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


              第三章风起云涌
  剩云残日弄阴晴。晚山明。小溪横。枝上绵蛮,休作断肠声。但是青山山下
路,春到处,总堪行。当年彩笔赋芜城。忆平生。若为情。试取灵槎,归路问君
平。花底夜深寒色重,须拼却,玉山倾。
  连续几日淅淅沥沥的雨声停了,窗外已是一片浓重的暮色。推开门,一股山
雨过后的寒凉扑面而来。夹杂着泥土的芬芳气息与山间草木的清芬。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绵绵细雨过后,山中莫名的凄凉,凉风肃骨,寒彻心扉。往日的我总要点起
篝火,裹上破旧的毛毯抵御那刺骨的寒气。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每日熟念感悟悟道经,虽仍不解其含义,但每当默记于
心,暗暗想起,一股热流从丹田起,汇入四肢百骸,生生不息。那热流不受控制
的在我身体乱串,无意识的冲击我的奇经八脉,给我带来刺骨的痛楚,使我感受
地狱般的煎熬。甚至于有时我疼痛难耐,晕厥过去。
  不过这苦难带来的好处也是明显的,我的身体感觉有如百牛之力,而且耳聪
目明,精神竟然能感受到以前无意识忽视的万千事物。
  最重要的事是我熟读悟道经后就没有觅食了,但现在么有感到有丝毫饥饿感,
这就是这卷仙法的奥妙之处吗?看来仙女姐姐对我大有深意啊。我现在必须通晓
悟道经的含义,为今之计,只有请教小县城的高人了。
  县城虽小,但也藏龙卧虎,不过城里的「大仙们」都高贵的很,没有个好价
钱是不会出手的,但我囊中羞涩,能够找到的就是城外单独摆摊的周半仙。
  周半仙虽然号称仙之下,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但只是他自己号称而已。从
他那时灵时不灵的卦象就可看出他的道法之浅,不过他的收费很低,什么算卦,
驱邪甚至治病接生都能做。这样引得没多少银两的村中嚼舌长妇时长在他那儿问
长问短。
  我匆忙赶到那里时,周半仙正准备收摊,脸上身上那崭新的伤痕显示他刚才
的不愉快。即使感应到我的到来,他也只自顾自地忙着他的事儿。
  「这位小哥,老夫已经收摊了,你明日再来吧。」他对着我挥了挥手,示意
我回去。
  不过我知道怎么应付这位老滑头。我当下拿出我的所有家当,一块珍藏好久
的银锭,在周半仙的面前晃了晃,然后赶紧收入怀中。
  周半仙被白花花的银锭亮了一下眼睛,想要伸手去抓,却看见我立刻把银锭
收了回去。他也不由得的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撸了撸还剩一半的山羊胡子。
  然后对我笑了笑道:「这位小哥,看来你是有急事找老夫。老夫本来要收摊
了,但今天为了小哥你,老夫特地破下例。说吧,找老夫有何事。」
  我看这周半仙因为那「真挚」的笑容而露出的泛黄的牙齿,感到阵阵恶心,
不过还是掏出那本悟道经给周半仙看,并询问道:「周仙人,这是我无意中得到
的宝书,万分求周仙人指点。」
  周半仙点了点头,但他翻开书看了几页,也愣住了,他也看不懂啊。不过周
半仙眼乌珠一转,心里就有了定计。他看是看不懂,可眼前的小哥也看不懂啊。
  只要随便忽悠几句,将面前小哥忽悠个头晕脑胀,让他乖乖的把银锭送上就
行。
  接下来,周半仙定了定神,装模作样的认真翻阅起来。
  良久,周半仙把书一合上,闭目养神,手指捏成兰花的样子,装作深思熟虑。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才看着我焦切的样子,沉声道:「道可道,非常道也。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
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道,自然也。
自然即是道。自然者,自,自己。然,如此,这样,那样。」
  我感到云里雾里,干紧问道:「大仙,什么意思?」
  周大仙胸有成竹回答道:「一切事物非事物自己如此,日月无人燃而自明,
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风无人扇而自动,水无人推而自流,草
木无人种而自生,不呼吸而自呼吸,不心跳而自心跳,等等不可尽言皆自己如此。
  因一切事物非事物,不约而同,统一遵循某种东西,无有例外。它即变化之
本,不生不灭,无形无象,无始无终,无所不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过而变
之、亘古不变。其始无名,故先人强名曰:道。」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说明白点,道无处不在,一切皆为道也。如你所
思,你所意,你所行,你所动,皆是道。道亦是存在。」
  我心中一动,若有所悟,继续询问道:「那我该怎么修炼道呢?」
  周大仙看说了这么久,在说他就要词穷了。赶紧总结道:「道」是推动宇宙
运行最根本的规律,是「天」的意识,它不受任何的限制。
  当我们去思考「道」时,它从一个巨巢中生生不息,于是万物生,当我们去
感受它时,天人合,于是万物静。
  道是天地最根本的力,它无时无处不在,它超越一切,即在变又不变,若一
定有规律则「大道至简」。
  人有意识,而天也有意识,意识并非物,天的意识和人的意识没有分别,都
从于道,人的意识和天的意识是纠缠在一起的,所以你的想法一定有天的烙印,
你的命运同样也不全由你掌握。」
  然后故作高深道:「既然一切都为道,那这书就顺着你的构想,你的感悟所
解读。因为你就是道,道就是你本身。」
  「那我该怎么入手呢,我现在毫无头绪啊。」我抓了抓头皮。
  周半仙咳了一下,指了指天说道:「古今典集都是先人以天地为师才能有所
感而著成。小哥也可以以天地师,每日仰望星空,然后感悟天地,必有所成。」
  话音未落,周半仙手就把手伸了出来,示意一下。我虽然仍然一知半解,不
过依然很满意,赶紧把白花花的银锭奉献上。周半仙也很满意,只一顿忽悠就可
以不愁接下来的几日生计。
  告别了周半仙,回家以是明月高升,满天星斗。我借助于柔和的月光,继续
拜读起悟道经来。
  今日的星空格外灿烂,夜空深邃,星光淼淼。我研读着书中的道,思绪则随
着天空的点点星光,飘向远方。我即为道,那满天星辰也是道,天地也是道,那
我就如同这片天地。那我化入这天地如何。
  想到这儿,不知为何,看着满天星空闪烁,我的心神也随着飘荡。一股强烈
的睡意袭来,使我眼角打结。我想抵挡这无尽睡意,但终究还是沉睡过去。
  睡梦中,我感到一个无形的力量将我的神识带出我的躯壳。当神识出窍之后,
天地巨变,一片虚无,我的肉身也消失不见了。
  整个世界都消失不见了,我的神识在一片混沌之中。天地一片寂静,没有任
何的生灵,没有光和热,甚至于天地我都感觉不到了。只有我的神识飘荡在这儿。
  孤寂,黑暗,空虚,害怕。想要逃离,却无路可退,自己像是被固定在这里。
  想要大声呼救,却发不了声,开不了口。只能在这无尽黑幕中煎熬。
  过不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个点,在黑幕中显的尤为耀眼,但我却丝毫感受
不到刺眼。那柔和的光芒,使我安定下来,让我联想到许多以前美好的回忆,顿
时一股热泪盈眶流出。
  但那光点又消失不见了,我立刻焦躁无比,心中一片混乱,想要向前寻找那
个点。就在我伸手的啥那,那个点又出现了。或许是因为我的影响,那个点崩裂
开来,射出最耀眼的光芒,点亮了这无尽黑幕,生机又回到了这世间。
  光茫渐渐散去,一团一团生机盎然的云烟升起,里面星光点点,感觉如同我
仰望星空,看到的星光一样。世间不在寂寞。
  云烟随着我在盘旋牵动,但又快速的往外飞旋。我蓦然发现,我也随着这些
云烟一起飘远。
  随着越走越远的云烟,整个空间也越来越明亮,各种云烟形状颜色各异,在
星光璀璨的点缀下,形成那最壮美的景像。
  我却没有欣赏的心情,那点点星光里一幅又一副景象传入我的脑海。万灵的
出生,成长,以及最后的消亡,都印在脑海中。人的悲欢离合,月的阴晴圆缺,
潮涨潮落,风卷残云。我时而为之感动,时而为之愤怒,最后陷入深深的沉思之
中。
  不知过了凡久,我被停住了前进的脚步。我正在疑惑之间,身边的云烟都快
速的往前汇聚,直到知道一个浑身充满无上荣光的巨人出现在我的面前。
  但我错愕不已,那巨人跟我一模一样,目光正在远眺前方,健壮挺拔的身躯
点亮了整个空间。
  接着,那巨人回过神,看了我一眼,我不受控制的飞向了他,当我和巨人接
触到的那一刹那,无尽的力量充满了整个身躯,整个世界万物生灵皆可被我操控,
一念生,一念死,我就是主宰。
  但我也发现了不对劲,我的神识尽然在慢慢虚化成那巨人的一部分。直觉告
诉我,到时虽然自己可以成为无上主宰,但那已经不是自己,不是江宝心,只是
眼前的巨人。自己会消失殆尽,永远不复存在。
  不,不行,我还有事情要做,不能就这样消失。我拼命挣扎,想要摆脱这巨
人的影响。幸好,随着我的一念而动,神识快速的飞奔出去,肉身也渐渐醒来。
  我醒来时,已经日上三更,骄阳似火。浑身如同在水里浸泡一样,身上的衣
服也尽数湿透。我大口喘着粗气,昨晚的情形太可怕了。
  那是梦还是真实存在,我也说不清。亦真亦假,如梦如幻,但却是我不愿想
起的事,虽然,它一直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这就道的领悟和修炼吗,无人知晓,天地一片清明。我拿起一旁的悟道经翻
阅,但经书在我触碰的啥那,尽然快速自燃,化为一阵清烟,我想要抢救都来不
急,只能静静的看着它消失殆尽。我不由一阵苦笑,仙女姐姐留给我的最珍贵的
东西,才过了短短时日,就被我无意中摧毁了,到那在见时,该如何解释呢。
  不过,这大概就是学得经书的代价吧,越是最珍贵的东西越难长存于世间。
  这也给了我一个信号,意味着我到了下山寻找仙女姐姐的时候了。
  我匆忙到溪边洗干净身体,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家里稍微收拾一下,锁
好家门,就下得山来。
  仙女姐姐,我来了。
             ————————
  往西几百里地,有一座华清城,巍峨高耸,气象万千。千丈城墙疑是龙卧于
陆,成为山九仞之功,鄙夷天下之势。固若金汤,金戈铁甲。城垣上的累累伤痕,
各种法器留下的印记到现在都清晰可见,显示华清城古老沧桑。
  华清城因华清宗而得名,华清宗坐落在华清城内,覆盖了整个华清城,宗门
亦是城门,城池也是为华清宗所建。华清宗是道门七大圣地之一,所以才会拥有
如此大的手笔。只不过往日恢宏大气的城池已经各种破损。城池上空各种道纹横
锁。一道光幕直冲云霄,圣洁光亮。但此时从大地伸出四道黑雾化成的锁链紧紧
的扣住光幕,无数黑影也腾空而起,不断冲击着光幕。城池随着光幕的不断暗淡
下去而摇摇欲坠起来。不过华清宗高人不断加持这道光幕,而城外的魔宗高手一
时也无法打碎这道光幕,战局一时僵持不下。道魔两宗高手各出奇谋,妄图击败
对方。
  离不远处的一处有一座道观,经久失修,外表破烂无比。加之正魔连日的大
战已经波及这儿,住在这儿的平民早已向南逃难去了。所以现在这里已经人迹罕
至。但此时,如果有人靠近道观,就会隐约听到霏糜之声传出。
  道观内却是另一番景象,供奉的神像都被搬走,观内也已收拾干净。
  走进观内,环往四周,明媚的阳光从竹窗洒下来,那的桌子上也洒满了阳光。
  桌上摆着一张微黄的素绢,旁边放着一枚端砚,笔筒里插着几支毛笔。窗边
的瓷盆中栽着一株娇艳的珍珠梅。转过头去,是闺中女儿都有的梳妆台,上面摆
着一面用锦套套着的菱花铜镜和大红漆雕梅花的首饰盒,还有一顶金镶宝钿花鸾
凤冠和一串罕见的倒架念珠,似乎在暗暗昭示着现在房间的主人不是一般女子。
  在往内室,只有一张用檀香木制成的大床,上雕刻着飞舞嬉戏的蝶与怒放娇
艳的牡丹。床上还挂着玫红色的纱幔,一缕风吹来,纱幔随之舞动,妖娆瑰丽。
  床头摆放着用苏绣绣着莲花的枕头,一床被子粉红,上绣着栀子花,一片清
新之感。只是床上发生的那种淫乱的事破坏了这种清新感。
  一位绝色佳人跪扶在床上,那佳人几近全裸,身上只有那薄薄的紫纱裹身遮
体。那紫纱几近透明,把佳人的洁白光嫩的肌肤,那嫩滑的玉体都凸显的玲珑玉
透。而佳人的俏脸更是得天独厚,百媚丛生,诱人无比,那玉簪子也被拔下,随
意的扔在一边。秀发没了束缚,懒散的披在她的香肩上。最诱人的是她的樱桃小
口在娇媚地呻吟着。看到佳人的美姿,再听着这佳人的淫叫,恐怕上至八十岁老
者,下至十岁幼童都会忍受不住。那紫纱也不是完整一块,在佳人的下体处撕裂
成多块纱条,将佳人挺翘的臀部暴露无疑。
  而佳人后面有一个极美的男子,长眉若柳,身如玉树,气宇轩昂。他赤身裸
体,蹲下身子,一双手扶着佳人那肥嫩的玉臀,尽力分开,露出那带着淡淡幽香
的桃花源。然后舌头轻轻的舔上佳人那紧闭的桃花源口,一阵吮吸。佳人感到桃
花源被一条湿湿的异物突入,一阵酥麻感充满全身,那洁白的玉脸一片嫣红。身
体也微微颤动,呻吟声也逐渐响了起来。
  男子感到佳人有点情动,花房也有一丝淫汁益了出来。收起舌头,在佳人的
耳边轻语道:「妍妍,我的手法怎么样?」
  妍妍感到男子的舌头收了回去,心里有一阵失落,花房也一阵收缩,带出一
丝丝淫汁。玉脸仍然在微红之中,但止住了美妙的呻吟,冷冷道:「一点也不好,
比其他人差远了。」
  男子为之气结,手指顺着妍妍那湿滑的花房通道滑了进去,在妍妍的花房禁
地不断翻转挑动,不断沟取淫汁。妍妍本来就有些情动,哪里受得了这刺激,当
下浪荡叫了起来:「好痒啊……好棒哦……好舒服啊……」
  男子感到妍妍明显情动无比,但却停下了手指。妍妍正全身心的享受着男子
的慰藉,但他的突然停止使得自己心里空虚无比,翘臀主动往男子的手指边扭动
边靠近。:「不要停……继续啊……妍妍想要……」
  男子拍了下妍妍的翘臀,得意道:「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妍妍回过头媚了男子一眼,用饥口的语气回道:「妍妍知错了,天痕大人的
手法是最棒了,快来安慰安慰妍妍吧。」
  佳人的要求,天痕哪敢怠慢,立刻收回自己的手指。挺起腰杆,巨大的肉棒
对准妍妍的桃花源口,一涌而进,直抵花心,然后九浅一深的抽插起来。
  妍妍感到天痕手指离开她的花房,正准备回过头,恶狠狠的瞪着他。但随后
他的肉棒直抵花心,那充实的快感充满全身。她想大叫来发泄一下她的快感,但
可恶的天痕尽然把他粘满淫汁的手指塞到她的嘴里,使的她只能用沉闷的哼声来
回应。
  天痕感受着妍妍那层层叠绕的肉壁对自己肉棒带来的紧密压迫感,心中一片
舒爽,差点泄了出来,赶紧默运玄功,快速抽插。妍妍媚眼如丝,香舌舔着自己
溢出的淫汁。圆臀缓缓的挺动迎合,酮体也深深的沉浸其中。
  不多时,妍妍在无尽美妙快感的冲击之下,双眼一泛白,玉嘴也将无痕的手
指吐出,发出一声最浪荡的淫叫,花房阴精终于哗然倾泻而出。
  无痕感受着妍妍乳摇臀颤,眉目含春,更感受到肉棒被阴精滋润的无比舒畅。
  当下再也把持不住,虎吼一声,把又浓又稠的精液受进了妍妍的花房,肉棒
也软了下去,但没有立刻退了出去。两人都瘫软在床上,任由淫汁溢满妍妍的花
房顺着肉棒滴落下去。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两人赤裸的肉身虽然还纠缠在一起,但妍妍的高潮
已经褪去,逐渐恢复了清明。她伸出玉手,对着无痕说道:「我要的东西呢,」
  无痕赶紧把仙典放在妍妍手上。
  可当妍妍准备收回的时候,无痕使坏,用力一扯,妍妍身体跟着移动。无痕
的肉棒早已恢复坚硬,加之在妍妍的花房没有退出去,这样,肉棒又一次抵达花
心。妍妍沉闷一声,然后凤目怒斥天痕:「贱人,又在使坏。」
  天痕尴尬的笑了笑,松开手,肉棒也依依不舍的从妍妍的花房退了出来,露
出无尽回味的表情。
  妍妍收起仙典,看着自己凌乱的下体,还有沾着淫液的耻毛和美腿,眉头一
皱,用喃喃细语的声音自言自语道:「男人都不是个好东西。」
  天痕赶紧上前安慰:「妍妍,我对你是真心的。」
  「真心,你不要你的青梅竹马诗诗了」。妍妍则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天痕。
  天痕被妍妍看的头皮发麻,辩解道:「诗诗她只顾着她的宗门荣耀,一点也
不肯理解我,哪有妍妍你善解人意啊。现在我和她早已成为陌路。」
  妍妍冷哼一声,表示了她的不相信。天痕也想在这里陪着她,但时间不应许,
赶紧收拾干净,恋恋不舍的离开这里。妍妍则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
什么。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9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