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


  春雨菲菲,雨雾弥漫,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恰似穿成的珠帘,如烟
如云的笼罩着一切。春雨绵绵,小雨点落在早春的花瓣上,滚动着,犹如千颗万
颗闪烁着五颜六色光彩的珍珠。
  在这个烟雨飘摇,乍寒还暖的时节,一队穿着精良的武士护卫着一辆华丽的
马车慢悠悠的前行,下了官道,去向南郊。
  弯曲的羊肠小路,经过春雨的浸润,早已有点泥泞不堪。不过马车在武士的
迁扶之下,却如履平地一般。
  春雨淅淅,路上的行人早已四散躲雨,天地一片寂寥,只余马车轱辘传来的
吱嘎声音。还有,马车内也不时溢出那令人销魂的呻吟,使人听闻面红耳赤。
  朱高炽正懒散地躺在马车的主座,衣着光鲜亮丽。只是他的下衣以被褪下,
一位天地灵秀,媚眼迷离的绝色佳人正俯身向前,赤身裸体地跪在精美华丽的毛
毯上,型姿优美,媚态百盛。芊芊玉手一上一下握住朱高炽的巨大肉棒套弄摩梭,
一张诱人的樱桃小嘴则含住朱高炽的那悠红的龟头吮吸,并不时由鼻腔发出舒爽
的声音。
  绝色佳人身旁还有一位姿色与她不分秋色的女子,也是身无褴褛。她肌肤晶
莹雪白,身材也比一般女子高挑健硕。最可奈的是她的一对破涛汹涌的豪乳,比
那位含着肉棒的佳人的钟灵毓秀的双乳还要大上几分,但又不突兀,配上健美的
身姿,真可谓是天地佳作,令人心醉迷离。
  那女子也是星眸迷离,瘫坐在毛毯上,健美光洁的玉腿分开,露出那美艳娇
嫩的肉穴。朱高炽也不客气,魔手伸进那紧窄滑嫩的肉穴挖扣起来。
  温暖泥泞的花房被持续玩弄,女子浑圆的美腿不住的微颤,玉手也别在身后,
支撑着摇摇遇倒的娇躯。随着娇躯的摆动,那得天独厚的豪乳也不安分的跟着摇
曳起来,带动那高耸乳头上别着的缅玲发出那清脆的声音,带给她痛苦而又刺激
的别样快感。
  「呼呼……好……爽死霜奴了……继续啊……不要停」在肉穴和乳头双重快
感的刺激下,玉嘴也不住发出动人的娇吟。
  如此美貌动人的女子,又自称霜儿的想必就是江湖十大美人之一的庄青霜,
那含着朱高炽肉棒的必然是同为十大美女的虚夜月了。
  虚空夜月,金屋藏霜。曾经艳贯京华的绝色双美,多少江湖人士,包括朱高
炽都想收入府中,但却被韩柏捷足先登,让众人引以为憾。不过自从韩柏死于漠
北,他的众多如眷美妻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音讯全无。想不到竟然被朱高炽收入
囊中,朱高炽一直是青霜夜月的追求者,这次也是得偿所愿。
  不多时,霜儿猛的惊叫一声,早已不堪征伐的她,花房肉壁一阵抽搐收缩,
然后如同被抽走了所有力气般,四肢大张的瘫在毛毯上,仿若无骨的一动不动,
娇喘吁吁。
  朱高炽把手指从霜儿那泥泞不堪的花房中缓缓抽出,带着那淫汤浪水不住的
流出花房。朱高炽的手指也沾满了霜儿的淫汁,不时有点点滴滴银晶落下。朱高
炽把手指放在鼻子一嗅,不由感慨霜儿稚嫩肉穴的美好。那淫汁没有半点骚味,
却有淡淡的清香。
  那边月儿见自己的好姐妹拔得头筹,让朱高炽在细细品味她的淫汁,有点不
开心。虽然还在吮吸着朱高炽的龟头,但用着呜咽的声音示意着朱高炽,翘臀也
在不断的扭动。
  朱高炽注意到了月儿的争风吃醋,心里别提多舒爽了,用手掏了掏月儿那钟
灵毓秀的奶子,让月儿浑身激荡不已。然后又一巴掌狠狠拍到霜儿的肥臀上,发
出清脆的响声,并留下红红的印记。霜儿顿时肥肉横溢,玲声四起,刚刚才停息
的花房淫汁也再次潮喷,撒了毛毯一地。
  「霜奴,来帮月奴清理一下她的肉穴,她想要了。」朱高炽对霜儿发号施令
道。
  霜儿待到脸腮潮红褪去,幽怨的媚了朱高炽一眼,使得朱高炽心中一荡,才
施施然起身,移到月儿身后,玉指重重按了一下月儿光洁的小肚。月儿吃痛,粉
嫩的脖子也昂了起来,樱桃小口从朱高炽龟头上褪出,嘴里不住发出啊啊的浪叫。
  原来月儿原本光滑平坦的小腹尽然鼓起,宛如怀胎多时的孕妇一样。更可恶
的是月儿的花房嫩穴被撑开,粗大的水晶琉璃棒塞了进去,使得月儿的蝴蝶般的
花瓣嫩肉外翻,紧紧串绕禁锢着琉璃棒,但不时有淫水从琉璃棒溢出。月儿的稚
嫩肛门也插着水晶琉璃棒,并不时的伸缩微颤着。
  月儿的景象很容易就被老狼们想到是在被惨无人道的灌肠。事实上月儿经受
着比灌肠更痛苦,她的嫩穴和肉菊都被灌进海量的清溪流泉,美酒不仅溢满整个
嫩穴和肉菊中,还反灌入她的肠胃中,使得她的小肚涨起。为了防止她无意识的
喷撒美酒,还用万恶的水晶肉棒封住,不过好在月儿媚骨天生,不仅能承受得起
这种折磨,而且引以为乐。
  霜儿爬到月儿身后,拿起玉壶放在月儿的翘臀下,把她摆成女子蹲坑的样式,
然后缓缓的抽出水晶肉棒,月儿顿时哦哦哦的浪叫,声音充满那寂寞的荒野。
  不一会儿,清溪流泉带着丝丝月儿的淫汁从花房流进玉壶里。待到取肉菊里
的水晶肉棒时,霜儿将肉棒抽出一段却又猛的塞了进去,月儿猛的身体一震,发
出闷哼的声音,然后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霜儿,霜儿不以为意,吐出她的小香
舌,令人莞尔。
  月儿待到体内美酒流尽,身体一阵舒坦之时,花房传来一阵阵的空虚之感。
赶紧握住朱高炽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花房,一贯到底,直抵花心。月儿也发出满
足的声音,娇躯摆成观音坐莲的姿势,挺起翘臀,扭起小蛮腰,花房在朱高炽的
肉棒上上下下。「哦……哦……好棒……爽死月奴了……」月儿的小嘴不住的浪
叫。
  在一旁嘴对嘴喂着朱高炽清溪流泉的霜儿有点不乐意了,放下酒杯,服侍朱
高炽躺在自己的美腿上。弯下倩腰,使自己的豪乳对准了朱高炽的嘴,解开缅玲,
一股热流在乳房中生成,喷涌想要从乳头溢出。霜儿赶紧把乳头塞进朱高炽的嘴
里,热流顿时喷薄而出。
  朱高炽还在回味从月儿花房浸润的清溪流泉,感受它的温润香浓。这时嘴里
又感受到了清淡的甘甜乳汁,人间仙境不过如此。
  无边绵绵细雨这时已经停下,天色也渐渐明亮起来。随着骏马的一声嘶吼,
马车稳稳的停在一座依山傍水的山庄门口。山庄主人宋鲲早以等候多时,见到马
车停下来,赶紧跪下行礼。
  「老奴恭祝太子殿下圣安,太子殿下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马车内毫无应答,只有一阵一阵的娇喘呻吟声音传出,马车也随着呻吟声音
微微晃动。武士也站在一旁,毫无反应。许久,宋鲲就这样一直跪在地上,双指
都安在泥土里,眼中凶光一闪,旋极又恢复平静。宋鲲心里明白,这是朱高炽给
他的下马威,这也是他们武林中人的悲哀,无论他们武功多么高深,都必须依附
皇权。即使是号称正道翘楚,白道泰斗的慈航静斋,只要皇帝一声令下,也将会
灰飞烟灭。这也是他请朱高炽做客的原因。
  马车上,朱高炽在闭目沉思,而霜儿,月儿正在用小香舌帮他清理下体脏东
西。朱高炽一边双手不闲着,在月儿的香背上缓缓滑过,使的月儿一阵娇颤。另
一方面,思绪早以散了开来。
  对于宋鲲,他一直抱着矛盾心里,虽然宋鲲在他争夺太子之位中出力甚多,
加之他女儿给他生了一位不错的皇子,使的他对宋鲲稍有感激。但宋鲲在争夺太
子之位时,所拥有的力量,让他忌惮颇深,如果不是现在太子之位不稳,对他还
用的着,不然就一刀砍了他。不过最近探子回报,说宋鲲已经时日不多,但深懂
帝王心术的他,总感到深深不安。所以这次也借着宋鲲前来邀请他,过来探查一
番。
  待到月儿霜儿将他华服整理妥当,朱高炽才掀开马车席帘,威严的回到:
「宋卿家免礼」。宋鲲起来后,赶紧示意在一旁的美女剑客寒碧翠爬在马车下面,
当个人肉板凳。朱高炽下得马车,把席帘盖上,掩盖住虚空夜月,金屋藏霜的无
尽风情。朱高炽尽显威严肃穆,如果不是看到寒碧翠爬着而显入出来的肥美挺翘
的大白屁股和黝黑滑嫩的耻毛而使得自己的下把不自然的凸起,会更好。
  都是男人啊,朱高炽和宋鲲会心一笑,然后由宋鲲迎着,进入内堂,朱高炽
坐在主座。内堂布置华丽,上好的楠木家具分列堂下,正中放着一鼎紫金香炉,
袅袅青烟腾龙凤舞,闻之令人心旷神怡。
  宋鲲屏退左右,内堂只有朱高炽和他正襟危坐,还有一名黑衣男子面无表情
的站在朱高炽身边,眼中精光闪烁,显然一位绝世高手。
  宋鲲的侍妾被打发到外面,她们也没闲着,朱高炽的武士围住了她们。寒碧
翠,薄昭如等一身武士服打扮,娇躯被紧身武士服戈勒出女人完美的曲线,里面
空无一物,那如同蟠桃般的胸脯上,两粒突起的玉珠清晰可见,走起路来两只丰
挺的奶子微微颤颤,令人炫目。
  最可人的是她们武士服下面裤裆处掏了一个大洞,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暴露
无遗,真是美不盛收的开裆裤。武士们纷纷掏出自己的大鸡巴选择自己的目标干
了起来,有人没抢到肉穴的也挑选她们的肛门,樱桃小口,甚至于她们的纤纤玉
手来发泄。一时间浪叫盈盈,精液横飞,天上人间。
  内堂大门紧闭,外面的浪叫淫声无法传递过来,宋鲲和朱高炽这时正在里面
商量着大事。
  「这是老奴截获的一封密信,事关重大。老奴本想亲自送往,但这副残躯出
不了门,想差人又怕泄密,只能请太子殿下亲自阅览,殿下莫要见怪」
  接着,宋鲲用枯瘦的老手微微颤颤的给朱高炽递了一封信,在黑衣人检查没
事后,朱高炽读了起来,脸色越来越凝重。良久,才放下手中的信,对着宋鲲问
道:「宋卿家,这信确定是真的吗?」「这信千真万确,上面还有慈航静斋的印
记,这是造不了假的,何况还是慈航静斋的门人亲自来送。幸好我们早有防备,
在她们交接之前拦下这封信。」宋鲲气喘吁吁的回答道。
  朱高炽一阵低落,信中的内容刺激了他,有点低沉。「慈航静斋为什么要这
么做,这对她们有什么好处。」
  宋鲲心中一喜,见事情有希望,赶紧添油加醋道:「太子殿下,如果你登基,
我们这些黑道人物也会跟着太子您享福。但慈航静斋肯定不乐意,如果她们推选
汉王成功,她们也将维持她们的武林盟主地位啊。」
  「那她们会成功吗?」朱高炽被说动了。
  宋鲲思索了一会儿,才回答:「其他不好说,但以慈航静斋与陛下的交情,
以及她们在江湖中的地位,有很大机会成功。毕竟曾经先皇也被慈航静斋说动,
想改立陛下为太子,只是一系列变动,没能成功。」
  事关皇位宝座,朱高炽被宋鲲说的焦躁不安。「那我该怎么办,宋卿家。」
  「如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除掉慈航静斋。慈航静斋能够参与皇位更迭,
已经是冒犯皇权,太子殿下也不想自己的子子孙孙被慈航静斋操控吧。」
  朱高炽若有所思,但面露难色,诺诺道:「恐怕父皇是不会同意的。」
  宋鲲胸有成竹,「此事老奴早有定计。」然后拍拍手,一位国色天香的丽人
缓缓的从推门而来,她由头饰发型以至身上的华服,无不精致考究,色彩鲜艳夺
目,把这大美人衬托得如天上光芒四射的太阳,有种高不可攀的尊贵气派。她的
神情虽端庄柔美,但骨子里却蕴荡着使男人怦然心动的野性和媚惑力,使任何男
人都渴望着能和她到床上颠鸾倒凤享尽风流。
  朱高炽心中一颤,几乎跳了起来:「皇爷爷的陈贵妃。」
  宋鲲点头道:「就是她,来,让太子殿下舒爽一下。」然后和黑衣人退了下
去,内堂只留下朱高炽和陈贵妃。
  陈贵妃见宋鲲离开,便媚眼横飞,对着朱高炽道:「太子殿下,请看淫奴霓
裳羽衣曲。」
  刚说完,陈贵妃便舞动起来,百魅丛生。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
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
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她舞姿轻灵,
身轻似燕,身体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步步生莲花般地舞姿,如花间飞舞的
蝴蝶,如潺潺的流水,如深山中的明月,如小巷中的晨曦,如荷叶尖的圆露,使
我如饮佳酿,醉得无法自抑。
  朱高炽看的心神荡漾,小弟弟将要冲天而出,赶紧用手捂住。陈贵妃看到后,
向朱高炽飘了一个媚眼。然后随着身体的扭动,身上的华服自然而然的褪下,只
留下几近透明的单薄青色内衣,胸前嫣红双点,两条美腿之间黝黑靓丽的阴毛尽
显。陈贵妃裹着一身香气飞舞到朱高炽身边。握住朱高炽的小弟弟,香唇在朱高
炽耳边轻吐:「殿下,奴家跳的好看吗?」朱高炽嘴角哈嘛都出来了,忙点头。
陈贵妃的容姿或许会与霜儿月儿平分秋色,但她的成熟野性却是霜儿月儿无法比
拟的。
  陈贵妃动作越来越放肆,直接趴到朱高炽身上,握着朱高炽的手指导他解开
自己最后的束缚。她内衣衣带被解开,顺着香嫩的肌肤滑落腰间,两团丰满诱人
的小白兔不安的弹跳起来,白花花的亮瞎了朱高炽的狗眼。
  这还不算完,陈贵妃玉手使朱高炽的嘴贴到自己光洁的小腹处,然后将一旁
的清溪流泉顺着自己粉颈倒下,没救沿着陈贵妃细腻肌肤流下,经过她那高耸的
双乳,流到朱高炽的嘴里。朱高炽的嘴唇紧吸住陈贵妃嫩滑的小腹,舌头也不安
分的舔了起来。陈贵妃星眸迷离,嘴里也发出呜呜的爽快呻吟。
  陈贵妃将壶中美酒倒尽,又拾起一旁的糕点,放在自己的花房嫩穴中,抽插
起来,直到糕点上布满淫丝,才抽了出来,塞到朱高炽的嘴里,「殿下,来尝尝
奴家特制的贵妃糕。」
  糕点入口即化,香酥软糯,带有浓郁的女子芳香。品尝完糕点,朱高炽原以
为陈贵妃还会喂他什么小食,但陈贵妃一把把他从主座上扯了下来。她自己爬上
椅子,双手握住扶手,玉膝跪在椅子上。内衣应声脱落在地,陈贵妃将她无尽美
好的玉背和肥美的翘臀展现给朱高炽。
  陈贵妃摆动腰肢,肥臀左右摇晃,嘴里尽是诱惑之声:「殿下,来尝尝奴家
的滋味如何。」
  朱高炽看着那浓密黝黑的阴毛里粉嫩阴户,哪能忍住这诱惑,赶紧手忙脚乱
的褪下下衣,露出早已肿胀粗大的肉棒,顺着已经湿滑的阴户,挺起腰肢,插了
进去。
  陈贵妃的花房肉壁层层叠叠,对朱高炽肉棒吮吸紧绕,一点不比霜儿月儿差。
加之陈贵妃魅功修炼已久,这快感尽比屌霜儿月儿还要强烈,不多时,肉棒就将
浓稠的精液喷到陈贵妃的花房里,肉棒也软下来退出了花房。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虫儿也开始和鸣起来。宋鲲听闻朱高炽传唤,推门进
入内堂。朱高炽坐在主座,神清气爽。一旁的陈贵妃华服已经穿起,俏生生的退
了出去,只是脸上红潮还未散去,地上毛毯上的淫水还清晰可见。
  宋鲲乐呵呵的询问朱高炽道:「太子殿下,陈贵妃的滋味如何?」
  朱高炽回味无穷:「不错,不错。」
  见朱高炽十分满意,宋鲲则接着说道:「陈贵妃,真是风华绝代啊。想当年,
太祖仙逝,陈贵妃也在那时失踪,让人应以为憾啊。陛下登基后,还专门去找过
她,只是终无所获。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老奴在无意中找到她。」
  顿了顿,接着说道:「老奴以为太子殿下不如将陈贵妃献上去,以安抚陛下
的相思之苦。」
  朱高炽犹豫了起来:「进献陈贵妃给父皇,这不好吧。」如今父皇有疾在身,
如果见到陈贵妃,必然是夜夜笙歌。过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到时候,他就
是害死父皇的罪魁祸首。「这会害了父皇的。」
  宋鲲冷声道:「陛下不死,太子殿下您怎么登基呢?何况皇位的争夺最为残
酷,千万不能有儿女之情,不然就会害了太子殿下您。废帝朱允文就是前车之鉴。
只要太子殿下登基,什么困难都会迎刃而解。」
  朱高炽点了点头,皇权之争从来都是血淋淋。胜者为王败者寇,朱允文在位
时多有责难,父皇甚至要装疯卖傻才能躲过一劫。等到父皇登基,自己立为太子,
以前梦寐以求的霜儿月儿就会光腚让自己搞,还不是皇权在手,宋鲲说的似有道
理。
  但转头一想,这事没这么简单,开始质问宋鲲:「宋卿家这么极力攒动这事,
不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宋鲲早已想好说词:「老奴有私心啊,一方面老奴和慈航静斋是死敌,如果
慈航静斋覆灭在老奴手中,老奴真是有无上荣光啊。另一方面为了小殿下,希望
殿下登基后看在老奴的面子上立小殿下为太子。」
  「立太子的事以后再议。」听到宋鲲的辩解,朱高炽阴沉的面色渐渐好转。
不过还是放心不下,事宜黑衣人上前:「听闻宋卿家身体不适,这位武林高手专
研疗伤武学,现在就让他为宋卿家诊断一番。」
  宋鲲默运魔功,全身气息变得混乱,坦然接受黑衣人检查。许久,黑衣人才
向朱高炽点点头,示意宋鲲命不久矣。
  朱高炽命令手下送上千年辽参,安慰宋鲲道:「宋卿家不必担心,安心养伤,
这里有千年辽参,宋卿家定能康复。诸多大事还等着宋卿家帮忙呢」
  宋鲲赶紧万分感谢,朱高炽则带着陈贵妃满意而归。
  宋鲲望着越来越远的太子车队,直到看不见了,才起身平复正常。不过这时
猛的吐了一口淤血,原本干枯的身体也挺拔起来,惨白的圆脸也变得红润。看着
没影的车队,一阵沉思。想不到太子身边还有此等高手,看来要严加注意了。魔
种真是好东西,如此强劲的高手都能骗过去。既然朱高炽你选择了夺皇位这条路,
就不怪我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到时天下就改为姓宋了。
  想到这里,心情舒畅了起来,哼起了小曲。接着又召乎薄昭如过来,把她装
扮成人肉马匹的样子,骑上她,来到后花园假山隐密处。
  宋鲲将薄昭如放在外面假山的石柱上,让她自娱自乐。自己一个人进入到假
山密室中,这里四周石壁都点亮蜡烛,灯火通明,像是牢狱一样,调教用具也一
应齐全,一位绝色佳人正接受着最残酷的凌辱。宋鲲眼中尽是淫荡,舌头舔了舔
干枯的嘴唇,脸上笑意盈盈。
  秦梦瑶啊,秦梦瑶。想当年你驾临京城,高高在上,对我看都不看一眼。现
在还不是被老夫调教的像骚狗一样。你在仙气凌然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被我们
屌。不过你放心,马上你就有伴了。听闻靳冰云的姿色和你一样绝代双华,老夫
真是寂寞难耐啊。为此特地研制对付她的手段,将来可以和你们师姐妹一起双飞,
想想真是开心啊。
  哈哈哈……
  而此时,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慈航静斋乌云密布。后山赏雨亭,泉水
叮咚叮咚作响。现任斋主靳冰云站在亭内,看着手中信入了神,即使兰素心来,
站在靳冰云身后都没有反应。
  兰素心是靳冰云收的徒弟,姿色天赋巨佳,秦梦瑶也对她多加赏识,把她的
佩剑飞翼剑赐给兰素心。兰素心的剑心通明也紧次于秦梦瑶和靳冰云。
  靳冰云眉头紧锁,看着信一言不发,良久才长叹一声,信也在玉指间飞灰烟
灭。回过头看到兰素心俏生生的站在那,白衣飘飞,仙气凛然。
  靳冰云则麻衣素服,思考一下,玉手从怀中拿出还带体香的斋主印记,交给
了兰素心。
  兰素心心中一颤,「师傅……」靳冰云玉手一挥,打断了兰素心的说话,正
色道。
  「徒儿,为师要你立刻带上斋主印记,速度下山,在怒蛟岛上隐居起来。」
兰素心不解道:「师傅,什么事情会这么严重?」
  靳冰云牵着兰素心的玉手,有点柔声道:「江湖上将有一场针对静斋的波澜。
一般的风波,静斋能自信挡住,但这次不同,这次的风是直接从那里吹过来的。
靳冰云指了指皇城位置。
  接着靳冰云又说道:「怒蛟岛现在虽然荒废了,但上面留有你梦瑶师叔的诸
多后手,浪翻云大侠也有典藏在那儿,你要好好研习。静斋的命运,武林正道的
命运,还有大明的命运都托付与你手了。」
  「师傅,徒儿不愿与你离开,咱们一起面对这场劫难吧。」兰素心有点带着
哭腔的声音拥到靳冰云怀里,眼中泪光盈盈。
  靳冰云轻拍她的粉背,安慰道:「乖徒儿,你的责任重大,怎能如此儿女情
长。现在你必须隐居起来,暗中找到这次风波的幕后黑手,切记千万不要暴露你
的静斋的身份。」
  兰素心从靳冰云怀里起身,圣洁的面容恢复了平静:「弟子明白,弟子一定
不负师傅所托,捍卫武林正道和大明天下。」
  靳冰云轻点玉首,然后嘱咐道:「去吧,记住,道魔本为一体,用之存乎一
心。还有,女人就是最强大的武器。」
  靳冰云交代完事情后,就闭眼打坐,施法大无畏印,宝相庄严圣洁。兰素心
对靳冰云行一个跪拜大礼后,就转身离开,天地归于一片宁静。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5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