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

字数:1748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

  我感觉我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打开箱子的第二层,果然,就是伯暗娜的本子上写的专门欺负我用的玩具。
  我脸红的看着这些新奇的玩具。

  「让他穿这个上学去。」本子上写着。我找到了本子上所说的那个东西。
  「这这这……」这是一条皮制的内裤,只是,在前面有个洞,可以让肉棒穿过去。在后面,竟然还有个假阳具!本子上写着,可以刺激前列腺的,让人获得前列腺高潮。

  我咽了口水,要试试么?反正也没人在……

  我于是又脱光了衣服。

  「要,要穿了……」这时,颤抖的摆好后,却发现穿不进去。

  「菊花太干燥了啊。」这时,我在箱子里找到了润滑液。

  唉,她还真想得周到。

  摸了些润滑液,我就把假阳具忘我菊花里塞。

  唔!被撑开了!好奇怪的感觉!

  我感觉假阳具在我的菊花里摩擦,更多的是种心理上的快感。

  「伯暗娜是打算这样欺负我么~太坏了~」我忍不住说道。

  「不,不能再看了,我感觉,会有什么奇怪的嗜好诞生的……」我感忙把那个本子放了回去,让自己尽量不看箱子里的东西。然后,迅速合上了。

  「眶~」在我合上箱子之前,有什么东西掉出来了。

  「??这是什么呀?没见过的东西。」我弯下腰捡起来了这个奇怪的东西。
  「不知道。算了,不管了。我还是赶快穿衣服吧。」我想了想,就这么定了。

  现在,我穿着那个奇怪的内裤,假阳具在我菊花里动,给我奇怪的感觉。我于是又准备穿好之前的衣服,把伯暗娜的内裤和丝袜什么的,又穿上了。

  「唔~怎么看,我都是个变态吧……」我脸红着说道。

  菊花里的假阳具在我每动一下身体,都会抽动一次。而且,我能感觉到,有个奇怪的位置,在刺激着我的一个敏感的位置。

  「唔,又,又硬了……」虽然之前已经射过三次了,但我的肉棒又硬了,在伯暗娜的内裤上撑起一个小帐篷。

  「好啦,我还是找条裤子穿吧。」找了找伯暗娜的衣柜,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她的裤子太小了啊,我穿不进去的!

  「难道,只能穿裙子了么?」我咬咬牙,就穿裙子了,反正也不会有人看到我。

  拿出了一件可爱的短裙,我就把她穿上了。

  「上衣,穿什么呢?」我又找了找,看到了衬衣。嗯,这个衬衣还是可以的。

  穿上了她的白衬衣,我又找了一件小风衣。毕竟,这个风衣还是比较大的,我能穿进去。顺便,我把之前的那个奇怪的玩具,也装在风衣里了。总不能就这么放着吧。

  「好,好了吧?就这样了。」我穿好衣服后,就准备走了。

  「啊!!这,好刺激!」与之前不同,走起路来,菊花里的刺激变得更强烈了!!

  每一步,都会磨过,给我不小的快感。

  「原来,这就是被插的感觉啊。如果是女孩子的话,会不会更舒服?」我想到。

  算了,不管了,先走吧。

  虽然走起来有些别扭,但也很舒服。

  在路过中厅时,我透过镜子,看到了我自己的样子。

  黑色的小风衣敞开着,下摆知道腰部。里面是白衬衣,领口还随意的打开着。下边是格子裙,配上黑色的丝袜。

  「真是挺漂亮的啊。我还蛮适合的。就是啧,嗯,对,头发!我现在的头发太短了。」我又去找我之前的假发,带好之后,又照了照镜子。

  「完美啊。简直像是妙龄公主进去学院了。」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说。
  「还有这大长腿,好想摸一摸……」等等等等等,现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我对着镜子里的女孩笑了笑,她也对我笑了笑。

  「再见啦。至于演出用的衣服,就明天让伯暗娜拿来学校吧。」

  ……

  我的性格就是这样,有点追求完美吧。既然是穿女装,就应该漂亮点。无论是否被强迫。既然我不得不这样,那就努力做好它吧。

  走在路上,真的是很刺激。我感觉,这段路变得好漫长,一路上一直都在保持着兴奋。还好现在是晚上,不然的话,一定会被人发现我的异常的。

  回到家之后,我发现,我姐姐竟然不在。

  「不是说叫我赶快回家么?怎么回家之后她又不在?」我有些奇怪的说。
  「她人呢?去哪了?」我看看家里也一切正常,没什么变化啊。

  「嗯,已经很晚了,就睡觉吧。」这下,终于没有人打扰我了,我可以睡个好觉了。

  一下子趴在床上,好舒服啊。

  我翻过身,两条腿M字打开。看了看我菊花里的那个假阳具,心里还是有点羞羞的。

  「今天就先把你拔出来了。等我以后精力充沛的时候再用你玩吧。」我拔出了假阳具,放在了床头柜里。

  「嗯,还是睡吧。」至于伯暗娜的衣服,我脱掉了之后,整齐的叠好了。
  于是,我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

  伯暗娜和周珏,感觉这一晚上都在被兜圈子。之前伯暗娜没有现在这么强的时候,那些邪恶干部都十分嚣张。反而今天,被那强烈的气息兜圈子。明明之前确定了邪恶核心的位置,今天也被它逃走了。给人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
  一直到快要天亮了,伯暗娜才和周珏放弃了。看来,邪恶干部都很狡猾呀。
  不过,伯暗娜心想,还好她把周越留在自己家了,虽然今天魔力的消耗特别大,但能够及时补充,也不错。

  然而,事实是,伯暗娜回家后,家里空无一人。

  早晨,得不到魔力补给的伯暗娜有些无力。在床上休息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要去上课。虽然她的身体素质是经过强化的,但也会感到一些疲惫。

  「这点劳累,还是可以咬咬牙坚持的。只是,为什么周越不在呢?」伯暗娜奇怪的想到。

  ……

  早上,我美美的睡醒了。

  「今天,也是一个明媚的早晨啊。」我伸了个懒腰说到。

  男生,每天早上都会晨勃的,我也不例外。今天,又像往常一样勃起了。
  「……突然好想要啊。原来,和女生做爱是那么舒服。」我又想到了昨天和伯暗娜爱爱了。

  「可惜了。要是她在该多好啊。」我想到。

  不过,我不是还带回来了些玩具么?嘿嘿。我眼睛一亮,有的玩了。

  我拿出了那个假阳具,当然,它还连着内裤。

  我想把它穿上,但却发现,菊花太干了。

  嗯,这样吧,去卫生间弄些洗手液,那个也可以润滑。

  我光着身子下床了。路过姐姐的房间时,发现她的门是紧闭着。看着地上胡乱扔的衣服,我知道姐姐回来了。

  「怎么又乱扔衣服啊。姐……」刚想批评一下她,我就忍住了,我真是,要是吵醒了她,就完蛋啦!

  蹑手蹑脚的走到卫生间,然后,我轻轻的挤了些洗手液,摸到了我的菊花上。感觉到了菊花奇怪的感觉,我的肉棒有硬了一些。这时,我看到了客厅里的表。

  「现在才是5:30啊。8:00上课,时间是足够的。」

  给菊花上摸好后,我又轻轻的回到了我的卧室。

  我紧张的拿起那个内裤,「要,要穿了。唔!!」果然,有了洗手液,假阳具很容易就塞进来了。

  「好刺激!!」与其要玩,为什么不玩的大一点呢?我拿出了丝袜,然后颤抖的穿了上去。

  好爽!穿上丝袜后,我故意双腿互相蹭来蹭去,感受着丝袜的触感。我的肉棒更硬了,催促我去撸。

  就在这时,我昨天放在风衣里带回家的那个东西掉出来了。

  我好奇的去捡起来,仔细的看看。桶状的,这还有个缝,这个缝,怎么这么像阴道?

  「!!这是,飞机杯!!」我一下子认出来了。之前在本子里见到过,却没见过实物。现在,终于见到了。

  「竟然是飞机杯。也对,给我用的嘛。」我这时更激动了,飞机杯啊,还没用过呢。

  我咽了口口水。带假阳具的内裤,前方有个洞,是专门让肉棒伸出去的。我的肉棒早就通过那个洞,硬得不成样子了。

  我把飞机杯对准自己的大肉棒,慢慢的塞了进去。

  好紧,像是女孩子的小穴一般。虽然有些冷,但也很刺激。

  此刻,我的性欲已经高涨了。既然要玩,就刺激点!我拿出了之前的裙子和假发,穿了上去。

  「啊,好刺激!这种背德的快感!穿上女装然后用飞机杯,太刺激了啊!」我感觉心里有一种奇怪的快感,在驱使我继续疯狂下去。

  我忍住想要撸的冲动,拿出了姐姐给我的化妆包。我要把自己打扮成一个妖艳的女孩子,那多刺激。

  说是化妆,也只是稍微画了点口红和眼线。

  我再次颤抖着走向客厅。在客厅,有一面大镜子。我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眼神充满魅惑,长发及腰,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但这张脸,竟然让我想到了我的姐姐。我突然发现,镜子里的那个人,简直就是我姐姐呀!「太,太变态了!」

  原来,我女装的话,竟然是和我姐姐一模一样。我动动手,镜子里的姐姐也动动手。啊,我的肉棒更硬了!我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她竟然搔首弄姿,诱惑我。她坐在地上,面对着镜子,腿成M型打开。

  啊,她的菊花里竟然还有一个假阳具!真是个淫荡的女人。

  那个女人竟然发现,菊花里的假阳具是可以抽动的。于是,那个女人就左手撸着飞机杯,右手抽插着假阳具。

  「啊~」那个女人诱人的发出了呻吟。双重快感让她有些失神。但她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激烈。

  那个淫荡的女人,就是我么?啊,好变态,好刺激!周越,你真是个变态啊!!

  快感从菊花和肉棒不停的传来,与之前完全不同,视觉的刺激,加上嗅觉的刺激,让快感翻了几倍。没过多久,我就感觉要射精了。

  不,不能射!这还没到6:00,我还想继续玩!强迫自己停下来,忍住想射精的冲动。

  「还有什么玩法?」我想了想,又有了一个新点子。灌肠!我要试试灌肠!
  怎么灌肠,我是有办法的。我来到了浴室,把淋浴取下来,拧掉花洒,只留下一个管子。

  只要打开开关,水就从这里喷出来了。我咽了口口水,把带假阳具的内裤脱了下来。此时,我的菊花上全是沫子,所以不用润滑。

  我把管子对准菊花,然后塞了进去。

  「唔!」不是很粗,然后我颤抖的把手放在开关上,然后,打开了。

  突然感到一阵力,要把管子抽出去似的。我赶忙夹紧菊花。但是,夹不住啊。我立刻就把开关关了。

  呼,原来,开启开关,会有力啊。看来,得用另一只手扶住别让管子掉出来了。

  这次,就有经验了。再次开启开关。果然,管子没有掉出来。

  「唔!要来了!」水从管子里喷射出来,直接冲击着我的肠道。一种完全没有过的感觉出现了。

  但紧接着,就传来强烈的便意。

  我赶忙关了水,拔出管子,跑到厕所,排泄了出来。

  「嗯~」感觉到一大股液体从菊花里喷出,又带给我另一种感觉。

  结果,很快水就排泄完了。这时,我才明白,我只注入了一点点的水。
  「一点点水就有这么强的便意,那如果我多加些……」想想就刺激。如果我加了水还不排泄,用那个假阳具堵上后……我的肉棒又硬了。

  回到浴室,我想了想。听说有的人灌肠还要挤些洗发水,那样更刺激。我想了想,该怎么挤呢?啊,有了!

  我把那个管子的口向上,把洗发水挤进去。这样,开了之后,水就会把洗发水带进来啦。于是,我挤了有半瓶洗发水进去。

  好像有点多了,呃,那一会儿多注些水吧!为了防止我加水受不了,我就提前把带假阳具的内裤穿好,然后退在膝盖出,这样,假阳具就指着我的菊花了,到时候一拔出管子,就可以把假阳具塞进去了。于是,我就这样干了。再次把管子塞到菊花里,我告诉自己,这次要多加些水。

  于是,我又打开了。

  「唔!!」水混合著洗发水向我的肠道里碰涌而且。这次的刺激,比之前还强烈。还没加多少水,我就感觉到了更加强烈的便意。

  「唔!忍住啊!」

  水越加越多,不一会儿,我的肚子竟然鼓起来了!

  看到我的肚子鼓了起来,我更兴奋了。再大点,再大点!

  终于,我感觉实在不行了,就关闭了水。拔出管子,在液体逆流之前,我迅速穿好了内裤,假阳具撑开菊花,塞得死死的,没有一点液体露出。

  「哈,哈,我,太变态了……」肠道里的便意要爆发了,可我的肉棒更硬了。

  看着我的肚子,兴奋极了。

  好想看看我现在的样子!

  我忍住便意,弯着腰走到客厅。在镜子面前,我慢慢的直起腰。镜子里的我,就像怀孕了一般。肚子变得比篮球还大。

  「好,好刺激!」我摸了摸我的肚子,硬到难以附加。

  「哈哈,好想被人看到,我是多么变态!!」我太疯狂了!

  这时,我看到了桌子上的酒瓶子。

  「姐姐昨晚又喝酒了。也就是说,她睡得和死猪一样!!」想到这,我更兴奋了。我拿起飞机杯,一边撸,一边走向姐姐的卧室。看着姐姐的门,我心想,如果真的打开了,发现姐姐醒了,就完蛋了啊。

  但我想冒险啊!我终于,打开了姐姐的门。

  紧张极了。开门之后,并没有人看着我。姐姐果然在睡。

  果然!!

  我一边撸一边走向姐姐的床,嘴上还说着:「看啊姐姐,我是多么变态!」
  肚子里的水晃来晃去,强烈的便意无处释放,随时可能被姐姐发现。这些刺激,化为快感,侵蚀着我。

  走近姐姐后,发现她只穿着睡衣,然后一身酒气,简直像刚喝完酒一般。但我管不了那么多了。

  我掀开姐姐的杯子,姐姐正仰面朝上睡着。怎么和姐姐配合呢?有了。
  我面对姐姐,趴在了她的身上。啊!肚子,被挤到了!我把姐姐的腿并拢,然后让她的腿夹住飞机杯。我呢就弯起腿,夹住姐姐的腿。啊!这样,姐姐就好像在跟我腿交。

  我把姐姐的手放到我的背后交叉,插在我的内裤里。啊,这样,就好像姐姐抱着我!内裤原本就小,姐姐的手放进来后,被牢牢的夹住了。

  我又抱住了姐姐。这时,我要干一件最疯狂的事。

  我带动姐姐,翻了个身!原本是我压着姐姐,现在变她压我了!

  痛!!姐姐全身都压我身上,只和我隔着一层睡衣。姐姐比我重,压着我的大肚子,感觉要爆炸了!!姐姐的胸,也压着我。姐姐面对着我,呼吸每次都打在我的脸上。近距离根本看不到姐姐的脸。我把腿M型打开,飞机杯就在姐姐的私处,紧紧的夹着。

  「好,好刺激!」终于,我要开始啦!

  姐姐夹着的飞机杯不懂,我就像是在干女人一般,来回抽插着。这样好费事,但也更刺激!每次顶起姐姐,姐姐落下时,都会挤压我的肚子,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啊~好,好爽!!!」前所未有的快感,从我的身体各处传来。消磨着我的体力。

  「啊~啊~姐姐,干死我~啊~」我忘情的呻吟到。

  快感席卷着我,我只能被动的去承受。

  「姐姐,我,我好奇怪~啊~啊~大脑无法思考~啊~啊~」啪啪声和我的呻吟声充斥着卧室,姐姐的卧室,充满着色情。

  「惩罚我!!啊~啊~肚子好难受!啊~」

  渐渐地,快感达到了极限。

  「要,要射啦!啊!!!唔!!」就在我要射的时候,姐姐的头,正好罢到我面前,竟然吻了上去!!!

  啊!!快感突然翻了好几倍!有一种东西,我感觉到从我的体内大量流失,导致我身体变得异常敏感。我当然不知道,我的魔力,被姐姐通过接吻大量吸走了。我感觉到身体突然变得敏感了好几倍,快感突然像把重锤击打了我的大脑。我一下子就失去了意识只剩快感。

  最后,我射精了。射精的快感强了不知道几倍。高潮一下子强烈到,让我停止了思考,只剩高潮中的抽搐了。

  ……

  「铃…………」我是被闹钟的声音叫醒的。醒来之后,看到姐姐,我才想起来,我是在姐姐的床上。

  「铃…………」这是,7:00的闹钟!!已经7:00了!等等,我得关闭这个闹钟,不然,姐姐会醒的!!我颤抖的伸出手,却总也够不到那个闹钟。
  「够不到!差一点!!」

  我怎么都够不到那个闹钟,看着姐姐渐渐醒来,我放弃了,无力的垂下了手,眼泪夺眶而出。

  完了,姐姐发现我了。呜呜,我完了……

  这时,我感觉到姐姐用力,一下子把手抽了出去,然后把那个闹钟关了。
  完了,姐姐发现我了。

  我闭着眼睛,不敢看姐姐,但却忍不住哭出声。

  「越儿……别哭……姐姐……无论如何也要保护你……」像说梦话一般。
  我悄悄的睁开眼睛,看到姐姐还在睡。

  等等,好像我没有被发现。姐姐在说梦话?

  我一动不动。一会儿,姐姐又入睡了。

  太好了。她没有醒。我慢慢的把姐姐翻过去,然后抽离了她。

  去收拾收拾吧。于是,我悄悄的离开了姐姐的卧室。

  在外面,我花了一会儿,终于把一切都收拾好了。真的是惊心动魄啊。还好姐姐没醒来。虽然现在的我,算是进去了贤者模式,下次,可一定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我吃着早点,姐姐这时竟然醒了。姐姐慵懒的来到餐厅,而我则低下头吃着早饭,不敢看她。

  姐姐拿了一个面包,坐在我对面,吃着,却不说话。

  气氛有些尴尬。

  「周越,你不想解释什么吗?」姐姐平静的说到。

  「什,什么?」我害怕的抬起头,看着姐姐。姐姐面无表情,盯着我看。
  「你昨天晚上来我的卧室了吧?」姐姐平静的说道。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颤抖了一下。难道被姐姐发现了?那个时候,她明明没有醒啊!

  「没,没有。我去你的卧室干什么?」我不敢看着姐姐,低着头不耐烦的说。

  「狡辩是吧?我的被窝里,我的衣服上,我的床上,全是你身上的那种香味和一点点的汗味,特别浓烈。」姐姐冷笑着说,「我现在的睡衣上,还全是你的那种香味,你要不要闻一闻啊?」

  听到姐姐的话,我楞了。我身上还有那种香味吗?原来我身上还有那种香味!还会那么浓烈!完了,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把一切都处理好了,没想到……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低下头默默的吃着早饭。

  「没话可说了?怎么,都不打算认错道歉么?」姐姐冷冷的说。

  「姐姐,对不起,我错了。」我害怕的说到。

  「怎么错了?」姐姐追问道。

  「我不该,不该……」这,这怎么说?难道说我看姐姐你喝得烂醉,就用你的身体自慰么?

  「不该什么?你干什么了?」姐姐不依不饶的问道。

  「不该……那个你……」我低声的说。

  「那个是什么啊?」姐姐又问道。

  「就是……kiss……」我低声说到。

  「是吗?哼,怎么kiss的?来给我演示一下。」姐姐冷冷的说道,又像是嘲讽我一般。

  「姐姐,我错了,真的,我错了。」我被姐姐逼得受不了了,带点哭腔的说道。

  「不是,你哭啥?我叫你演示一下啊。」姐姐说到。

  姐姐有些不耐烦,站了起来。

  「起来,站起来。」姐姐走道我身边,一下把我拉了起来。

  看到姐姐要把我拉到她的卧室,我更难受了。

  「姐姐,我错了,你别这样……」我着急的说到。

  「不许哭!!别闹别扭!!」姐姐大喝一声,我只忍住了眼泪,任她拉我走。

  走到了姐姐的床边,姐姐说:「当时是怎么样的情况?」

  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问你当时是什么样?说话呀!」姐姐不耐烦的催促道。

  「呃……你,当时躺在床上,正睡着。」我扭扭捏捏的说到。

  姐姐于是躺在床上,说到:「来,你演示一下你当时是怎么弄的。」

  我有些不知所措,姐姐这是要干什么呀?她生气了?没有啊?算了,她让我做,我就做吧。

  「对了,你当时是裸体吧。」姐姐突然问道。

  「啊?啊,是,是的。」刚回答完,我就后悔了。这不显得我更变态么?
  「那你现在也把衣服脱了吧。」姐姐说道。

  「啊?脱,脱光?这样,不好吧……」我有些不敢相信,姐姐这是要干啥?
  「快点!!!」姐姐大喝道。

  「好,好,我脱,我脱。」虽然是我姐姐,但都这么大了,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脱光了之后,姐姐说:「来,给我演示一下你当时是怎么做的。」

  「……好,好吧。你,你把眼睛闭上。」我说到。

  「为什么要闭上?」姐姐反问。

  「你当时就是闭上的啊。」我说。

  姐姐一想,也对,就闭上了。

  看着姐姐躺在我面前,任我所作所为,我还是很紧张的。我颤抖的上了姐姐的床,然后像之前一样,趴在她身上,然后让她抱住我,接着,我一个翻身,被姐姐压在了身下。

  「好,好了,就是这样。」我说到。

  姐姐睁开眼睛,看着被她压在身下的我。我脸红红的,不敢直视姐姐。
  「然后,我们就kiss了么?」姐姐问道。

  「嗯。」我轻轻的回答道。

  姐姐看着我,然后,直接吻了下来。

  「!!唔!!」我没想到姐姐突然吻了我!!这时,熟悉的感觉传来了。我感觉到了一点点眩晕,然后身体变得特别敏感,又有什么东西,从我身体里流失了。

  姐姐没过多久就移开了,看着喘息着的我,笑了。

  「弟弟啊。看你这么喘,你有什么感觉啊?」姐姐笑着问道。

  「有一点晕,还感觉自己变得好敏感。」我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补充魔力啊。这就是伯暗娜为什么要把你留在她家吧。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这种方式?」姐姐自言自语道。

  「姐姐?什么魔力啊?这和伯暗娜有什么关系?」我问道。

  「弟弟,我现在还不会告诉你的。等结束后我会把全部都告诉你。你就好好的像往常一样吧。有什么问题,都请保留,好么?」姐姐发自内心的说。

  「……虽然不是很懂,但姐姐你这么说了,我就听你的吧。」我说道。
  「嗯,这就对了。不过,我得索要一些利息。」姐姐突然狡猾的笑道。
  「啊?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姐姐坐起来,脱掉了自己身上的睡衣,说道:「来,你把我的睡衣穿上。」
  「啊!!姐姐,你脱衣服干嘛!」我看到姐姐的胸了,我赶紧闭上眼睛说。
  「不用闭眼,想看就看吧。你快把我的睡衣穿上。」姐姐催促道。

  「好,好吧。」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到了一丝不挂的姐姐。不得不说,姐姐的身材也很好啊。

  我接过了姐姐的睡衣,穿了上去。

  姐姐又压到我身上,还盖上了被子。啊,好热啊!

  姐姐想一个猛兽,亲吻着宛若猎物般被压在身下的我。

  在被吻的一瞬间,我又感到了一点点眩晕,只是这次,只持续了不到两秒。姐姐把舌头伸了进来,开始侵犯着我。我只好被动的配合她。

  于是,我被吻得浑身燥热,出了一身汗。

  姐姐直到满足了之后,才移开了。看着满脸潮红的我,开心的笑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走了。」姐姐说到。

  「好,好的。」艰难的从姐姐的身下移开,我还有些不可思议。我竟然和我的姐姐接吻了。我这算是乱伦么?

  我脱去了姐姐的睡衣,姐姐竟然一下子穿上了。

  「啊!!就是,这种味道!」姐姐像个变态一般,闻着充满我体香的睡衣。
  「还有这被窝!太爽了!!」姐姐在被子里滚来滚去。

  我则一脸黑线。姐姐这是怎么了?

  「啊!!我还得上课!!」一想到我还得上课,我赶忙穿好衣服,准备走了。

  「对了,还得让伯暗娜把我的衣服拿到学校。」我把一切都收拾好后,就着急的走了。

  「姐姐。我走啦!」我说到。

  但是,姐姐还窝在被窝里,没有理我。唉,我的姐姐,好像有点不太正常啊……

  ……

  和往常没有区别上学,我也很自在。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也许是因为,我脱处了吧!伯暗娜还向我告白了吧?我坐在我自己的座位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伯暗娜向我告白了,我当时好像也接受了吧?那,那岂不就是……我脱团了?我不再是单身狗了?啊!!!好兴奋!

  伯暗娜她还没来学校呢,她也好慢啊。她在上学的路上么?

  好,好开心啊……总是不由自主的在想她啊。

  等等,我脱单了,那我就可以不叫她的名字了。我叫她甜心吧。呃……好像不太好,太肉麻了。可是,有女朋友,不就是肉麻么?但,还是感觉怪怪的。叫她,嗯,娜娜吧……

  就在上课前没多久,伯暗娜才来到了学校。只是快上课了,她也没办法跟我聊天了。下课吧,去找她。

  早自习一样的无聊,但也得学啊。嗯,好好学习吧。

  下了早自习后,我想,我就这样直接去找她么?同学们都在看啊!这样……不太好吧?算不算是秀恩爱啊?

  就当我纠结的时候,伯暗娜已经来找我了。

  「早上好。」伯暗娜递给我一个大袋子,说道:「你的衣服。」

  「哦,嗯,嗯。谢谢啦!」我有些受宠若惊的说。

  接过衣服,我看着她,有些害羞。

  「你,你也早上好。」我说道。哎呀,我羞个什么呀?我昨天都上过她了,还把子孙播撒在她身体里。唉?等等,她吃避孕药没?万一怀孕了怎么办?
  伯暗娜看我有些囧,一下子笑了出来。

  「你竟然会紧张。」伯暗娜说道。

  「呃,这个,是有点紧张。」我脸红了。

  「那个,我们昨天……那个了吧?」我紧张的说道。

  「啊?哪个啊?」伯暗娜一脸迷茫的说。

  「就是……就是,做爱……」我小声说到。

  「什么?大点声,我听不清啊?」伯暗娜说道,结果她笑了出来。

  「你明明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的!」我说道。

  「哈哈,真好啊。能这样和你开心的聊天。」伯暗娜突然感叹道。

  「嗯,是呢。」看着伯暗娜的微笑,我也觉得很开心啊。

  「你跟我来。」伯暗娜突然说道。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我呢,也跟她走了。

  伯暗娜带我来到了天台,这里没有一个人。

  伯暗娜走到了墙角,对我说:「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在我家啊?」

  「昨晚啊?呃,我姐姐叫我回去,我就回去了啊。」我说道。

  伯暗娜听到我的话,内心满是疑惑。昨晚,周珏一直和我在一起啊,为什么要让周越回去?不对啊,我告诉过周珏,让周越在我家住一晚啊。

  「你昨晚是怎么收到周珏的通知的?」伯暗娜又问道。

  「哦,是这样。是紫璃,她说我姐姐找了一圈,从紫璃那里知道我在你家,就拜托紫璃叫我回去。」我说道。

  「哦,这样啊。」伯暗娜思索了一会,大致懂了。

  「好啦,你昨晚没在我家,而且,现在也没有其他人。」伯暗娜富有暗示的说。

  「我们……」我一下子懂了,咽口水说道。

  「嗯。来吧。」伯暗娜闭上了眼睛,轻轻的扬起头,等待我的吻。

  啊,好激动!光天化日下,我要吻她了!

  我慢慢的靠近她,颤抖的吻了上去。

  就在马上要吻了上去的时候,一声叫声打断了我们。

  「周越,你来天台干什么?快点交作业啊!」是学习委员!她怎么来天台了?只听到她的声音,她正在来的路上。

  「娜娜,有,有人来了。」我紧张的说。

  「竟然被打断了。算了,放学之后再来吧。」伯暗娜说道,「你快下去,别让她上来。」

  「嗯,我先走了。」我说道。

  伯暗娜看着去堵学习委员的我,自言自语道:「他刚叫我娜娜啊。」

  ……


                (5)

  之后,就是很普通的校园生活了。

  上上课,和同学们聊聊天,也很惬意。只是,伯暗娜总是想和我kiss,却总是被其他人打断。伯暗娜有些生气,最后就对我说,要我放学后去她家。
  去她家……难道又要去滚床单么,嘿嘿。

  结束了一天的课,林伊人又来了。不用说我也知道,她是来找我去排练的。
  「嗨,周越!」林伊人开心的向我打招呼。

  「嗯,你好~你是叫我去排练吧?」我无奈的说道。

  「当然了,一起走吧。」林伊人说。

  「嗯,走吧。」我带上了排练要用的公主服,就和林伊人一起走了。

  又来到了排练室,与上次不同,这次,有人向我打招呼了。

  「嗨,周越。」

  「嗨,你好~」我也礼貌的回复人家了。

  总之,这次没有太针对我,我还是比较开心的。

  只是,这次,竟然没看到崔胤来刁难我。

  算了,看不到他我也开心。

  林伊人拉我到了更衣室,说:「这次,你会自己穿衣服了吧?」

  我听到她的话,脸一红,说道:「会,会了。」

  「嘿嘿,那你就快穿吧。我在化妆室等你。」林伊人说完,就离开了。
  看着林伊人离开了,我也放心了。这次,没人了。

  虽然已经穿过一次了,但再穿还是会觉得很羞耻啊。

  脱光了衣服,整整齐齐的放在旁边。这次,我要记得锁更衣室的门,不然,又会被别人偷走我的衣服了。

  嗯,还是先穿内裤吧。

  我拿出了那条丝绸内裤。

  「??这是什么情况?」内裤还是那条内裤,只是内裤上全是不明液体,内裤变得湿湿的,还有一股强烈的女性的气味。

  「这……是伯暗娜干的吧……」我无奈的笑了笑。

  我猜,一定是伯暗娜拿我的内裤自慰了……还故意这样留给我。真是太坏啦!

  没办法,因为丝袜是和内裤配套的,我只好穿了。

  啊,内裤穿起来并不舒服,而且,还充满了女性的那种气息。虽然我承认是很诱人啦。

  穿好了内裤,我又拿出了胸罩。

  哎,果然,胸罩上也全是女性的那种气味。真怀疑她拿我衣服干什么了。
  虽然这样想,但我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女朋友如此迷恋自己,我还是挺自豪的。

  穿好了胸罩,我就开始穿丝袜了。还是那条白色的丝袜。

  穿上去,那奇妙的触感再次传来。穿女装,也蛮舒服的嘛。

  之后,我就把剩下的衣服,配件,都穿好了。

  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我真的是挺自豪的。即使是女装,我也这么完美啊。
  离开更衣室,我就去找化妆室的林伊人了。

  「周越!嗯,不错,今天也很漂亮。」林伊人笑着说。

  「嗯,谢谢啦。」我说道。

  「那就开始化妆吧。」林伊人说道。

  「嗯。」我说。

  ……

  之后,便是排练了。今天的排练任务,明显比昨天要难。或许林伊人怕第一次我不适应吧,才没有要求太高。而今天不一样,她对每个人要求都很高。真是个认真的人啊。

  今天,崔胤好像并没有太为难我。在休息的时候,总是会去观众席找一个人聊天。

  林伊人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之前的女主,董瑞。

  难怪,感觉她总是盯着我看……

  说真的,今天的排练,确实比较累呢。

  ……

  结束了排练,我回到更衣室,换回了我自己的衣服。

  「周越,怎么样?还适应么?」林伊人来对我说。

  「嗯,还好啦。没想到你认真起来,就像变了个人一样。」我说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谁叫我是总策划呢。」林伊人笑了笑说。

  「今天,你的衣服没被偷走啊。这次,我请你喝一杯吧。」林伊人说道。
  「嗯,好吧。这次是补昨天的哦。」我笑着说。

  「你们要去喝一杯么?」这时,紫璃突然出现了。

  「紫,紫璃?」我有些惊讶的说。

  「紫璃啊。你今天也来看望我们么?」林伊人笑着说,但并没有回答紫璃的问题。

  「如果去喝一杯的话,那就请带我一个吧。」紫璃说道。

  这时,林伊人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头,可之后又恢复正常,没有被其他人发现。

  「好啊,那就一起去吧。」

  我们去的是学校旁的一个小的咖啡厅。和两个女生来喝咖啡,还是很开心的。

  「想喝什么?」林伊人问到。

  「我的话,就来一杯拿铁吧。」我说。

  「给我一杯黑咖啡。」紫璃说道。

  「哇,紫璃,你确定要喝黑咖啡?」林伊人惊讶的说道,「黑咖啡可是很苦的。」

  「嗯,会加一点糖啦。其实,再苦的咖啡,也不会覆盖加糖后的甜味。」紫璃说道。

  「你的口味还挺特别的。」我说道,「我喝过一次,觉得太苦了,不适合我。」

  「你知道么,伯暗娜也喜欢喝黑咖啡加点糖,苦中带甜。」紫璃深有意味的说道。

  「伯暗娜?是你们班上的那个很高冷的女生么?」林伊人问道。

  「呃,嗯,是啊。我和她关系还挺好。」我其实还和伯暗娜滚过床单呢!
  之后,我们就开始闲聊了。喝着咖啡,聊一聊之前演剧的经历,她们两听得也是津津有味啊。

  闲聊的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嗯,我们也该走了。」林伊人说道。

  「是啊,该走了。」紫璃说道。「周越,我和你顺路,我们一起回吧。」
  「呃……不用了。我其实还有点事,不回家了。」我总不能说,我要去伯暗娜家和她找乐子吧?

  「没事的,你陪陪我就好了。」紫璃用大眼睛看着我,说道。

  受不了她这诱人的眼神,我错开了她的视线,说道,「好,好吧。不过我有事,会先走的。」

  林伊人无奈的看着我们,说道:「看来我成了多余的人啦。」

  「呃哈哈,哪有~」我赶忙说道。

  「好啦。我就先走了。你们也注意安全哦。」林伊人说道,然后就和我们打招呼离开了。

  「嗯,再见啦。」我向她回应道。其实我想早点去伯暗娜家啦。也许又能和她……

  「你是要去伯暗娜家吧?」紫璃看着我,说道。

  「呃……??你,你怎么知道?」想法仿佛被窥伺一般,我惊讶的说道。
  「别问我了。我们还是快走吧。伯暗娜,已经等不急了呢。」紫璃说道。
  「好吧。那就走吧。」虽然不太懂为什么紫璃会知道,但我还是跟着她去了。

  ……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来到伯暗娜的家,发现她的家乱极了,到处都有着打斗的痕迹。和我昨天离开时,简直全变了。

  「发生了什么?伯暗娜她人没事吧?」我想着,然后着急的在她家里找。她家到处都是战斗过的痕迹,看得我很是担心。

  「伯暗娜?!你们是谁?」我最后,跑到了她的卧室,找到了伯暗娜,只是,情况貌似更糟。

  伯暗娜的双手被绑了起来,吊在了半空中。她的衣服只是破碎的穿着几片。身上布满了绯红。伯暗娜的眼睛被一个眼罩档住了,而且,她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项圈。在她身旁,有三个我不认识的女生。其中两个,一个在强吻着伯暗娜,另一个则在挑逗着伯暗娜。而在旁边的那个女生,默然的看着这一切,她就是紫曦。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快放开她!」我着急的向伯暗娜冲去,想推开那些女生,但是,紫曦挡在了我面前,在我还没有注意的时候,狠狠的踹了我的肚子一脚。

  「啊!!」我捂着肚子摔倒在了地上。

  好痛!!她怎么打人?她怎么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肚子仿佛被打穿了一般。痛得我发抖。

  「不要靠近。我不想伤害你。」紫曦有些痛心,转过去说道。

  「该死?你是谁?」我挣扎的说道。

  「啊,不要欺负我的周越。」紫璃来到了这里,赶忙说道。

  紫璃把我扶起来,我问她:「这些人是谁?她们为什么会出现在伯暗娜家?」

  「她们,是我的人。是我让她们这么做的。」紫璃说道。

  「??」我奇怪的看了看紫璃,那可爱的脸庞,完全不像是在说谎。

  「你的人?什么意思?」我有些生气的说。

  「周越,你现在还不明白你的处境么?」紫璃叹了口气说道。

  「你在说什么?你要绑架我们?」我压抑住心中的怒气,说道。

  「你们,已经输了啊。呃,你怎么一面迷茫呢?你……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紫璃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紫璃看了看伯暗娜,瞬间明白了。有些羡慕的说:「她竟然什么都没告诉你,她想要一个人把这些都承担下来么?只可惜,她失败了。」

  这是在说伯暗娜么?她为我做了什么?

  「这样也好。周越,我们之间不在是你死我活的关系了。不过我要对你进行一点小小的改变。」紫璃说道。

  紫璃走近我,和我对视着。

  我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退,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呐,你闭上眼行么?我不会怎么样你的。」紫璃用她会说话的眼睛说。
  什么情况?我怎么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满心疑惑,我还是焦虑的闭上了眼睛。

  我感觉到紫璃慢慢的走近我,然后踮起脚尖……

  唔!紫璃抱着我的脖子,然后吻了我……那样稚嫩的吻,像个第一次接触的孩子,那样小心翼翼。试探性的伸出舌头,与我接触。

  我太惊讶了。她在干什么?一会儿说一些奇怪的话,一会儿又来吻我。
  唔!头,好晕!!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被抽走了!好难受!!

  我下意识的想推开紫璃,可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阻止我推开她。

  头好晕!紫璃把我扑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压在我身上,不让我逃跑。

  有什么东西,要被抽走了!我好难受!我开始拼命的反抗,可是,紫璃的吻,仿佛有股魔力,牢牢得吻着我,挣脱不开。

  啊!!有什么东西,离开了我的身体!!接着,紫璃也离开了。

  头,不晕了……

  我喘息着,睁开双眼,看到紫璃骑在我身上,手上还拿着一个如同小精灵般的小生物,可是,已经奄奄一息了。

  「那,那是什么?」我喘息着问道。

  「这个啊,就是」核心「,就是我们之间争斗的缘由。」紫璃叹气着说道。
  「为,为什么,会在我身上?」我问道。

  紫璃想了想,说道:「因为,你和我一样,运气太差了吧。」

  「在我身上,也有一个」核心「。只是,我的这个」核心「,和你的这个是对立的。你的」核心「的能力,是让异性喜欢上自己,甚至愿意为你放弃生命。」紫璃说着,然后停了一下,「就比如,伯暗娜。」

  我听完紫璃的话,有些楞。什么意思?紫璃的意思是,伯暗娜是因为这个核心,才喜欢上我的?

  看我有些楞,紫璃接着说道:「如你所想,伯暗娜是因为这个才喜欢上你的。你的」核心「与伯暗娜签订契约,让伯暗娜可以使用魔力,代价就是,消灭我,才能得到你。」

  原来是这样啊。我有些落寞的想到。原来,伯暗娜原本是不喜欢我的啊,是因为其他原因。等等,不对!

  「不对,她,她一定是真心喜欢我的!」我反驳道。

  「不是的。你也知道她之前对你很冷漠,但之后突然对你那么好。是什么让她转变的呢?」紫璃轻描淡写的说道,却又无法反驳。

  我想反驳,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不是的,不是的。她一定是真心喜欢我的。」我失落的说道。

  紫璃看了看我,说道:「你本不该卷入这场争斗的。现在,我把你解放了。」紫璃说道。

  紫璃从我身上离开,然后把我拉起来,说:「就做个普通人,是多么好啊。你可以离开了。至于伯暗娜,我也会帮助她解决契约的,你就释然的回家吧。」
  是这样么?原来,伯暗娜并不是真的喜欢我呀。

  我看了看旁边的伯暗娜,她还是那样,被吊了起来,任两个女生上下摸索。
  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一幕,我好心痛。我已经和这一切无关了么?

  「走吧,我送送你。」紫璃说道。

  落寞的转过头,我跟着紫璃离开了。

  只是,我没看到,伯暗娜眼角流下的泪水。

  ……

  紫璃送走了周越后,又回到了伯暗娜家。

  紫璃走近伯暗娜,接触了她的约束,说道:「原来,」核心「的魔力,是这么强烈啊。让你爱他爱到一个人承担这一切。现在,我已经把」核心「取出来了。你,应该恢复正常了吧?」

  伯暗娜睁开眼睛,用充满可怜与不屑的眼神,看了一眼紫璃,说道:「你只会依靠触手与毒液去奴役别人。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爱着一个人,是多么的幸福。」

  「啧,明明已经把」核心「取出来了,你的反应,还是没变啊。算了,不重要了。类似你这样强大的魔法少女越来越多,」核心「也变得越来越多了。所以,你就先为我服务一段时间吧。」紫璃走近伯暗娜,然后吻了伯暗娜。在那个瞬间,有大量的寄生虫与毒液,进入了伯暗娜的身体。

  「你还可以使用魔力。只是,要从我这里摄入了。给你施加的控制,和其他人一样,如果没有按时接受毒液的注入,可是很难受的哦。」紫璃冷漠的说道。
  然而,此刻伯暗娜心里却是满满的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将真相告诉周越。
  他一定很难过吧?听了紫璃的谎言之后。

  如果早点告诉他,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多好啊。

  ……

  我麻木的回到家,心里真的是好难过。

  回到家,爬在自己的床上。

  真的,这一切都太快了。刚和伯暗娜滚过床单,一天都还没到,就告诉我这些都是谎言。这个玩笑也太大了吧?

  好不真实啊,昨天的欢愉,今天的伤心,像是一场梦。我想,这一切都是在玩我吧?

  整整一晚上,我都是在这样压抑的情感里度过的。

  晚上,我做梦了。我梦到了我和伯暗娜初见的时候。

  我在画室,画着我理想中的女孩。虽然只是画一个侧脸,但是,却画的很美。我在想,这个女孩,正面该长什么样呢?会是那种有些高冷,但内心却是火热的吧。她有标志的面庞,坚毅的眼神。

  她一定要比较攻,可能我是个受吧?

  我想着那个女孩,不禁笑了。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了,伯暗娜拿着她的画进了画室。和她对视的那一刻,我楞了。我看到了她,那个我理想的女孩子。或者说,如果我理想的女孩子存在于现实中的话,那一定是她。

  伯暗娜看了看我,礼貌性的向我微笑问好。我想,我就是在那一刻爱上她了。

  如果一切若只如初见。可是,现在却这么伤心。我早上来,发现眼角,竟然还有些泪水。我,该怎么办啊?

  ……

  这天晚上,伯暗娜过得很是……舒服?可能看上去很舒服吧。

  在紫璃的家,在那个触手的苗床上,伯暗娜光着身体,被满身的触手玩弄着。

  「对不起啦。要培养它们,给它们供养,总不能一直玩弄我。你就稍稍代替一下我吧。」紫璃说道。

  可是,伯暗娜根本无法回答。

  因为,毒液在她身体里发作了。

  毒液使得伯暗娜浑身燥热,身体变得极度敏感,浑身上下都是不正常的绯红。在苗床里,伯暗娜只能无力的任触手玩弄。

  粗大的触手,分泌着粘液,在她身上上下攒动。来自皮肤上酥麻的快感,就已经让伯暗娜受不了了。

  触手可不会放松,随着快感一点点积累,伯暗娜的小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触手当然不会放过,犹如婴儿手臂那么粗的触手,慢慢的伸向伯暗娜的小穴。其他的,白色的如同吸管般粗的小触手,许许多多根,从大触手顶端慢慢伸出,随着触手的深入,那白色的触手就一步步的接近着伯暗娜的子宫。

  唔!!!伯暗娜感觉到,奇怪的感觉传来。一想到那是触手,就害怕。可那种害怕,更刺激了她,使得一点小小的触感,都能带来特别大的快感。

  触手一直伸到伯暗娜的子宫口,然后,顶端的白色触手,竟然慢慢的撑开子宫口,进到了子宫里面!!

  伯暗娜已经感觉到了,她更加害怕了。子宫,那是自己最为隐蔽和脆弱的地方。而现在,竟然要被一种分泌着粘液的奇怪生物一点点进入了!!

  触手开始旋转,抽插。已经是特别敏感的身体,仅仅只是这么几下,就让伯暗娜高潮了!!

  身体僵硬,这是伯暗娜到达高潮时的反应。然而,触手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放过她。

  白色的触手继续刺激着伯暗娜的子宫,脆弱的子宫壁,被白色的触手轻轻的抚过,就带给她崩坏般的快感。

  然而,伯暗娜的身体,是被强化过的,即使她想晕过去也不可能。

  快感不给伯暗娜一丝喘息的余地,一个高潮后,伯暗娜感觉,离下一个高潮不远了。

  白色的触手越来越长,甚至已经要在伯暗娜的子宫里蜷缩起来。然而,白色的触手,可不止这些。慢慢的,白色的触手,竟然组成了一个魔法阵,然后慢慢的融化原有的黏膜,成为了子宫的一部分。还有其他的白色触手,竟然沿着输卵管,伸向了伯暗娜的卵巢!!

  然而,伯暗娜却不知道她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在强烈的高潮下,她早已迷失在其中。

  最后,触手喷出了大量的液体,充满了伯暗娜的子宫,然后,从子宫口截断,封闭了她的子宫口。

  伯暗娜从未体会过如此恐怖的高潮。

  之后,触手开始玩弄她的尿道和菊花,一直到早上,才放过她。

  早上,紫璃来到苗床旁边,看着高潮到无力的伯暗娜,说道:「已经是早上了。希望你睡了个好觉。快点穿衣服,我们要吃早饭了哦。」

  伯暗娜勉强睁开眼,紫璃已经离开了。

  伯暗娜内心挺奇怪的,自己不是被俘获了么,怎么紫璃对自己这么亲切?
  伯暗娜有些不理解,但还是不管了。

  正要起床,苗床竟然又把她拉了回去。

  伯暗娜心想,又要来?只是,这次,触手慢慢的变成了内裤和胸罩的模样。
  「什么意思?让我穿这个么?」伯暗娜突然觉得有些搞笑。这可是紫璃的触手苗床啊?怎么被用来生产衣服了?

  伯暗娜当然不打算穿。苗床好像看出了她的意图,控制住她,就把衣服往她身上套。

  伯暗娜也只好任苗床乱来了。

  此刻伯暗娜依然是满身粘液,但是,触手才不管那么多。那条内裤,也是黏糊糊的,就被硬套在了她身上。胸罩也是,粘糊糊的,穿了上去。

  「啊~好奇怪的感觉。我不想穿这样的衣服啊。」没办法,伯暗娜尽管不情愿,还是没办法。

  穿好的内衣内裤,伯暗娜能感觉到,触手构成的衣服,还在轻轻的抚摸她,很有趣。

  之后就是丝袜,裙子,外套了。让伯暗娜惊讶的是,触手会慢慢的干涸,最后,就真的好像普通的衣服了。只是,身上的粘液也干涸了,凝固在皮肤上,感觉很是不舒服。

  伯暗娜接着就去洗漱了,费了好大的劲,才把身上干涸的粘液洗干净。
  伯暗娜到了楼下,就是餐厅。不得不说,紫璃的家竟然是一幢别墅。三层楼,还特别大,要什么有什么。真奇怪她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在餐厅,有很多人在吃着早饭。除了紫曦紫璃,还有紫璃的同学。大家说笑着,很是开心。

  「伯暗娜,你终于来了。快坐下吃早餐吧。」紫璃说道,同时,还给了她一个迷人的微笑。

  伯暗娜有些不适应,明明昨天还是敌人,今天怎么对我这么热情?

  尽管是这样,伯暗娜还是按照她们的话去做了。

  吃完早饭大家就各干各的事了。

  ……

  不经意间,伯暗娜问紫璃:「你的父母呢?怎么看不到她们?」

  「他们离婚了,给我留下了一笔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紫璃微笑着说。

  伯暗娜有些惊讶,说道:「对不起……」

  「没什么啊,你看,我现在有了更多的家人啊。我并不孤独。」紫璃说道。
  家人么?伯暗娜看了看紫璃,若有所思。

  伯暗娜知道,紫璃家的那些人,都已经被寄生了,成为了紫璃的工具。而伯暗娜之前消灭的怪物,就是由这些被寄生的人变异而来的。虽然消灭了怪物后,人不会死,但还是会受到一些精神或肉体上的伤害。

  伯暗娜一直认为,驱使被寄生的人,紫璃一定是个冷血无情,视他人为工具的变态。

  原来,紫璃一直把她们当做家人。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2ee.com 加入收藏夹!