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479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恶梦起始篇

  在下班回家的途中,突然想起早前打枪时被老妈打开房门撞破我穿女装,还要是很蕾丝那种内衣套装…

  老妈看见那一刻呆掉了…然后一句都没说就走出房间外…Orz我人在房内偷听老妈打了几通电话(大概是打给我老爸),又叫我姊出来就有事商量什么的,一会又听到我姊大声说「不会吧!难怪总是觉得有人翻过我的内衣什么的,又说内衣,短裙有怪味道什么的」根本就是在说给我听吧…

  但我从来都没有用过我姊的内衣啊…况且她一年367日把房门上锁…那里有人能入得了姊姊大人的房间啊…

  但这句我没种说出口…

  完了…

  一切都完了…

  我的人生…

  我的家庭…

  …

  作晚还要被召开家庭会议,我说那件女装内衣只是朋友送给我开玩笑用的礼物,而我也只是好奇穿穿而已。

  然而老爸说要介绍心理医生啥的,姊姊不停说变态、家里有变态,老妈就不停说惨了惨了。

  对於姊姊内衣被翻我觉得只是她在心理作用啥的,家里根本没人有胆碰她的东西。但这句我当然没说出口,但对於事情我当然有否认。

  我想她根本就打算耻笑我…干一人一句直到四时左右,老爸才说夜了,找天才再说。

  姊姊还打算搜房间啥的吓得我冒冷汗。

  呜啊…完了…我在家里的地位完了…

  现在唯一只希望我姊不要把事扬开就好了…

  今晚老爸还是要上夜班,老妈约了朋友,要我单独面对我姊真是超大压力。
  还是晚一点才回家吧…然后要买些啥利诱一下姊姊…

  …

  呜啊…终於回到家了…

  一开门看见我姊小可爱短裤一坨的坐在沙发看电视。看见我一回到来立即回房间换T换棉裤的,又在说啥变态啥的真的很难受…

  然后我回到自己房间打算换衣服时又发现书枱上放了一本今年夏天的内衣时装目录,真的有必要要做到这样子吗?我只是关在自己房间时才打算这么一点儿满足一下自己的性欲而已,又不是上街找个萝莉干,也没有把女装穿上街当露出狂,真的要受这样子的屈辱吗?

  有个整天在装潮潮看时尚志啥的姊姊难道我不羞耻吗?

  潮潮就可以看不起我吗?

  算…我忍…

  一场姊弟我忍你…

  啊…真抱歉是我失态了…咳咳…

  打算为了老姊买的蛋糕还是自己吃掉比较爽…

  …

  然后又过了几天,这几天都是一样空气沉重。每晚回家都是只有打招呼一两句而已,我姊一样觉得我是噁心变态露鸟狂。orz今天休息又要单独面对老姊,要是家里没有人,老姊的态度就会变本加厉…

  刚才打算弄个即食麵当午餐,经过客厅时我姊又在问我一些很难答的问题姊:「喂,变态~ 」

  我:「怎样啊…(烦人)」

  姊:「有在看吗?时装目录…」

  我:「………(干你娘你要我答你啥才满意啊)」

  姊:「有看到喜欢的吗?」

  我:「………(继续不回应)」

  埋炊烧开水…

  姊:「听完你喜欢有吊带那种…」

  我:「………(老妈啊~ 你连这个也有说明吗?」

  姊:「干么不答人家啊?」

  我:「………(姊…我看见你的尾巴了,你快点收好牠啦…)」

  姊:「老弟…说实话,你是gay吗?我不介…」

  我:「我不是gay!!(要说我变态可以忍,但要说我gay我就不能忍)」
  沸水落麵…

  姊:「okok!我知道了~ 」

  姊:「那你有看过女生穿吊带内衣套装吗?」

  我:「………(有…才怪!不要可怜我,我知我没看过很可怜。)」

  姊:「唔唔…原来没看过…」

  我:「………(我的姊啊…你又在一边盖啥章啊!)」

  姊:「我都没看过啊…没看过男生穿…」

  我:「呃…(原来绕个大圈子都是想说我是变态的…)

  麵差不多了,准备碗筷。

  姊:「喂喂…能穿一次给我看吗?」

  我:「…白痴…(够了…你要我当变态吗?)」

  姊:「麻…不要自私啦…要是你不穿我就把你穿女装到处跑的事扬开…」
  我:「…喂喂喂* 5…(好啊!我就当给你看!)姊姊大人你要吃麵吗?」
  姊:「嗯…刚好有点饿…谢谢(笑)」

  这样我就把我的午餐奉献给我家可爱(恶)的姊姊…

  现在看起来似乎情况不是太差,起码事件只有家内四人知道…

  但真的要穿给我姊看吗?这算那门子的羞耻play啊…(跪地…

  看样子我姊的恶劣程度来看,那玩笑绝对开得起…现在怎算好…

  要是被羞耻一次但换来事情得保密,还是事件被扬开成为真正变态…

  唉…还是先适当地对应一下见步行步吧…

  …

  昨晚老爸妈刚好同时回家,我试着装没事跟家人打招呼。

  老妈感觉上还是想装没事,但眼神始终回避。走到沙发姊姊那边坐下。老姊就坐一边说些带刺的说话,啥变态快回房打枪之类…有一刻真的很想兜耳光打下去,但在我立场当然只能忍耐然后回房间…

  未几分钟老爸拍了拍门,说想约我到便利店吃点东西宵夜之类。说吃东西显然是借口,因为多年来都没有约过,然而现在却…

  算吧,反正事情应该是谷底了,没有可能再糟糕的了,也没有不去的理由。搞不好这样一去能把事情说过一请二楚,就算真的解决不了,起码能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时间大概零时。

  老爸一路上一句都没说,而我也不知道要说啥,该说啥。

  到了便利店,老爸买了冷冻的点心、啤酒。我就买了支可乐、一包硬糖。
  点心加热后,带到外边长櫈。老爸说大家都是成年人,又说现在新一代啥恋爱自由。似乎老爸已经为我的性向盖上章了,但gay这一点我还是接受不了,我开口回应。说我虽然没带过女生回家,但我的性向绝对是正常的,房间里的漫画、动画能作证。但老爸好像没有太多反应…又说老妈人是比较保守叫我不用介意。不介意才怪…那有做儿子的跟老妈要如此不理不采。然后问我是不是想要点私人空间,要么搬出去住,又摆出一个明显是装出来的笑脸说不是要把我排除在外,不要误会之类的。我说呢,老爸,你真的很不会说谎啊…要是你真的打算说谎的话…我就跟爸说我不是要啥私人空间,又不是没有自己的房间,我只是打算把事情解决,不是要弄出更多新的事情。我也为了我穿女装一事道歉,然后又表明自己是正常,希望大家能把事情忘记之类打算速战速决。老爸似乎也打算先把事情放开一边先观察一下,又说如果觉得心里有什么不安的话,打算介绍在公司打听到的心理医生给我。

  似乎事情暂时告一段落,至少应该能做的我都做了,虽然还是有误会。唯有希望时间能把一切沖淡。希望老爸老妈不要太担心。老爸说会帮忙跟老妈解释一下。

  另一方面,现在只剩下我姊那边还没攻略…

  这边似乎还有很漫长的路,但至少希望她还没有把事情扬开…

  ……

  对於我姊的要求真不知道应该怎算好,要是不穿的话,我敢保证传播能力一定比伊波拉还恐怖(其实我并不知道伊波拉的传播能力恐怖不恐怖==)。还有那长舌的想像力有的没的也加一点,要是传开来的话,已经能看见不是穿女装这么低级的变态行为。起码会说成我在她面前穿女装内衣打枪啥的…既然是这样,那就将计就计,把她也拉下水…这样关系到自己耻辱的事,我姊应该不会说出口…
  问我是否在享受吗?当然没有…但对於成为真正的变态,内心多少有点忐忑…至於会不会开启了谁人的哪个开关,这点现在还是未知。

  行动方针的话我打算以互穿为条件交涉,虽然我会好像失去某些重要的东西,但至少能把某东西看过够…虽然我姊是人格缺陷潮潮长舌泼剑,但打扮起来还是一个正妹…只是不会看上我…不…是我一般不会看上那种,(干…有种真的是变态的感觉…)

  但时间越是流逝,我的心理就越是害怕。到我姊真的回到家开门的时候,我还是立即装睡…结果真的睡着了。

  於是计划只有变成嘴炮的程度…

  干…

  …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个变态计画,这几天都刻意别开我姊,但又常想着要是穿女装给我姊看的话会如何。搞得我整天睡不安吃不落。

  但就在昨天回家的时候,事件就如我所愿的发生了…

  家里又是没有其他人,只有我姊如常一坨的赖在沙发。我又如常地返回自己的房间。如常地换衣服…刚换好房门就突然打开,吓得我差点叫出来==. 我姊跑进来说:「呐~ 今天可以穿女装内衣给我看吗?」

  「你要我当变态吗?」我说。

  「唉?!你不是就是变态吗?穿吧~ 穿吧~ 」一把年纪的我姊(其实只大我一年)装小孩哄爸爸买玩具的语气说。

  既然你都已经认定我是变态,那就照计画进行吧…「唉?!真的要穿吗?!我们姊弟啊!!」果然说出也有一定难度…orz「看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来了!我等的这块终於肉来了…

  「要是不会少块肉,那互穿吧…」说了…我说了…我说出口了…(内心欢呼)
  「唉?!」

  「唉甚么?!老姊你不会是那种只嘴炮要行动却没种的老姊吧…」打蛇跟随肉棒上。

  「我又不是变…」

  「不要来这套吧…当你要求弟弟穿女装的时候,你已经是变态了…」我人没啥长处,只有耍嘴皮还可以。

  「现在人家穿不起吗?!就当可怜你这个变态处男…现在就穿给你看…」看到我姊脸蛋红红、心有不甘的样子,就算连身为弟弟的我也真的有点心动…
  老姊转身回房间,我就呆着嘴脸,心想今次大头了…玩这么大现在真的要穿女装内衣吗?要是不穿的话,保证身中多刀惨死没误…还是先穿在里面然后再穿回外衣吧。

  在这里先交代一下我穿的款式(没兴趣的可以略过),上身先是黑色一件半透明的薄沙的蕾蕬吊带背心,没胸罩,同款式腰带和胖子,搭黑色袜头有蕾蕬的丝袜,穿好后还跑去照镜子…orz(很变态吧…没错!我就是这样子的变态…哈哈哈(眼神死…))

  在换好之后穿回平时在家穿的T然后搭一条薄薄的长裤。刚穿好的同时手机就在响了…是白痴老姊打来的。人就在家里打啥电话啦…

              但我还是接了==

  「换好了没有?!换好就过来我房!咯擦…」才3秒…

  接过电话后,突然心跳加速…身体还有点点抖…一点点的兴奋…这就是所谓的武者抖么?!

  转身开门步出走廊,向我姊的房间走去。第一次穿着女装内衣踏出房门,心情异常的有点兴奋。

  完全想像不到老姊会穿啥款式的内衣…会是可爱系白色还是工口味重一点的黑色呢??想着想着就到了我姊房门。

  我敲了敲门,门一开看到…红白色!!!然后…「你骗人!!」我姊破口大骂,然后从房里冲出来不停地向我狂挥拳…Orz「停停停!白痴快停手啊!痛啊」我只有不停地挡住从我姊打出的天惊拳闪光掌==「明明说好互穿!!」
  「有穿有穿~ 穿了在下边…」我扯下一小段长裤把底下的胖子露出来。
  「死变态~ 穿在下边干吗?吓得我以为自己成了白痴…」攻势终於停止,看到我姊气得脸蛋发红,眼泪差点脱眶而出的样子才发现我姊也许真的有点可爱…
  「还不快点脱?!」

  现在也没有回头路可走,还是脱吧…

  「是是…我脱就是了…」

  我一边脱去外边的衣服,一边看着穿内衣的老姊…

  我姊穿的内衣款式是白色的底色衬红色的蕾蕬胸罩胖子吊带袜套装,看起来有点像护士的感觉…白皙的皮肤、瘦小的胴体,只都是我从没见过的老姊…胸罩下的两团脂肪,小巧得来有点精緻,腰带和胖子中间的肚脐,吊带袜和胖子之中的小屁屁,每一寸都令人热血沸腾…加上那个害羞的可爱表情,根本就和一个硬是要穿妈妈高跟鞋的小娃娃没两样…这就是套装内衣的精髓吗?这就是真理吗?
  「别老是看着人家啦变态…看你人中都拉长了…」

  「啊…抱歉…原来我姊长得这么可爱…我还是第一次见…」

  「…突然说啥啦…话再说多漂亮也不会给你碰哦…」

  老姊单手护胸,上身向左转了45度。

  「啊啊…我没有这个意思…」

  「才怪…你看看你…」

  老姊用眼睛注视着我某处…

  「呜哗~ 」干…我真的硬了!立即双手掩盖,敲响警号。

  「你这个变态现在就想打枪吗?」老姊提出了一个白痴问题。

  「一点点…」才怪…我强忍眼泪表示。

  「唔唔…看到真人穿套装现在有啥感想?」

  「死而无憾…」

  「除了身体接触外,要是现在给你一个愿望,你会想许个啥愿望?」

  「唉?!」我的脑啊,你快给我动起来啊~ 「要我把现在的套装送给你还是要我近距离看着你打枪?」我亲爱的姊姊为了我的困扰给了两个温馨的提案给我。
  「真的啥也可以吗?为啥?」

  「有啥可以不可以…要问为啥的话…唔…大概是我一时兴起吧,看到你难堪的表情就忍不住要作弄你…在我未想改变主意之前快点许哦…」

  看着老姊的内衣秀,根本只有立即推到之外,啥也想不到……

  身体不能接触的愿望…身体不能接触…身体只能接触自己…自己的身体由自己接触…被要求自己接触自己…要求自己接触自己…

  唔?!

  突然的灵光一闪…一个邪恶的笑容从内心深处浮现…

  我想到了!我想到该许啥愿了!

  「那…老姊你可以自慰给我看吗?」没错,既然不能碰,又没有看过…那只有这个最适合了…GJ呀!我!

  原本已经发红的脸蛋被这么一问之后,立即长得像苹果一样。似乎难堪的不是我,老姊你这回合惨了(摇头…

  「……」我姊没有回应,红着脸站着一动也不动。是我太过份了吗?老姊虽然是泼一点,好歹也是女生,在别人面前自慰的要求还是玩太大了,就算是男友门槛都太高了,而且我身份还要是弟弟…现在还是先道过道歉…然后回房间打个枪洗个澡早点上床睡吧…

  於是我来个正式的土下座,前额贴地说:「对不起姊姊…我的要求是太过份了。但要是你肯的话,我啥也愿意做!」干啥啊我…我在做啥白痴啊,这根本不是道歉吧…

  「唔~ 啥也愿意做吗?!」声音中听到有轻微的抖动,我先用眼角观察一下我姊的反应,单手掩在嘴角,眼睛没有明显焦点,似乎是以经在考虑要我做啥的感觉。

  「也好…」

  「咦?!」

  咦…咦?!咦!!

  「但你不可以碰!」

  我姊就这么抛下一句,转身住床边走。我挺身看向我姊,看见她穿一身可爱很的内衣套装,座在床边。因为可能已经接受了的关系,脸没有点刚才那么红,但明显耳根还是超红的…轻咬下唇眼泛泪光,这表情真是超讚的喇…心跳爆表了…

  我姊上床后背靠墙壁,屈起双腿,右手开始伸向白色衬底的胖子,左手则是抓住左边大腿。

  这个只有在片子在看到的光景如今就出理在我面前,太令人兴奋了。而我的下身似乎也同意我的相法,硬得差小头差点也伸出来看看风景。(注:我现在还是女装状态)

  我姊的手指隔着布料轻轻贴在私处,向下望着自己的动作,紧锁着眉心,开始搓着小豆(我猜…)。脸蛋又开发红,呼吸也变得更深。是开始进入状态了么?
  「嗯…」呼气和吸气之间突然脱口而出的呻吟声,看样子我姊真的有认真地在做啊…

  手指有节奏地在布料中心画图,越是在画,本来白皙白皮肤就越是发红,胸口一大片肉好像皮肤敏感一样红了一片片。

  这时我也试着慢慢走近我姊,站到床边。我姊知道我走近,但似乎床边还是安全地带,我姊也没有特别抗拒「姊…手指…手指伸进里面会比较舒服吗?」
  本着科学家的发掘精神: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嗯……」

  我不知道是比较舒服还是脱口而出的呻吟,但我姊收回在布料前的右手,改从腰带和胖子之间的位置伸入,令紧贴的布料撑起一个小丘。因为手腕而拉低了的胖子,隐约看到老姊的耻毛。明显是有修葺过的长方形,是因为夏天要穿泳衣而修的吗?问题在脑袋里不停翻滚。

  而站在前面硬着看的我真的有点难堪,大腿已经夹紧了,小腹也不能向前顶,伸手扶了扶自己的分身问:「姊啊…我…我可以打一枪吗?」

  我姊摆出一副小恶魔般的笑脸。

  「不…不可以哦…」

  「姊…」

  「有…有难堪…吗?」

  「对啊…我已经忍受不住了…」

  「嘿…不可以哦…」

  打枪的许可没有被批准,但我姊收起双脚向前靠,另一只手扶在胸前,然后转身背着我说:「帮…帮我把扣解…解掉…」

  「唉?」

  唉?对於已经被冲昏了头脑的我已经没有不把扣解掉的理由。

  但笨拙的我弄了大半天还没解得了,明明平时都有在做的说…

  终於解掉以后,松掉一半胸罩扶在乎之欲出的欧派前。一大片的玉背,瘦小的身体,白哲的皮肤,每一种每一种的都能令人着迷。

  我姊转身后由原本的背着墙改为背着我,一大片的背部就这样贴在我身继续作业。(即是转身180度)

  由於角度由正面看改成上而下看,修葺过的阴毛从这个角度完全收入眼底。
  「…嗯……」

  我姊作继续作业的同时,态度似乎比解扣前更开放,虽然手还是扶着胸罩,但另外一只手带着"啵吱啵吱"的水声和呻吟声抽插着,背部也不时蹭磨着我可怜的小弟弟。

  我强忍着泪水和性欲,两手只能大力抓住自己大腿的两侧。

  「姊……我」

  我啥也想不到,要说想啥也不清楚。

  「有…有感觉…吗…变…态弟弟…」

  「…是…」

  我姊的恶劣程度真的不是盖,这样子的情况你要我答你啥才满意…姊…
  彼此紧贴着的身体,带着呻吟的呼吸,淫靡的气氛彷彿会令房间的空气加热。
  因为身体温度上升的原故,我姊的胸前也流着汗。因为恶作剧而紧贴着的位置,更是湿得一大片。

  说是在出汗,却没有ACG常说的汗味,只有嗅到靠在我胸前,姊姊头发上洗发精的香味。那个洗发精是我买的。是我去剪头发时,洗头的师父介绍的。由於我对洗发精的功能没有研究,所以只会买我喜欢的味道。那个味道甜甜的,应该是啥水果的香味,其实倒是满适合女生的。这个味道果然跟我姊相性很配合。唔…我决定以后也要用这味道的洗发精…再说我姊的头发是不是有点太短?过肩一点点扎成一条小马尾虽然很萌,但黑长直干起上来更对我胃口…

  就是这样我不停在想有关洗发精和头发三长两短的事来分散下半身的注意力,但最后还是回到干我姊的部分…

  越是想象,下半身传来的性欲越多,加上我姊背部的磨擦感,不时小声的呻吟,要冲破理智只是时间的问题…

  既然打手枪又没有被批准,那至少抽抽水,吃口豆腐吧。长痛不如短痛,打枪不行就不如坐言起行。

  我把双手搭在我姊肩膀上,打算慢慢向那团小肉球伸「!!不要碰我!!」
  我姊惊一惊,把我双手拍掉,继续在忙自己的事…

  我姊用左手拍掉我的手时,扶在胸前的小胸罩只能听牛津的话,向下掉落。胸前的两团脂肪浑然弹出,两点乳首就在小山丘的最上边。

  我只有在片子才看过女生的乳首,对於我姊是不是粉红色,我倒是没有头绪。大概只比皮肤轻微深色一点,就跟我的没有太大分别。肯定知道的就是我姊的乳首已经硬起来了。

  欧派露出后我姊没有打算遮掩着的意思。过了一两分钟还自己脱掉了。
  脱掉后的老姊又更加大胆,小声呻吟以经变成正常的叫床声,闲着的左手也开始模着自己的欧派。

  我的小弟也越来越起劲,好像硬得有点痛,马眼也已经在流出前列腺液(?)。来自小弟的求救讯号由半紧急的黄色转成紧急的红色。我的后代也似乎进入全面的第一战斗配备。

  「…唔…我在…在…O…O面前…唔…(OO是我的名字)」

  我姊低着头小声的说着。

  「姊…不…不能打枪最小也给我碰一下…可以吗?」

  「不…嗯…不可以…」

  「姊…(泪目)」

  「你…唔啊……只…只能站住…看…啊…」

  夹杂着呻吟声的说话,从背后传来的轻微抖动,彷彿我也能感到我姊真的有在性兴奋。

  听着我姊的声音,看着我姊的动作,感受着我姊的体温…令我想不停地抚摸搓柔我姊身体的欲望越来越大,但不继被压抑着的欲望又产生出另一种快感…我是抖M吗?

  要是面对这光景,不做点啥真的对不住我姊。所以我决定还是再来一次,我慢慢把手再搭在我姊肩膀上,来个马杀鸡。

  「…啊哈…」

  我姊这次没有反抗,还被在突如其来的马杀鸡捏得叫了起来,挺起了腰,好像很舒服似的享受着…捏着我姊肩膀的同时,我才想起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模过我姊的身体。

  这就是我姊的感觉吗?虽然也有共同的生活圈子,有时候也会一起上街。但说到身体接触,从成长了已后都没有如此仔细地、无遮掩地观察着、触碰着彼此的身体。

  娇小的胴体,狭窄的肩膀,白里透红的肌肤…在喘息,呻吟,在抖动,流汗,在做着羞耻脸红的事…但我觉得这样的老姊是我看过最漂亮最可爱的…足以令我着迷,令我喜欢,令我爱上…从这一刻开始,我已经成为一个姊控了。

  跟喜欢的人身体接触,看到她在做各种各样色色的事,声她娇媚的呼吸声,嗅她头发上的香味…

  这一刻在我这个一辈子没女人缘的变态来说,算是最高的幸福了。

  「姊…舒服吗?」

  「…唔…嗯…」

  我姊轻轻的点了点头…而我侧用下边的头顶了顶她的背部,蹭磨中产生了微弱快感…

  既然我姊没有反抗,而在享受的同时,我在这个默许状态静静地计划进一步的行动…

  好想揉啊…那对小小的欧派…上一次因为太急而大意,有做好准备,还不是能碰到吗。但要是又慢慢伸向欧派的话,揉到之前又只有被我姊拍掉的份…我望着我姊可爱的小胸部在想…

  要是能成功揉到的话,一定要来一次突击,以快打慢,攻其无备,一手拿下。决定好以后我在继续马杀鸡的同时心内倒数三秒来装行动前的讯号…

  三…深深吸一口气…

  二…看准目标位置…

  一…全军突击!

  「啊哈…不…不…唔啊…」

  成功了!揉到了!我揉到我姊的乳了!

  很柔软,真的很柔软,这种独特的触感我是从来没碰过的。小小的能一手就拿住,除了柔软之外,还有柔软…乳这种东西果然是每个男人的正义、浪漫…揉啊揉真的会上瘾。

  「唔啊…不…要……太…大力…了…」

  似乎是我第一次揉到乳太兴奋大力了一点,但看起来我揉得比片子那些以经温柔很多就是了。女孩子真的是很纤细呢…

  「啊…对不起…这样好一点吗?」

  我连忙修正力度,以放轻一点的方式用小指>无名指>中指>食指>姆指的波浪式揉法(?)揉着我姊娇小的双乳…

  「嗯…」

  得到一个又是不知道是好一点还是呻吟的回应…

  而我姊对於自己的欧派被揉没有太大反感,左手那边还有点跟着我的节奏一起在揉的感觉。

  「姊…很柔软啊…姊你果然很可爱啊…」

  「…白…白痴…胸…胸部当然…是软啊…」

  我姊在发表意见的同时,左手移去拖着我的右手住左肩拉,型成从后抱着动作她的动作。

  「唔…唔…唔…」

  把小嘴埋在我的手臂发出呻吟,右手不停地抽插着,发出"啵吱啵吱"的声音,身体也跟着微微抖动。

  由於我紧贴在我姊的背后,有种完全感觉到我姊在性兴奋的着。我的性欲完全被刺激着,在还受理性支配的时候,还是先问一句:「姊…可…可以吗?」
  我姊没有回应…

  「姊…」

  我姊没有回应…

  我在痛苦难堪的同时,试着回想片子的男优挑逗女优的场面,跟着尝试从右边吻着我姊的颈部,耳珠,脸颊…

  「唔啊…不……太……嗯…啾…」

  完全不知道我姊在说啥,只知道在我吻到脸颊的时候,我姊就转过来跟我接起吻来…

  我的初吻啊~给老姊吃了啊~

  虽然之前有交过一个维持了一星期的女朋友,但只有拖手的程度啊…

  对於接吻,我也没有经验…只有在片子看到而已,是要把舌头伸进去吗?
  打算伸进去的时候,我姊已经把舌头伸进来了(惊)…交叠着的舌头把口水混和在彼此的口腔…刺激着味蕾。感觉都好像变成了味觉,温暖、柔软、湿润…我的口腔内全部都是我姊的味道,在吻着的同时我感到自己不能换气,开始有点缺氧的感觉…(不要笑!)

  我忍不住抬头深深换一口气的时候,我姊用左手拉着我的后脑,彼此的双唇又纠缠在一起了…

  揉乳和接吻所引起的性欲令我的小弟肿的超大…大的开始有点痛…被禁欲的感觉差不多爆表了…於是我又来了一个大胆的尝试,把我姊的左手拖到我的分身上…

  我姊一惊之下缩了一缩,然后还是隔着我那女装胖子,模着胖子下的另一个我…

  被只是模着而不动的感觉有点微妙,有点好像喝着没剩多少的纸包饮品,喝极也只有这么一点,完全抓不到痒处。

  而我以经再也忍不住了,我把我姊的双手抽出,推倒在床上压住…被性欲冲昏头脑的我,骑在我姊身上…

  「姊…我…可以…吗?」

  「不可以…(笑)」

  「……………」

  我只有侧身掉落到床上。

  「我的自慰你看完了…有啥感想?」

  我姊睡在我旁边,向我问读后感。

  「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姊原来也有这么可爱…」

  「白痴变态…你在说啥蠢话…」

  虽然都在做了这样变态的事,但听到这样的话我姊还是会害羞的。

  「老姊,为啥?为啥要做到这个程度?」

  我俩算是冷静了一点,房间内的冷气也有点冻。我姊在床尾拉了张冷气被子一起盖。

  「因为我觉得你很像XX,真的很像…」

  (XX是大我6年,大我姊5年的哥哥,在我还是小屁孩10岁时过身,已经不在的死人。要是不提起,我早就忘记了。当时我姊跟大哥很要好。然而在这个情况大哥被点名的话,大哥一定是个萝莉控(盖章))

  「……大哥有跟你…」

  我跟我姊像情人睡在同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张被。

  「…嗯…」

  XX你这杂碎…竟然跟10岁小孩干这无耻的变态…

  看见我姊开心的笑脸,就知道她真的有多喜欢大哥…而家族之间的乱伦这一次原来不是第一次。

  而我就是我姊眼中大哥的代替品。听到这里我也不觉得有啥激动,可能刚才发生的事令我已经大大提高了同辈间的接受程度。

  「但这样子好吗?」我问。

  「……」

  我姊没有回答,只默默无言的睡在我手臂上。

  不知为啥,我能感到我姊知我女装癖好时有多怒,因为知道喜欢的人(代替品)做这种角色崩坏的事。同时又知道为啥会想看我穿女装,这个我不用说明吧。大概就好像看r18的同人本,相同的角色在做着本篇以外的事一样。

  「老姊…我可以喜欢你吗?」

  我抱着我姊在她耳边问,问她我够资格可以做一个有女装趣味弟弟属性姊控变态处男宅男友。

  「…」

  我知道一时间要接受一定有点困难,所以我也决定趁家人回来之前,早点回自己房间打枪…

  「啊!!!」

  当我打算起来时,我姊在我手臂咬了我一口,深深的一口差点出血…

  「那该看你看过了,不该模的你也模了,不该知道的你也知道了,那现在该来算算帐。」

  「!!(惊)」

  『「那…老姊你可以自慰给我看吗?」没错,既然不能碰,又没有看过…那只有这个最适合了…』『於是我来个正式的土下座,前额贴地说:「对不起姊姊…我的要求是太过份了。但要是你肯的话,我啥也愿意做!」』『「唔~ 啥也愿意做吗?!」

  「也好…」

  「咦?!」

  咦…咦?!咦!!『我脑肉像走马灯快速闪过的了一些画面。常听别人说,人在差不多死前,往往会看见死前的回忆…

  「从今天开始,我说的你都要听!」

  「唉?」

  「唉啥唉!给我听好!」

  我姊坐起了身,用被子掩着上身。居高临下的眼神,有点像女王般的开始发圣旨。

  「第一!从今以后我说的你要听!」

  「第二!现在开始不要叫老姊老姊的,叫我YY!」(YY是我姊的名字)
  「第三!今晚陪我一起睡!现在立即回自己房间拿衣服关灯,装成外出的样子,明天高上就从我房间起身换衣服上班!」(基本上老爸老妈不会找到我姊的房间,要不是太大声的话,根本没人会知的。)

  「……」我……

  「对对…女装内衣不准脱!还有…唔…暂时就先这样子…」

  我姊连消带打,自行决定了我的下半生…

  就这样子…那天晚上我在我姊房间一起看看电影,上上网,然后抱着一起睡。但没有本番…(跪)那一枪是在隔天早上在洗手间打掉的,然后还要穿着昨天的女装内衣在里边上班,整天的羞耻play…真可怜…

               双子萝莉篇

  经过了那一晚之后,基本上已经把我姊攻略了,态度已经回到比发生事件前还要好。虽然老妈还是一副内疚伤心又要装没事的表情,之后得到我姊帮忙说了几句好说话后,老妈的精神似乎也放松了一点点,但对着我始终也未能说出心底话。

  根据我姊打听的消息,老妈只是看了我女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已经想到了十多二十年后的未来,说我会不会变gay、变性之类的令我家血脉要绝后了啥的。想到变性手术的费用超高,不知道家里能在能负担。又在想会不会家里邪灵附体啥的,又说情愿我当个变态也不要当女人…似乎我家上一辈的人思机太激进了,有问题的应该是老妈…

  要是给她老人家知道了我跟姊姊的事,实在不能够想像。一想到这里,我的压力又…

  而老爸在事件上很想帮忙,但基於无从入口,只站在外边不停打听究竟要从那里进入…

  看到他这样,我倒是跟我姊想过,好不好真的去见一下心理医生,一来可以由医生的嘴証明我没有病,二来也可以听一下专业的意见…所以也约了时间去见一下。(碰巧在有岛民回复之后)

  算吧!现在只能见一步行一步…

  而我跟我姊这两天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基本上只有回了家才见得到。但幸好的是老爸老妈也是下午才上班要到很晚才会回家。至少也有几小时可以放闪光弹。
  这一晚又是跟平常没啥两样的下班回家,但就是比平常早了一个半小时。原因是我姊下午在手机传了圣旨给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天一起吃晚餐好不好?」

  「当然好啊~ 」(兴奋)

  「耶~ 那我现在可以下班了,有啥想吃?我现在去买菜,晚餐包在我身上。」
  「你做晚餐吗喂太好了」我装估狗翻译的电子发音…

  「干麻?!这态度…」

  「不不不…我在想要不要帮手啥的,怕老姊你太久没做饭会辛苦…今天我也提早一点回来吧…(我根本从来没吃过,不,是从来没看过我姊做饭)」

  「那现在我做你吃不吃?还有不是说过不要叫老姊吗?」

  「对不起…一时间改不了口…晚饭的事,拜託你了…我吃啥都可以,简单有营养就行。」

  「唔唔…那做肉酱意大利粉好不好?」

  「肉酱配饭,不要意大利粉…(意粉太危险了)」

  「好的~ 啾~ 掰掰~ 卡察」

  这样子的老姊我从来也没有看过,想也不敢想像…

  终於回到家了,我姊果然就把自己关在厨房闭门造车。我随便打个招呼就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啥的…

  我现房间放"漫画"的书柜好像有被动过的痕迹,老实要说我神经质也好,啥也好,我对於摆放漫画有自己一套的基准,长阔高分门别类排好的。虽然没发现次序有乱,但插入的深度有几本有误。就像看完就放回原位而已,没有过份刻意的感觉。

  我当然只有怀疑我姊的份…虽然我不会怪她,但就立刻相到衣柜内的双子萝莉(大家都知道的)和深处拉柜的女装…

  结果是双子萝还在,但女装少了妹斗服…太大意了,原本打算有女友的时候才去处理,忘记我姊会打算想了解我而翻我的东西…

  「你回来了吗?主人?」

  语带讽刺的招呼从背后打来…我转身一看,看见我姊穿着女仆装单手拿着菜刀靠在门框上,位在门前…

  女仆装是本来是正常偏短小的性趣风,但穿在我姊身上竟然刚刚好…上身还要有挤出没可能的压迫感。下身就醒目地配上白色的吊带袜。一整个鼻血啊…
  「呃……很合衬啊女仆装…」

  「唔唔…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我姊在心中笔记着…

  「这样子又如何…」

  我姊双手拿着裙摆一揪…白色吊带袜上露出白色带黑色蕾蕬边的胖子。右手还拿着刀啊…@@「!!」

  被刀和胖子两种反差萌倒的我只有撑大眼睛呆滞,但呆滞中也不忘把眼前看到的东西光速右键另存…(我姊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是被刀和胖子萌倒的)
  「好…大赠送时间够了…」

  姊啊这叫杀必死时间啊…

  「快换好衣服出来吃饭…」

  我姊就拿着刀转身回到厨房。

  我姊转身的时候,才看到背上夹着一排衣夹。

  「哈哈…」

  原来压迫感是从这里来的。

  「笑啥啊…你这个变态…」

  不小心的笑声令我被我姊挥拳凑了几下。(幸好不是挥刀砍…)我姊真是可爱…

  虽然被命令在饭桌前等着吃,但光等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於是我就走到厨房,打算看一看有啥可以帮手,至少也打点一下餐具。

  「呜哗…不要进来…」

  我才刚打开厨房门,我姊就立刻推着门不让我进入。在门开了一点点的空位望进去,只看到里面跟我内心情一样很乱…

  「你一个人做没问题吗?」

  但我还是担心地问了问…

  「没…没问题…」

  才怪…

  「没问题就好了…」

  没问题就好了…

  我打开电视,在饭桌前等吃。大概过了五分钟,我姊就从她的炼金工房拿出了一大碗像人体炼成失败似的肉酱(没有误啊,肉酱就是长这个样子)摆到桌上,然后再拿两碟饭,芝士粉。一身女仆装看上去似模似样…

  碟子上的人造人看上去味道似乎有点残念,但看到我姊闪闪发光望着我的表情,皇上赐毒酒,做臣子的也只能喝吧。

  「!!」

  「怎样?怎样?」

  人造人意外的满好吃呀,姊你的确是有一手。

  「唔…还可以…」

  「是吗…我觉得满好吃哦…」

  「要是你喂给我吃就满点了…」

  闪得我自己也鸟肌…麻…逗女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结果人造人就这样你一口我一口吃掉。余下的还可以带上班作便当…姊你真是想得周到。

  吃完饭,清理好碗筷,我姊就跟着我到房间,说想看一下我平时在看啥做啥。我还没胆大到在我姊面前上岛,只简单说一下书桌那边是组模型工作间,床边书柜放啥漫画动画,打开电脑看看那天有啥新番下载,玩啥电动游戏之类…但这些都好像从来没有跟家人提过,原来住在同一屋簷下,也未必会知道大家的喜好、趣味。介绍完一轮之后,我姊就随便地在我房内四周参观…虽然大部份都没啥意见,但看到抱枕还是会说噁心…(真的会很噁心吗==)我姊在忙着发现新大陆时,我也开始上网找新番之类的每日课题…

  「这是啥来的…」

  我就有遇感知道我姊会问,但没想道她真的会问,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说啥…

  「灵芝之类是菌的一种…」

  老姊你不要明知故问好吗?

  「咦…吃的么?」

  一边拆开包装,一边在奸笑着问。我姊装傻的确有一手!

  「吃给我看看…」

  「对不起…这个不是吃的。」

  这里果断道歉比较安定。

  「哪这个有啥用的?」

  「是在空虚寂寞的夜里,用来充实自己,壮阔眼光用你…」

  「啥?不明白…」

  我姊手拿着双子萝一步一步迫近…我也只好往后退到床上(我用房电脑是刚好坐在床上用的)。

  「呃…这是打枪用的…」

  我姊已经靠到我大腿上…右手绕在我颈后,我们呆呆的静了几秒。大腿上胖子和裙摆的触感,彼此靠近的呼吸,我姊开始有点面红耳热…我的双手也有点不安份,试着抱在我姊的腰上,慢慢往胸部游走…

  「慢着慢着…你还没说这个怎么用…」

  我姊往下压着我的手,再次要求使用说明。

  「嘛…就是套在下面用喽…」

  超不好意思的说…>///<「唔~ 」

  我姊扭着腰用她的小屁屁磨擦着我的下身,我也随着我姊的动作开始深呼吸…手想动时又给我姊找着。我发现我姊很喜欢做主导,也很喜欢令我难堪。这两点足以证明她是S(盖章)。

  分身不断被磨擦产生快感而硬起来,我姊感觉到之后摆出一种沾沾自喜的笑容。把我拉成半躺在床上背后靠墙的形状,开始把我的裤子连胖子一起脱掉。当然我也没有反抗…

  脱掉之后,我姊就只隔一条胖子坐在我的分身上前后蹭磨着。

  「唔……嗯…」

  因为在磨擦着,我姊似乎也起了反应,在小声小声地呻吟着…虽然摸不到胸部,但我也抱着我姊的腰,跟着节奏轻轻动起来……

  「姊…」

  我叫了叫我姊,把她拉近到我面前,然后不虽要多余的语言、文法,很有默契地吻起来…

  「啾……唔啊…我…我不是…说过…啾…不要叫…我姊吗?」

  「啊…对不起…总是改不了口…」

  一时三刻要改掉十多年的习惯,不是说改就改得掉。要改的目的到现在我还没多想,没多问。

  「要体罚一下才行!」

  把我的嘴巴推开后,我姊稍为跪起来,然后转了身背对着我,坐在我下腹左右的位置。

  「啊…很痛…」

  并不是我姊很重靠下来很痛,而是靠下来时被我姊夹在背上的那排为了装出压迫感的衣夹刺到很痛。

  「哈哈…抱歉…我都忘记了…(伸舌头)」

  「……」

  「帮我拿掉…」

  「……」

  对着不知道是真的天然呆还是装的天然呆,我无言以对,默默地把衣夹拿掉…

  拿掉衣夹的同时,我姊把手探到床边,然后拿着被掉左一旁的可怜双子萝。
  「啊…很痛…」

  『衣夹都拿掉了,又在痛啥?!』我姊的表情是这样告诉我。

  「润…润滑剂…」

  因为我姊在只有一点点分泌的小弟头上,就打算用双子萝的小穴就直接套下去。虽然我有皮包铁的机车执照,但还没考到不用润滑剂真接用玩具打枪的铁包皮执照==,直接刺进去还是会痛的。

  「哈哈…是吗?!…对不起哦(伸舌头)…哪润滑剂在那里?」

  我指着电脑桌上,面纸旁边的泵装润肤露。

  「唉?这个吗?用润肤露?」

               =========

  这里分享一点伪装的小心得,我是用家庭装的泵装润肤露做容器,1。清洁好风乾后,2。就倒进自己爱用的润滑剂,3。关好,4。完成!

  好处是能放在任何当眼地方,用的时候只虽要泵一下在玩具的小穴口,再泵一下在小头上就可以直接上镗,这样就不会弄到盖子滑滑的,滴到地上又要抹,中途要再加油的话,不用手滑滑的开盖不方便。

              =============

  「对啊,用这个…」

  我姊左手拿着润肤露,右手拿着双子萝,一脸疑惑问:「这…这个怎么用?」
  对着这样可爱又有求知欲的老姊,我当然本着一颗有教无类的心去指导一下她…我尽量向前靠,手把手开始教学时间。

  「首先,放下那个玩具…然后伸出手掌…」先拿走我姊手上的双子萝,「泵一点润滑剂在手掌心…」

  然后我把着我姊的手背,掌心向上。又把着另一只握着容器的手,示意从这里泵一点出来…

  「呜啊…」

  因为我固意忘记提醒我姊容器内的不是润肤露,她用正常的力度按下去,结果因为润滑剂比较稀的关系,射出来的时候比较有力而吓了一惊…(这点大家也要小心)

  「不用怕不用怕,我在我在…然后把润滑剂用双手先搓暖一点…」

  我把容器放下,自己双手合十打圈搓空气,表示先暖一下,不然立即抓下去会很冷的…连温度也有执着,啊我真的很会享受…

  「搓暖之后再轻轻的抹在那里…然后有节奏的上下撸…」我指着她弟弟的弟弟。

  「这样子?」

  噢…我的天…这温暖又湿润的感觉…我姊的小手在模着的同时,我只有抓着她的大腿,在我姊背后暗地里爽着。

  「唔…对…对了…就是…就是这个感觉…」

  快感的爽度令我有点口齿不清。果然真人的手比玩具多了一种人与人之间交流的亲切感…

  这种生涩的动作,到喉不到肺的鲁法,令人好生难耐。性欲又开始在下半身传上大脑,令人头昏脑胀,全身发热…

  我稍微模着我姊的大腿,从裙摆把手探入,没有任何阻隔地摸着我姊的小蛮腰。

  「喂…你的手…」

  我姊因为双手都是润滑剂,只能口头上叫着不要,有点不好阻止我…

  「啊…那边不能碰啊…」

  我双手从腰部向下游走,模着大腿内侧的位置…

  「呜啊…不要…唔…啊…」

  用手指头慢慢向内打圈,摸到胖子的位置…我姊的呼吸也越来越变急速,呻吟声持续地小声叫着…小手也失去原有节奏,又停又动的在上下鲁动…

  我隔着胖子在模着我姊的私处,独特的触感能感到是一个很複杂外形的器官。
  「唔啊…不…唔…那边…唔…小裤…会…嗯…」

  模着模着突然开始感到有点湿湿的感觉…果然模着模着真的会湿耶~ 人类的身体真是奇妙…

  「小…小裤会怎样?」

  我没有打算用啥言语上的羞耻play,但这一句就是脱口而出…

  「会…嗯…会弄髒耶!」

  听到我姊这样娇媚的回答,令人完全忍受不住,产生想好好地欺负她一番的念头。

  我把手指移动大腿内侧,胖子的边缘,打算翻开胖子的时候,我姊终於忍不住,停下了手上的作业,过来抓住我在乱模一通的双手。

  「呜咕…你这变态,人家都已经帮你在弄,你也不乖乖坐好…」

  我姊把脸别过来,鼓起鳃帮子,一脸红红的活像一个鲜红熟透的苹果,十二分可爱…

  「啊…抱歉…因为看到你在努力,我也忍不住在为你默默打气…」

  「小骗人…」

  「呃…」

  「要是再碰的话,我就不帮你弄…」

  「知道…」

  我唯有再收起手、闭上嘴,继续把自己的工夫交由我姊打点…我姊又再一次用那对小小的手掌,套弄着我已经硬邦邦的分身…

  「好像乾了一点,要加一点润滑剂么?」

  我姊感觉到润滑剂的润滑度好像乾了一点,贴心地提点了意见。

  「可以哦…(给)」

  我把润滑剂容器交给我姊。经过第一次的经验,我姊今次有好好控制力度,慢慢把润滑剂泵出…跟着合上双把地润滑剂暖着…然后再次抹在她弟弟的弟弟上。看着有种奇怪的既视感…

  「…唔啊…」

  因为分身被鲁得已经有点敏感,再触碰的时候,忍不住叫了出来…

  「嘿…有在舒服吗?」

  「嗯…」

  当然有舒服啊…超舒服啊…

  「OO…可以用那个了没?」(OO是我的名字!但当然不是叠字)

  那个是那个啊?双子萝吗?

  「没…没须要…这样…就可以了…」

  我在表明我的相法。

  「呜哗…你这变态…骗人!骗人家帮你打枪…」

  我被我聪明的老姊揭穿了我的奸计。一边找着陪伴我练了多个月功的双子萝,一边在骂…

  「看我的…」

  「xyz@$(:@ 123」

  …然后突然插进去。还要快速地鲁动…

  本来已经敏感着的小头,突然插入玩具的小穴内,那种刺激感,根本就是自虐嘛…(有试过的一定知道!)还要快速鲁动?!

  恐怖的刺激感令我叫出一段外星语言,双脚不停地反抗,立即出手阻止我姊。
  「对不起慢着对不起慢着对不起慢着…」

  「真的有那么刺激吗?」

  我姊停下手上作业,对我激烈的反应产生疑问。

  「太刺激了…正常人会受不了死掉啊~ (尾音拉高)」

  我姊在我说话时,突然又上下动了一下,还发出「嘿…」的笑声。

  「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我轻轻安慰我姊的激动心情,示意她慢一点…

  我姊提脚移动,躺到我的右边。拉拉我的手,示意我撘着她肩膀。她继续用右手捏着我下身的双子萝。

  本来已经是低胸女仆装的衣领,侧身躺在我胸膛的老姊,罕见地夹出了小乳沟…雪白浑圆小肉球,彷彿挤进了狭小的车箱内,我见悠怜…

  「Y…YY…(我姊的名字,当然都不是叠字)」

  我叫了…我叫了我姊的名字,超奇怪…就是超奇怪…一整个都超奇怪…
  「嘻嘻…啾…」

  「!!」

  在我在叫我姊名字时,我姊就突然笑了一声然后吻过来…柔软的舌头在我的嘴内顽皮地动来动去,我也不甘示弱,隔着衣服伸手去抚摸着我姊的欧派。
  「唔啊……啾…唔…啾…」

  我姊这一次没有反抗,一边吻着,一边发出呻吟。左手也开始慢慢地套弄着在我下身的双子萝。

  「喔…喔…」

  变得异常硬又敏感的分身,在双子萝的小穴内被刺激着,令我不自觉地叫出了声音。强烈的快感和刺激感,连正在吻着的舌头和抚摸欧派手都忘记动了。
  「嘿嘿…像女孩子似的…」

  我姊发现到我在暗爽的时候,好像成功征服了啥又好像发现了啥似的在微微的耻笑着。

  「喔…喔…」

  我边小声地呻吟,边闭上眼…享受着这刺激的快感。通常玩玩具的时候,也会由自己决定快慢来调整速度,调整爽快感。这样不是由自己的意志而套弄玩具的刺激感真的超恐怖…

  「嘿嘿…要射了吗?」

  我姊似乎感觉到我快崩溃的精神,突然又停止了上下套弄的作业。

  「!!」

  快感突然停止,令欲望不能向外发泄,只能不停往内燃烧,我的精神由快要崩溃变成开始恍惚。理性也开始被性欲支配。不由自主地向我姊索吻,手也向下探索,伸进我姊的裙摆…

  「唔……唔…啾…手…把手…唔…啾」

  我姊夹紧双腿,表示抗拒。被沖昏头脑的我也不针着那个位置,向我姊的小屁屁模。

  圆圆的小屁屁柔软又十分有弹性,在丝质布料下更加柔滑。被模着的老姊呼吸也开始变长,一边被吻着,身体也一边向我紧紧地挤。

  贪心的我开始从腰后伸手滑进胖子内,直接抚模着我姊浑圆的小屁屁。抚揉搓捏,只要是肌肤接触,啥动作我也用上了…

  我的姆指翻出胖子的外边,边抚模边把胖子慢慢的退下来…胖子退过了小屁屁,卡在夹紧的大腿。我稍为用力,示意我姊放松一点,好让我把胖子退下来。结果我姊真的放松了一点,胖子也真的完全退下来。

  我把我姊的胖子放到一边,然后伸手摸着小丘上被精心修理过的阴毛,手指灵活地慢慢地住下探索。我姊的大腿也稍为放开了一点,我以这个动作当做默许、批准,再以手指探进这个神秘的地方。

  「唔啊…唔…嗯…」

  在我摸索到目的地的同时,我姊就立即开始呻吟起来。

  探索了一会,手指终於模到了小肉缝,我用中指轻轻的点进去,果然是以经湿了一片。

  「姊…你原来都已经很湿啦…」

  「…啊哈…唔…不要…说…唔…出…变态…嗯…」

  我姊在被我刺激着的同时,也开始套弄着本来已经停止了的右手。

  中指翻了又翻好像也没有找到小穴,我姊就突然用左手手把手的引导着我,发掘神秘小穴的位置。

  「嗯…唔嗯…啾…唔啊…啾…」

  「喔…啾…啾…唔…」

  彼此亲吻着的同时,彼此也在小声地呻吟着。混和着无限欲望与快感的唾液,在我和我姊的口中翻滚。

  同时,被我姊的引导,终於找到了正确的入口。随着大量的爱液润滑下,中指稍微用力就能轻轻地插进去。

  而我姊也没有只照顾自己,不停手抓着双子萝上下套弄着,刚才停止的时候,稍稍冷却下来的欲火,再次被燃烧起来。

  「…啊……啾…唔啊…」

  发出比以住的呻吟还要激烈的老姊,在用着我的手指在自慰着。小穴内非常的温暖湿润,比我想的还要狭窄、紧迫。在插着的同时,我也不忘片子,k岛师傅的教诲,用手指开始在我姊小穴打起勾来,试着找出传说中,会令女生高潮迭起的G点。

  「啊……这…啊…不…不行…」

  似乎找到了敏感的地方,我姊的反应突然变得剧烈,我也针对着那个位置,不停地刺激着。

  「…呜啊…唔啊…」

  被我不停地刺激着小穴的老姊把脸埋到我胸部侧边,想遮掩着自己的表情,然后以经完成引导工作的左手偷偷地擦着自己的阴唇、小豆…看到我姊在一边这样的努力着,我也把无名指也插进去,帮我姊稍为打打气…

  「啊哈…不…唔啊…唔啊…我…」

  我姊突然抓住我的手抽出来,似乎已经再受不了刺激。

  「你…你这个变态…欺负人家…」

  这时候我姊慢慢地加快套弄的速度,令快感一时间直线上升。

  「喔…喔…」

  抵受不住刺激的我,发出古怪的叫声。

  「舔…要射了么?…舔舔」

  边刺着我的分身,边着我的脸颊、颈部、胸口、乳首…

  「姊…我…喔…喔不行了…呜啊…」

  在多方面的刺激下,我的忍耐力终於突破了天际,在双子萝的粉红色小穴内,射出一次又一次,白色的欲望。

  「已经出来了么?」

  「嗯…」

  「很舒服么?」

  「嗯…」

  我四肢无力,躺平在床上。这一次的双子萝,是我这生看过表现最好的一次…

  「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老姊么!」

  「啊啊啊啊啊!!!!!……」

  我姊在我刚射完精,还没抽出来的时候,还在不停的快速套弄…在小头极敏感的状态下,套弄玩具是超恐怖的一件事。(大家也务必感受一下)有种像灵魂也要被打出来的快感(?)…全身突然像抽筋似的紧起来。不知道为啥,我只能抱着我姊,而反抗不了。

  「喔…好像很兴奋的样子哦…嘿…」

  「住手啊…啊!!!!」

  从来射后最多也只有多弄一两下,并没有试过这种疯狂的玩法…感觉就快要死掉了。但我姊好像在虐待昆虫一样,把翅膀一只一只拔掉,在拔掉翅膀之前,完全没有停手的想法。

  「啊啊啊…!!!!!」

  突然下体有种强烈的尿意冲着出来,还要是没可能忍下去那一种感觉…然后随着尿液排出,全身也跟着放松了。

  我姊看到我这德性,也满足地停手了…

  强烈的刺激感和脱力,令我精神恍恍惚惚的,我终於明白啥叫作被干到变白痴了…真的超恐怖…

  「呜哗…你在搞啥啊…面纸面纸…」

  我姊把我的分身从双子萝抽出,精液混和那不知道啥的神秘尿液从双子萝的小穴流出…

  我无气无力地指着电脑桌边的面纸盒。我姊拿过后就忙着帮我清理。由於真的过於激烈,又太累的关系,我只能看着我姊,啥也帮不上手…

  我她在帮我清理好后,又忙着帮自已清理一下。这时我的气力稍为有点回复,提出去洗澡的意见。

  「也好,我也想洗一下…」

  「要么一起?!」

  「好啊~ 你等我一下…」

  「!!」

  开玩笑的一句,想不到我姊真的去了拿衣服,打算一起洗。既然这种事情都做过了,一起洗也没差吧…我这样想着…然后去准备衣服,也带着双子萝,顺便洗一下。

  我家的浴室说实是有点大,似比例来说,差不多有我房间的八成。我和我姊都脱光的时候,果然还是有点害羞。看到我姊全裸的姿态,我也开始紧张起来。为了中和一下紧张气氛,我试着跟我姊谈一下天。

  「哈哈…我们多久没一起洗过?」

  「唔…十五年?」

  「我都忘记了…」

  开起莲蓬,温暖的热水沖洗着一天积下来的疲劳…也沖洗着彼此的心灵…令人觉得好像时光倒流,回到还是孩子的时代…

  「姊我来帮你洗…」

  我姊一瞪…

  「啊…抱歉…总是改不了口…」

  「算吧…慢慢习惯吧…反要一时改掉还是有点难…」

  我姊背向着我坐到浴缸边,我拿起洗澡用的菜瓜布,泵了一点沐浴露,搓起泡沫…

  「姊…你的身体好小…」

  「是吗?女生多数也是这体格啊…」

  「是吗?」

  我拿着布往我姊背上搓,柔弱的胴体,彷彿大力一点也会给搓穿掉。在洗澡的同时,我试着和我姊再谈一点啥的…

  「为啥总是要我改口?」

  稍为刺探一下…

  「……」

  「就叫老姊不好吗?」

  装天真装不在意的追问…

  「……」

  「你不想当我姊吗?」

  答不到的话就摆是非题吧…

  「才不是…」

  我姊接过我手上的布,坐着然后往自己身体抹…胸部,小腹,大腿…每一个动作都散发出诱人的姿态…

  「我不想你跟某人重叠…」

  「……」

  「要是在做这事情,又在用姊弟称呼…种觉得会把你当成别人。」

  我姊站起来,示意我坐下,我坐着的同时,我姊开始帮我刷着背。

  「有这样的姊姊,你会讨厌吗?」

  「才不会……」

  姊姊是在自责吗?我不介意啊…每人都有过去,我又不是处女厨…

  「我可以爱你吗?」

  「当然…」

  只要是能给你爱着,我的感受算啥…

  我姊从后抱着我,拿着布往我胸口抹…我背上老姊传来的柔软感,令我开始又有点硬起来…

  「那…我也可以吗…?」

  我也想问一下这个问题…

  「谢谢你…啾…」

  我姊从后来吻着我的脸颊,我也侧起头,跟我姊吻起来。

  在胸口的布慢慢往下移到小腹,再到跨下…

  「要是会令你不高兴的话,我从今以后也不叫你老姊…」

  「不,以后也请你叫我姊姊…」

  布掉去地上,我姊直接用手搓着我的分身…我转个身站起来,一手抱着我姊,另一只手往涂满泡沫的欧派揉着…

  「…姊…啾…」

  「…啾……唔……嗯……」

  我的手往下探去,摸索着大腿内侧的小肉缝…

  「唔啊……想的美…嘿嘿…」

  在刚碰到没几下,我就被我姊推开了…

  再次打开莲蓬头,温暖的水再次沖到我们身上…沖走了稚气,也沖走了不安…

  洗完澡后我姊要求到她房间一起睡,然而我也没有不去的理由…

               内衣鑑赏篇

  自从跟我姊关系变好后,她一有空就泡在我的房间内,用我的电脑,看我的漫画,吃我的点心,打我的电动…蝗虫过境一般的消耗着我的资源。

  但每当我开口的时候,总是摆出一脸可怜装可爱,攻击别人的恻隐之心,令人下不了手。

  今天也是如常地(只能)组组模型。我姊也常地占据着我的电脑,边看电视、边开脸书、边翻着我的漫画…还要?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6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