壶酒两个橘子放在父母石碑前,这是爹娘生前的最爱。以往都是
空手而来,这次不知为何会带上这些…
  看遍了整个山庄,这里隐藏着她童年点点滴滴最美好的回忆,可惜十年了,
那些曾经的美好画面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不禁心中黯然惆怅「不知道你是否还
在?又在哪里?每年的今日我都会来这里看望爹娘,其实更想看到的却是你…
…雪儿好想哥哥。」
  「站住,你们跑不掉的」
  就在叶沐雪惆怅万千之时,山庄外传来嘈杂的奔跑和叫喊声,将她的思绪拉
回了现实。
  叶沐雪轻轻一跃,已站在最高处的屋顶。远远望去,两百米外有三个持刀之
人在追杀一老一少,那少年武功太弱只能躲在老人身后。而老人也难以独挡三人
的联合攻势,不多时,老人便已身受重伤,蓦然倒地,性命垂危。
  见情况危急,叶沐雪突然从屋顶消失,下一刻已出现在老人身前。这次出门
叶沐雪未带佩剑,只见她伸出纤纤玉指,双指并拢,以指为剑,朝着三人轻轻一
挥,那三人手上的坚刀竟都断了一截。
  「你…你是谁,知…知道我们是谁吗?敢多…多管闲事。」三人见眼前美貌
倾城的少女竟有如此强大的实力,不禁害怕起来。
  「叶沐雪,不知道你们是谁,为何要杀人?」这些年叶沐雪虽多次下山祭拜
父母,但却并未真正涉足江湖过,心智难免比较简单。
  「哼!我们乃是魔门中人,劝姑娘你少管闲事。」其中一人见叶沐雪说话单
纯,声音细柔。胆子也稍稍大了起来。
  「魔门?」听到魔门二字,叶沐雪心中蓦然一痛,一股久违的恨意涌上心头。
  三人见少女脸色骤变,以为她是害怕了,可片刻后就知道是想错了。强烈的
杀意从少女身上压迫而来,令那三人连连后退。
  「死!」
  话音刚落,三人已然倒地,绝了气息。
  稍稍平复心情后,叶沐雪转身看向那一老一少,那少年见她转过身来,不自
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不用怕,我只杀魔门中人。」随即查看了一下老人的伤势,道:「老人家
伤势很重,恐怕撑不了多久。」
  「感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我老头子已经活够了,死了便死了。只是可怜了我
这孙子,自小眼疾,再过两年怕是要瞎了,我死后他孤苦一人,无人照料…」话
未说完,老人就咳嗽起来。
  「老人家,你先别说话,我帮你看看他的眼睛。」
  叶沐雪走到少年身边,考虑到男女有别,她也不太靠近,距离少年不到一米
处便停下,然后将内力聚集到眼部,如此便可使眼睛视力提升数倍。少年一改之
前的胆怯,配合着睁大眼睛,只见他的眼球逐渐变成浅红色,再变成暗红色。
  初时沐雪只觉得少年眼睛有些异样,仔细观察之下,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眼部
的内力不受控制的开始消散,眼皮也越来越重,视线越来越模糊,整个人开始昏
昏欲睡。
  「我…这是怎么了?好困,好像睡觉。」沐雪轻声自语着。
  「觉得困的话,就睡吧,沉沉的睡去吧…」不知何时,老人竟然伤势全无的
站在沐雪身边,在她耳旁轻轻说道。
  「哈哈,这次赚发了,竟然有个如此绝色的美女送上门来。师傅,你不是说,
这次任务是对付一个男的剑客吗?怎么变成女的了,而且还是个水灵灵的绝色美
女,也不提前跟我说说。」
  少年假装很生气的责怪着老人,实际心中乐开了花。
  「为师我也不知道啊,听护法讲最近一年出现了个青年剑客,很是厉害,已
经杀掉数百位魔门中人,只要见过他的,就很少有活口,不过他经常出现在天凌
山庄附近,这次传来消息,说是有人进入山庄,所以才派我们来擒住此人。」老
人一脸疑惑的解释道。
  「哎呀,不管这么多了,如此佳人美色在当前,管他什么剑客了。」说完,
少年上前两步,来的沐雪身旁,鼻尖凑近佳人的秀发,使劲嗅了嗅。
  「啊,真香!太香了,怎么闻都闻不够…」少年一脸痴醉的自言自语。
  一只右手竟已摸上了美人的纤纤柳腰,也许是太过激动,少年的心中怦怦直
跳,那只手抑制不住的颤抖着。当触碰到柳腰的一刹那,温暖柔软的触感通过手
心直达大脑。
  「这小蛮腰好柔软,好舒服啊,柔若无骨,极品…极品呀…」少年再次禁不
住的自言自语起来。
  强烈的刺激感,令少年淫虫上脑,另外一只左手也忍不住伸出,缓缓来到美
人饱满挺翘的胸口。沐雪此刻闭着眼睛似乎就在沉睡,丝毫觉察不到自己最珍贵、
最诱人的部位即将被眼前这个龌龊少年所侵占。
  「臭小子,你搞什么呢?赶紧给我住手!」老人见少年的左手即将触碰到美
人的胸脯时,及时低声呵斥住。
  「哎呀,师傅,你干嘛拦着我?」突然的呵斥声吓的少年紧张的缩回双手,
随即不耐烦的责问道。
  「你小子是活腻了吧?这丫头才刚入睡,睡意还不深,你这样动手动脚,很
容易刺激到她,万一清醒过来,以她的武功,我们还能有命活吗?」老人一本正
经的解释道。
  「不过你小子的『魔瞳之眼』也是越来越厉害了,这丫头的武功恐怕不弱于
护法,连武功如此高深的丫头都能被你轻易迷惑陷入沉睡,看来之前给你炼制的
『火龙丹』没有白费啊,那可是费了为师毕生的收藏才只炼制出的一颗,你以后
可要好好孝敬我老头子。」老人一会儿赞许一会儿痛心疾首的说道。
  「师傅放心吧,只要有我吃肉,保证少不了您喝汤」说完后,突觉不妥,赶
紧又道:「嗯…师傅,下一步该怎么办?」
  「为师先问她几个问题。」老人摸了摸稀疏的胡子,思考片刻后,看着叶沐
雪说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之前在杀那三人之前,沐雪便已自报姓名过,只
是老人还想再确认一下。
  「我叫…叶沐雪。」沐雪迷迷糊糊的回答道。
  「你是哪个门派的?为何来到天凌山庄?」
  「我自寒月宫而来,来天凌山庄看望父母,还有…哥哥。」处于沉睡中的沐
雪,被老人诱导之下,全盘说出了此次下山的目的。
  「叶天诚可是你父亲?那个哥哥又是谁?」
  「叶天诚是父亲…哥哥是…雪儿最…敬爱的人,他叫…韩萧。」
  「那你跟你的韩萧哥哥有没有上床过呢?嘿嘿嘿…」身侧的少年冷不丁的插
了这么一句,吓的老人瞪了他一眼。
  「嗯…这个…还…还没有。」虽然只是无意识的回答,但回答这种敏感私密
的问题,佳人的脸上还是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仙女姐姐,你如此花容月貌,跟着那个韩萧岂不可惜,跟着我怎么样?」
  少年继续厚颜无耻的逼问道。
  这一次,沐雪没有回答,脸色瞬间变的惨白,随即突然睁开双眼,盯着眼前
的少年,少年吓了一大跳,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跑到老人身后,「你…你怎么
可能…醒了?」老人满脸惊讶的指着沐雪说道。
  「好玩吗?我救了你们,为何却暗算于我?」沐雪一脸冷色的问道,身上微
微散发出一丝杀气。
  「姑…姑娘。你…你听我说,是我老头子鬼迷心窍,看上了姑娘的美色,才
让我这个傻孙子迷惑了你。
  是我的不对,都怪我一个人,姑娘你杀了我老头子吧,只求你放过我这孙子,
他还…」
  未等老人说完,沐雪却已伸出玉指,朝着额头轻轻一点,老人应声倒地。
  她实在太生气了,好心救人却遭恶报,还在迷迷糊糊中被套出一些私密甚至
羞人的问题。好在沐雪并未觉察到有人抚摸过她的纤纤柳腰,也没有听到此二人
的对话。
  眼见师傅被轻易击杀,少年连忙跪起朝着沐雪不住的磕头:「仙女姐姐饶命,
仙女姐姐饶命…」半晌后,少年见无人应答,微微抬头望去,眼前早已空无一人。
  「师傅呀,你死的好惨呐…早知道,我们就不投靠魔门了,没想到第一次接
任务就…不过,要是没有这个任务,我也就遇不到如此绝世的仙女了。」少年趴
在老人的身上哭诉着。
  「您放心,我不会让师傅您老人家白白牺牲的,总有一天她会落到我的手上,
到时候…嘿嘿嘿…」少年一脸淫笑的幻想着。
  约莫一个时辰后…
  天凌山庄内来了一位持剑男子,看着墓碑前的酒和橘子,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义父最爱喝的千杯醉,还有义母最喜欢吃的橘子,这…难道是…雪儿?」
  持剑男子脸色一变,蓦然跑出山庄,不知去向了何处…
  连绵的山脉中,那座细小的山崖下,有道一身影自下而上快速闪过,沐雪脸
色苍白的飞上峰顶,突然猛吐出一口鲜血,立即染红了身上的紫色轻纱外衣,随
即昏倒在宫外。
  「雪儿,你刚醒,身体还很虚弱,躺着别动。」一身洁白的冷凝月坐在床沿,
看着刚刚清醒过来的叶沐雪心疼的说道。
  「师傅,徒儿辜负了您的教诲,实在没用,轻易就被小人暗算…」沐雪将天
凌山庄外的经历与冷凝月一一道出,只是略过了难以启齿的部分。
  「听你所言,那应该便是魔瞳之眼了,数十年前出现过,没想到会再现江湖。
  寒月诀本可抵御墨瞳之眼的迷惑之术,只是你寒月玄功仍未小成,体内不完
整的寒月决无法生生不息,所以才会被人钻了空子。」
  「徒儿在陷入沉睡中时,体内中总会时不时的出现一股清流,但却无法控制,
直到我用内力强行将其驱赶至脑海之中,才清醒了过来。」沐雪面带疑惑的看着
冷凝月。
  「那是你触摸到寒月玄功小成门槛后所产生的寒月决清流之气,只是它还未
能生生不息自行流转,而你强行用内功控制,导致气流失衡,产生严重的内伤。
  待你寒月玄功小成后,便不会再出现此状况了。」冷凝月淡然的解释,随即
又说道:「再休息两天后就去闭关吧。」
  「嗯…」沐雪微微点头。
  距寒月宫以北的五百里处,有一座小山坡,坡上有个偌大的山洞,洞内有一
邋遢的白发老头和一位气宇轩昂的英俊青年在说着话。
  「你小子,这次出去又杀了多少魔门中人啊?」白发老头摇着头说道,显然
不太认可少年的行为。
  「一个也没杀。」青年坐在石凳上,低头说道。
  「哦,我想起来了,今日你是去了天凌山庄。怎么样?见到你那十年未曾谋
面的小情人了吗?」老头用胳膊撞了一下青年,戏谑道。
  「唉…别提了,晚到一步,不过至少知道了她没事就好。下次我一定提前一
天守在那里。」青年一脸的懊恼,暗暗下定决心,不再让机会流失。
  「先别郁闷了,还是好好练剑吧,你刚刚剑法小成,境界还不稳。你小子真
是厉害,才二十二岁就小成了,我老头子可能将近三十岁才达到你现在的程度。」
  老头一脸羡慕的看着青年。
  「剑痴前辈,您以前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真的是…」青年没有接老头的话题,
而是问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疑问。
  「自然不假,要不然你如何能这么快就将『孤星剑法』练至小成呢。这套剑
法是数百年前的一位前辈高人所创,他与你现在是一样的情况。我老头子一身痴
迷于剑术,什么剑法都会一些,只是这套『孤星剑』无论如何都掌握不了。」老
头说完后,见青年意志消沉,随即又说道:「嘿嘿…你也别丧气,你小子如今的
剑法造诣只差我这个老头一线而已了,再过两年,恐怕老头子我也要打不过你咯。
  逆天改命这种事情虽然虚无缥缈,但只要你实力够强,我想也不是毫无机会
的。」
  老头说完后,便径直走出了山洞。
  「剑痴前辈,您与魔主交手过吗?他实力如何?」青年突然起身追上去问道。
  「嗨…别说交手了,我连见都没见过他。传闻魔主煞罗百年前从域外而来,
实力深不可测,在中原武林引起腥风血雨,江湖中无人可敌,就连许多隐世高人
在他手上都过不了十招。」
  老头突觉有些口渴,拿起随身携带的酒壶猛喝了一大口,继续说道。
  「在一次浩劫中,武林各派面临着灭顶之祸。就在众人绝望之际,出现了一
位旷世女子踏月而来,消灭了魔主,解救了武林各派。但又有传言说,魔主可能
并没有死,只是隐匿起来了。」
  「如果魔主没死,那岂不是一百多岁了?而那女子又是谁呢?」青年听闻传
言后,甚是震惊。
  「魔主是不是一百多岁,我老头子就不知道了。至于那解救众生的女子亦是
无人认得,自那以后她便再未出现过…」剑痴老头摇了摇脑袋,似乎有一丝醉意,
随意找了一处便要躺下睡觉了。
  青年亦不好再打搅他,独自返回山洞修炼起剑术。
  ……
  洛水城中,某座豪华的庭院内。
  「祭司大人,属下恭候大驾。」一中年男子对着刚刚入院的红衣女子弯腰行
礼。
  「陆护法,你请我来此,所为何事?」红衣女子一脸冷淡的说道。
  「我得到消息,已经知道了叶天诚女儿的下落。」
  「哦?那你还不快去抓来,问出玄阴珠的下落,待在此地何意?」红衣女子
脸上出现一丝不悦,十年了,都仍未找到玄阴珠,魔主已经不耐烦了,她作为魔
门的大祭司,常年陪伴在魔主身边,自然免不了挨骂,心中难免有些怒气。
  「祭司大人息怒,并不是属下不去抓,而是她那背后的实力太过强大,属下
也无把握,所以想出一计,只是需要您出手相助……」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说出
了计划。
  「行了,这些年我已帮你出手过多少次了?自从你学会魔主传授的『九转逆
魔』后,又抓了这么多武林高手,理应实力很强了。这次我可以出手,但绝无下
次,你好自为之,我先回魔门了。」红衣女子说完后,便一跃而起,飞出庭院消
失在视线之中。
  待红衣女子走后,一个青年男子唯唯诺诺的从里屋走出。
  「爹,她…她是谁?敢这么和您说话。」青年不解的问道。自他记事以来,
从未有人敢如此对父亲说话。更何况那红衣女子还是位美艳绝伦的大美人,对于
美人,父亲一向都是喜欢肆意玩弄的,今次却对那红衣女子毕恭毕敬。
  「瞧你这点出息,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孬种儿子?…胆子小、天资差、武功
又弱,到现在才学会混元掌第三层,你说说看,你有什么优点?」中年男子看见
这个儿子就来气。停顿片刻后,又说道:「她叫蓝姬,乃是魔门大祭司,实力与
我相当,只是魔门中所有的高手包括我在内,都中了她的『噬心咒』,故而不得
不对她唯命是从。你爹我本以为提升内力,超越她之后就能解除『噬心咒』,所
以抓了大量武林高手,用『九转逆魔』吸取他们的内力,只是这个功法极其浪费,
所吸收的内力只有一两层可以为我所用,而且随着内力的提升,也发现单靠提升
内力是无法解除『噬心咒』的。当世除了蓝姬和魔主外,便只有传说中的寒月诀
可以抵御和消除咒术。所以在这此计划中,你也要听我安排……「中年男子解释
完后,也跟青年说了一下计划,希望他到时候能起到关键作用。青年虽然有些害
怕,但他更怕眼前这个父亲的威严,只得连连点头答应。
  半个月后…
  洛水城往东三百里外的山脉中,一个人影在各山峰间飞行奔走,如此这般已
经持续了整整三天。
  今日终于有所发现,望着前面不远处竖立着的细小山峰,四面皆是千丈悬崖,
暗暗心惊。他坐下休息片刻,待恢复体力后,运起内力施展轻功,快速攀上山峰。
  眼看即将登顶时,突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冲击力逼迫而来,身体不受控制的
往下落。那人心有不甘,一脚踩在山壁凸起的岩石上,运足全身内力,再次往上
攀登。
  「哼!不自量力。」
  山顶传来一道冷淡的仙音,随即风云骤变,自天上的白云中冲射出一道巨大
的剑光,这是由气流凝聚而成的剑意所散发出的光芒,剑光中蕴含着难以抵御的
圣洁之气,似乎可以净化一切邪恶。
  看到剑光出现的那一刻,那人震惊不已,这真的是『人』所能掌控的能力吗?
  「前辈,在下是武林盟主陆永鹏,无意冒犯,此次来访只是有事相求,事关
天下苍生…」
  没有时间继续震惊了,这种力量是他绝对无法抵御的,若再不求饶,待剑光
落下的那一刻,就是他化为飞灰之时。
  骤然间剑光消散,陆永鹏如释重负的落在山脚下,浑身已被冷汗打湿。
  「陆盟主,我一向不管凡俗之事,你来找我,恐难以如愿。」山顶的仙音再
次传来。
  「百年前寒月宫的创派宫主除魔卫道,拯救了整个武林同道。此次魔道卷土
重来,武林各派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天下间已无人无派可与魔道抗衡,如此下
去正道武林必有灭顶之危。陆某虽为武林盟主,然而身单力薄,无力扭转颓势,
还望前辈体恤苍生解救世人,在下感激不尽。」陆永鹏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声泪
俱下,紧张的等待着山顶女子的回复。
  「陆盟主说的倒也头头是道,只是我已勘破红尘,不便再管俗事……这样吧,
待我那徒儿出关后,让她下山助你一臂之力,短则五日长则十日,届时她自会下
山去寻你,你且先回去安排吧。」话音刚落,山间恢复了宁静,天上的白云也恢
复成本来的样貌。
  陆永鹏听完后颇为激动,心中暗暗窃喜。也不知是因为山顶女子派徒弟来相
助而高兴,还是庆幸山顶女子没有亲自出山,毕竟她的实力实在是…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78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