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61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原味体验

  原味恋足馆,光听名字就很令人向往。这个恋足馆有自己的网站,按照网站客服的指导,我进行了预约。预约流程不禁让我眼前一亮,所有的女孩都是正脸职业装半身四寸照,没有模糊,没有马赛克,没有耀眼的装饰。在我选择一个标号为16号的女孩后,系统又提示我选择袜子种类、样式,鞋子种类、样式。我按照我自己的喜好,选择了白色棉袜和白色运动鞋,又随手选了一个「终极体验」套餐,在缴纳了9888元新台币之后,网站十分钟后便给出了我可以到访的时间。

  我很喜欢这种方式,这种可以让恋足者自由选择喜好的形式,才能够体会到在脚下的快感。三天后,我按照地址,找到了这间原味恋足馆。看到这间恋足馆,我不由得有些惊诧,满满的欣喜。恋足馆位于台北市与台北县(现在叫新北市)之间,虽然是郊区,但是周边也是楼宇纵横,虽然楼比较旧,但是却很有中华传统老街的味道。走过老街区,就看到一个独栋别墅,恋足馆的Logo标识也很显眼,这在国内是绝对不可能的,同是中国人,但是开放程度却截然不同。
  恋足馆正处在营业时间,从门口望去,里面的装潢朴素又不失奢华,可以说是别有洞天。刚刚进门,就有两名接待小姐走过来,很礼貌的向我索要预约号。我把预约号告诉她们,其中用一个人用手机查了下,然后带我上了二楼。她打开一个包房,对我说:「我们已经通知16号美眉过来为您服务,因为她还有一段路程,请您在这里休息一下,稍后给您送衣服。」我点头示意,女接待很礼貌的鞠躬,然后退出关门。  我倒了一杯水,躺在床上,想着一会儿将要接受的服务。大约过了10几分钟,门被轻轻的敲了几下,「请进」,我说。门开了,进来的不是刚才的女接待,而是两个穿着制服和高跟鞋的女生。「你们是……」我见来人不是我约的美眉,便问道。「您好,您预约的美眉马上就到,我们给您送衣服,还有一会会用到的一些物品。」说着,把一个塑料整理箱放在桌上,拿出一套衣服和肥大的短裤,对我说:「您把衣服换一下吧,您穿的衣服我帮您挂上,以免一会弄脏。」我有点尴尬,这就换衣服吗?但是看她们没有要走的样子,便想,都来到这了,管她们呢。我接过她们递过来的衣服,刚接过来,她们俩齐齐的转过身去。我用较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她们俩这才转过身,帮我把随身穿的衣服挂好。

  其中一个制服妹说:「先生,您选择的是终极体验套餐,服务时长是150分钟。我们的原味美眉都是在职白领或者是在校大学生,她们提供专业的原味恋足服务,所以没有特别大的尺度。」我点了点头,说:「这个我明白。」她说:「在您享受原味恋足过程中,原味美眉会为您不限次的释放。其中除了美眉用手或脚为您释放,还会用日本AV女优真人阴道倒模进行,很逼真很享受哦,而且阴道倒模启用前是全新的,用过之后会送给您,下面请您选择用谁的倒模。」说着,她递给我一张纸,我一看,上面有三个名字,羽田爱、桃谷绘里香、原纱央莉。我说:「这真是她们的……倒模?」制服妹说:「是的,我们会所和日本AV女优有合作。」这三个人并非是我喜欢的女优,我问:「有吉泽明步的吗?」制服妹摇摇头,说:「没有,只有这三个人。」我想了想,随便选了一个桃谷绘里香。制服妹找出桃谷绘里香的倒模放在整理箱里,然后说:「您喜欢吉泽明步?很巧哦,下个月吉泽明步会受邀来会所友情支持,您可以来哦,到时候官网会有预约。」另一个制服妹说:「7月份还有『我最喜爱的原味美眉』评选活动,现场多人原味享受哦!」我说:「好,我会来玩的!」这时,一个制服妹的电话响了。她接通电话,说了几句对我说:「先生,为您服务的原味美眉已经到了,她今年21岁,是在校学生。」说着,打开门,把「16号」让了进来,然后拿着我的单子,跟原味美眉说了几句之后,就很礼貌的退了出去。

  我一看16号的装束,特别喜欢。她穿着一双白色的系带运动鞋,有点韩版,鞋是皮革质地,略显瘦,鞋帮有两道蓝条,鞋底是胶质,底边大约半寸左右,沾染着灰尘痕迹。袜子是白色的棉袜,袜口略高于鞋口少许,可以看到袜边。浅蓝色的九分长牛仔裤,配上白色外套和黑色的T恤,显得很青春。

  她把背着的黑色双肩背包扔在床上,便向我打招呼,我坐在沙发上,礼貌的回应她。她说:「您好,我是16号原味美眉,我叫苏苏,今年21岁,是大学生,请支持我做兼职哦!现在我开始为您服务了,您准备好了吗?」我点点头,说:「来吧,早都准备好了哦!」她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然后搬一把椅子坐我对面,双脚合并放在我的小腹处,她说:「我穿的鞋您还满意吗?」我说:「很满意。」她的鞋底比较平,是牛筋色的,只有很细小的横纹,尘土也很多,小腹处的衣服已经沾染了灰尘。会所的短裤很宽松,很肥大,所以下身凸起很明显。

  苏苏显然是看到了这一点,将左脚往下面移了移,脚跟轻压凸起的部位,下身分泌的液体,将短裤弄湿了一点。美眉说:「呀,你的小弟弟都被我弄哭了呢。」说着,将脚滑下去,用脚掌踩住,顺时针轻柔。短裤很薄,几乎可以忽略,就等于直接贴在她的鞋底上。揉了几下之后,她改揉为蹭,鞋底隔着薄薄的短裤磨擦着龟头,发出沙沙的响声。见我已经剑拔弩张,她没有再继续折磨小弟弟,而是靠在椅背上,双脚像走路一样在我肚子上一步一步的移动,一直移动到脖子处,稍微停顿一会儿,两只脚便贴在我的脸上了。鞋底的味道钻进鼻孔,满满的尘土味,她用鞋底蹭着我的脸,少年时受到的一些屈辱感又重新被记忆的关卡放出来。很多事情像放电影一样呈现在脑海。我用手把住她的脚,把鼻子贴近鞋底,深呼吸了一下,这样的刺激,让我感觉很放松。苏苏说:「哥哥,舒服吗?」我说:「很舒服。」她微笑着把脚移开,说:「哎呀,脸上都是土呢,我给你擦擦吧。」说着,把两脚放在我的腿上,解开鞋带,脱下了运动鞋。我将这双鞋用手拿起来,正想闻一闻里面的味道,苏苏的棉袜脚已经贴在我的脸上了。温软、微潮、带着一点清淡臭味。她的双脚很不安分,将我的脸蹭过一遍之后,又夹鼻子、揉眼睛的玩弄一番,将脚上的那点汗水,无一例外的涂遍了我的脸。

  她说:「哥哥咱们到床上去玩吧!」我说:「好啊,这就到床上去。我给你穿上鞋吗?」苏苏说:「穿了还得脱,多麻烦呀。」说着,一脸笑意的站在沙发上,转身跨过我的脖子,骑在了上面。说:「快,驮着我到床上去!」我站起来,一手拎着她的鞋,一手把着她的一条腿,驮着她到了床边。她从我脖子上跨下去,反脚踹了我一下,说:「衣服脱了吧,裤子先留着。」我把鞋放在地上,三下五除二的脱下衣服,然后爬上床,刚想躺下,被她制止了。她骑在我身上,说:「先别躺下嘛,那样就没意思了!」她骑在我的背上,不停地上下颤,她说:「有没有被我虐待的感觉?」我说:「没感觉出来!」她娇嗔道:「是吗?」然后用力往下一墩,我「哎呦」一声趴在床上。她说说:「怎么样,这会舒服了吧?」我缓缓气说:「这回舒服了。」她从我身上爬下去,说:「快,躺好吧。我踩踩你,然后你给我舔脚。」见我躺好了,她趴在床上把鞋拿起来穿上,然后走到我身边,说:「把裤子也脱了吧。」我应声脱下裤子,苏苏说:「准备好了吗?」我说:「好了!」她一只脚踩着我的肚子,试了试,然后一用力,踩在了我的身上。她慢慢后退,推到两腿上,然后问我:「以前玩过踩踏吗?」我回答:「玩过啊,玩过很多次呢。」苏苏说:「那就好,一会支承不住的时候记得提醒我啊。」说完,她开始迈着小步向前走,走到我肚子上时,她张开双臂,脚跟微微抬起,开始慢慢的做预跳。说实话,我还真怕她跳起来。正在我想着的时候,她稍停顿一下,然后脚轻盈的抬起,然后又轻轻的落下,除了感到一点重压之外,没有什么太多的不适。我伸手摸了摸她的脚,她连忙从我身上下来,蹲下身问我,说:「怎么了?痛了吗?」我说:「没有没有,挺好的,挺舒服的。」她站起来踹我一脚说:「不痛你摸我脚干嘛?」我说:「看着喜欢就摸摸呗!」她说:「一会有的是时间让你摸!」说着,又跳到我的身上,注意,是「跳」。不过她的身段很轻,也很灵巧,很轻便的就跳了上来,也没有很难受。

  来回的踩了几下,她把脚踩在我的嘴上,说:「来,把鞋底舔一舔!」我伸出舌头,还没等我去舔,苏苏便在我的舌头上来回的蹭脚,好像那不再是舌头,而是擦鞋布。我处于平躺仰视的角度,清楚的看到她修长的美腿、匀称的身段、栗色微卷的长发,当然还有近在眼前的白色运动鞋的鞋底。这一视角,更容易让人产生受辱心态,而对于恋足者,受辱式恋足往往比平静的恋足更容易兴奋,更容易引起生理反应。别人我不清楚,反正我是这样的。苏苏美女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用鞋底蹭着我的舌头和嘴巴,我感觉下体分秒钟迅速的膨胀,挺立。短裤已经脱掉了,所以在没有任何束缚的情况下,一切都尽入眼中。

  苏苏坐在我的肚子上,把鞋脱掉,然后脚放在我的脸上,说:「再好好闻闻我的脚吧。」棉袜脚贴在脸上,特别舒服,更加之脚丫上的气味,让身体和身心,同时感到畅快淋漓。我握着她的脚踝,把脚底紧紧地贴在我的鼻子,我在下面深呼吸着。她背过手,两手交替的摩挲我的下身。在原味脚的熏陶下,在玉手轻抚的刺激中,很快我就释放了出来。因为释放时她的手正处于包住龟头的状态,所以基本都释放在她的手中。她用手挽着那写液体,俯身靠近我的脸,把手递过去,说:「要不要都倒在你的嘴里啊?」我连忙惊恐的拒绝。她嘿嘿的坏笑几声,然后下床去洗手。趁她洗手的空档,我拿起她的鞋扣在鼻子上闻,不想正陶醉中呢,她回来了,我顿觉尴尬万分。她却没当回事,或许已经以习为常了。换句话说,人家玩过的男人,比我闻过的脚多。她说:「来来来,别沉醉在鞋子上了,给我舔脚。」说着把早已脱掉袜子的脚递在我的嘴边。我知道这是一双纯正的原味脚,用手把住,直接把大脚趾含在嘴里,真有那么一点老饕如获至宝的感觉。虽然她的脚有些味道,而且明显的脚汗,但是并没有令人作呕的感觉,反而是借着那么点小女孩的馨香,让人更较陶醉其中。我的舌尖穿梭在她的趾缝时,她掩嘴而笑,说:「哇,哥哥你好专业!不过我从接单开始就没洗脚耶,已经两天了哦。」我说:「可是你的脚并不脏哦。」她说:「是你感觉不脏好嘛?哈哈!」

  当她把湿湿的脚从我嘴边拿开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舌头都有点麻木了。我问她:「还有多长时间?」她看了看表,说:「还有一个小时!我给你足交一次啊?」我说:「好啊,正求之不得。」苏苏说:「那一会儿还能做撸杯了嘛?」我说:「没事,还可以,而且刚才是意外。」苏苏笑道:「好吧,一会成软脚虾可别怪我!要不这样吧,足交我能保证让你舒服尽兴,然后还不射出来。」我说:「你还有这个技能呢啊?那就来吧!」她坐在我的腿间,玉足夹住被她抚摸成棍子的阴茎,然后说:「我也是专门学习过的哦!买教程花了很多钱呢!」在她的玉足包裹下,我强压着兴奋感,对她说:「怎么,这还有教程?」她漫不经心的用脚撸着我的小弟弟,说:「是啊,怎么,你想要?」我说:「如果方便就给我一套呗。」她说:「这都是私密资料。」我说:「复印一份就好。」她眨眨眼,说:「私密资料哦!」然后捏了捏手指。我拿过钱包,抽出一张500元台币,递给她。她接过钱,说:「好的,资料是视频,一会给我一个E- mail,我回去给你发。」玉足在下面灵动的运作,一次次要释放的浪潮却被一次次的压制下去,看来,她的脚功确实令人佩服。

  当又一波浪潮被压制之后,她停止了脚下的动作。她说:「好啦,再做你就真的受不了了。你稍微休息一下,咱们把撸杯做了。」我长长喘口气,说:「好!」苏苏说:「以前来这里玩过吗?」我说:「我是第一次来。」苏苏说:「哦,那以后可以常来玩啊!」她穿上拖鞋,下床把撸杯拿过来。撸杯在一个保温盒里装着,里面还有水。

  苏苏说:「你选的是哪位女优?」我说:「叫什么绘里香的。」苏苏说:「哦,桃谷绘里香。你不知道她吗?」我说:「还真不知道!我不看AV电影。」苏苏恍然大悟似的,说:「噢,明白了!哈哈!」然后,她把倒模拿出来,说:「闭上眼睛,感受下。」她握住我的阴茎,轻轻撸几下,然后说:「要进去了哦。」忽然我感觉到顶破了一层薄膜,然后紧接着就是温润的湿软,赶紧睁开眼睛,一看苏苏正跪坐在我两腿间,手里握着倒模,在我下体上套弄。她见我睁开眼睛,问道:「感觉如何呀?」我说:「跟真的一样,而且,怎么还有……」「处女膜是吧?这是我们的特色啊!」我说:「哦,真好!」她的手逐渐放慢动作,说:「假的有意思吗?」我说:「什么?」她说:「再逼真这个也是假的,你那么多的钱,难道不想要真的吗?」我微微一愣,明白了她的意思,见我没开口,她接着说:「2000块,不用撸撸杯怎么样?」我叹了口气,说:「算了。」她接着说:「打五折,1000,怎么样?」我想了想,拿过钱包,掏出一张1000元,递给她。(啪啪啪的剧情竟然没写= = 很难受)

  她说:「这是我私人送你的一次体验,你不可以说出去。」我说:「我明白。」她说:「好了,我去洗洗澡,时间刚好,稍后会有服务员给你助浴。还有我的袜子可以送给你。」说完,她便去洗澡了。我拿过她的袜子闻了闻,又看了看那个几乎没有使用的倒模,长吁一口气。半个小时后,苏苏已经收拾好,离开前问了我的E- mail地址。苏苏离开之后,之前拿衣服给我的两个制服妹其中的一个人开门进来,说:「先生,休息好了吗?现在需要洗澡吗?需要的话我可以为您助浴。」我说:「好,去洗澡吧。不过,助浴就免了吧。」制服妹说:「为什么呐?您的消费里面有这一项哦。」我说:「没关系啦,我今天已经很累了,怕你那纤纤玉手一弄,让我受不了。」我拒绝了助浴,自己去冲了一个澡,着重洗了洗重要部位,刚才没有任何防护,想想还真有点后怕。

  我洗完澡,出来见制服妹在撅着嘴收拾屋子。我说:「怎么很不开心的样子呢?」制服妹说:「很少见你这样不需要助浴的!你们大陆人很多也来玩过,比你开放多了。」我说:「不是我不开放,实在是不希望洗澡时再被你这么漂亮的女生动手脚啦。」制服妹说:「可是,我不助浴会被扣分的哦!」我说:「外面谁知道,我说你助浴了不就完了吗?」制服妹这才露出笑脸,嘴角带着两个小酒窝。我说:「为了补偿你,丝袜脱下来给我吧。」「好啊,这就脱给你!」制服妹爽快的答应了。我接过丝袜,闻了闻,叠了起来。见她白白的长腿的玲珑的脚,很诱人的样子。我有点后悔刚才没用她助浴了。我说:「我舔舔你的脚可以吗?」制服妹说:「这……你就亲亲吧,舔还是不要了。」

  我说:「好,你坐下。我不舔,就亲亲闻闻。」制服妹坐在床边,我蹲下身,把她的高跟鞋脱掉,捧起她的脚,闻了闻,趁其不备,将大脚趾放在嘴里含了一下。她没有反抗,依然笑着缩回脚,说:「你讨厌啦,说好的只是闻一闻。」我说:「咱们合个影吧。」制服妹欣然同意。合影之后,她继续收拾下东西,随后把一个小盒子递给我,说:「这个是倒模和加热盒,倒模已经洗干净了,在用的时候自己加润滑油就可以。」我说:「好,谢谢!」制服妹说:「盒子本是不送的,是我看你很友好,私人送的。」说完,甜甜一笑。我说:「那可以再送我一样东西吗?」她说:「送什么呀?」我说:「你的高跟鞋。」她撅着嘴摇了摇头。
  我走出恋足馆,背包比来的时候稍稍沉重了一些,因为里面多了几样东西。一双棉袜,是苏苏的,一双丝袜,是制服妹的。当然,还少不了那个名模的撸杯。还有,制服妹的一双高跟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497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